1. <u id="uzcwy"></u>
          <video id="uzcwy"><mark id="uzcwy"><output id="uzcwy"></output></mark></video>

          <table id="uzcwy"></table>

          第十章 鐵獅重生——見證千年的傳奇

          瀏覽量

          第十章 鐵獅重生——見證千年的傳奇

          1、精益求精

          2011年10月24日,邯鄲新興際華集團高級工程師來到泊頭現場,對工程進展情況進行指導。

          要鑄壽命千年以上的鐵獅,材料配比跟普通的鑄件有什么不同?

          樹脂如何使用可以提高鑄件的耐收縮性?

          鐵獅退讓性尺度如何把握?

          一個個細小卻關鍵的問題重新進行研究探討。

          安裝電熔爐,對鑄鐵合金成分進行熔煉試驗,用不同的溫度澆鑄試驗鑄件。

          為了掌握材料配比和鐵水溫度最佳掌控點,技術人員分別對一千二百四十至一千三百六十攝氏度澆鑄的四個試塊進行金屬技術參數化驗。

          化驗結果電傳給了中國鑄造專家邊建學。

          遠在印度從事援建項目的邊建學根據化驗結果,發回了一份詳盡的關于鑄造成分和溫度控制的報告分析建議。

          為了確保鐵水足量供應,新建了一座十五噸高爐,又新添了一座八噸的沖天爐。

          內芯材料改為堿性樹脂砂,提高鑄件降溫過程中的耐收縮性。

          外型范塊使用固化強度較高的酸性樹脂砂。

          壁厚關系到整個鐵獅子的重量、重心、完整度。為增加整體鑄件的承重強度,腿部壁厚增加為十厘米。內壁設計了加強筋,形成一個圓筒形井字形狀。

          獅身壁厚增為八厘米,獅身加強筋為縱橫排布,使其在冷卻收縮時增強內應力,有效地起到抑制開裂的作用。

          這樣,鐵獅壁厚從原來的平均三到五厘米,變成了八到十厘米,體重也增加到百噸之上。

          為減輕鐵獅子足部、腿部壓力,在泥芯內部的足部以及腿部的鑄件內壁上放置冷鐵,以使其較快冷卻凝固。

          全部脫模區域涂上優質脫模劑。

          整個澆鑄系統二百九十根澆道像人體的主動脈,采用陶瓷管道,以減少鐵水在流動過程中對砂型的沖擊。

          陶瓷管道的內澆口,采取外大內小的喇叭形狀,呈偏三十五度角切線設置,這樣使鐵水在獅腿部型腔形成旋轉向上的態勢,可增加鐵水澆鑄壓力,以保證鑄件表面質量。

          為了保證鐵水質量,換用不同廠家的生鐵,這一次,都是從本溪購進的中國特級鑄鐵。

          按照專家建議,對灰口鐵所含微量元素的配比進行了合理調整,以達到鑄件強度和韌性的最佳狀態。

          …… ……

          游走了千年的瀚海之風,吹拂著人們時而膠著時而清晰的思緒。

          懸掛了萬世的星月,照耀著晝夜思慮難以安眠的心。

          千年之前的李云帶領工匠們決定鑄鐵獅時,是否也經歷著同樣的千謀萬劃寢食不寧?

          沒有人能復制出一千年前的場景了,那化鐵爐邊熊熊的大火,卻延伸到了現在,燒燎著獅城一群想重鑄鐵獅人的心。

          這是藝術的再生,是文脈的對接,是精神的傳承,是一群人對另一群人精神的仰望和叩問。

          問湛湛青天,問蒼茫大地。

          日月輪轉,鐵獅能否重生?

          2、全力以赴

          原本,東塑的參與,不過是拿錢就可以了。

          獅子像不像,應該是美術專家的事。鐵獅開不開裂,應該是鑄造技師的事。是分體還是整體,應該是鑄造領導小組的事??墒?,現在這些事,好像都成了東塑的事。

          于桂亭的堅持完美,把“捐錢”的初衷,變成了重鑄工程的主導方。

          于桂亭仿佛有一種責任,他,東塑,要把一個完美的鐵獅留在世上,留給后人。

          一個政府倡導的行為,一個城市靈魂的重塑,世人凝注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這幾個原本不相干的人身上。

          因緣際會,世界上的事就是這么奇妙。

          于桂亭為鐵獅子怒了,蘇東利為鐵獅子魔怔了,趙如奇為鐵獅子丟了總經理,錢瑞澤為鐵獅子打碎原稿……

          所有一腳踏進鐵獅子重鑄工程里的人,全都失去了“正常的生活”。

          趙如奇掌控著各道關鍵工序的進程。

          現在的他,已經不是東塑集團的總經理了,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專心致志做好重鑄工作。

          趙如奇深知這對他的職業生涯意味著什么,也深知這對他的人生意味著什么。

          到了后期,對于他意味著什么,好像也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豁出命去,這個鐵獅也得鑄成它。

          文物、雕塑、煉鐵、鑄造,這是他四十多年人生里,全然陌生的字眼,現在他卻將自己融入其中,力求貫通。

          而且他率領的隊伍,將要達到的高度,是一個國寶級的創吉尼斯紀錄的高度。

          在現場的日子里,他一次次暗地里為自己鼓勁,反正是豁出去了??偨浝淼奈蛔右褵o足輕重,這輩子能做成這一件事也算值了,不然的話,我就是從樓頂跳下去也無法向世人交代。

          從滄州市到華民鑄造廠近八十公里的路程,趙如奇經常一天往返二三次。

          工人們晝夜加班,他跟著風雨兼程。

          合箱,是澆鑄前的最后一道工序。

          11月26日,晚上九點,合箱的時間到了。

          內外型的完美性,范塊之間的密封性,箱體合范固后的抗膨脹性,活塊內陶瓷管澆鑄系統是否通暢,都關系到鑄件的成敗。

          趙如奇再一次順著陡直的爬梯下到地坑的底部,手拿電筒仔細查看每一個細節,在深暗的地坑里,他的身影和巨大的鐵獅融疊在一起。

          他的眼睛炯然沉靜,望著鐵獅的每一個細節,不敢有絲毫疏漏。

          他的粗糲的手撫過獅身,仿佛是在為它做最后一次的叮囑和送行。

          2012年的元旦就要到來了。

          人們已經沒有了新年的概念。

          澆鑄前幾天,趙如奇、李西岳、蘇東利幾乎是徹夜聚在辦公室里研究。

          煙灰缸一會兒就滿了,屋子里煙霧彌漫。

          冬天的風呼嘯打窗,每個人似乎都忘了處境的艱難。

          這個世界,真正做成一件好事,不僅要靠實力,更要靠一種精神。

          每個參與鐵獅鑄造的人,都被這種精神籠罩著,感染著。

          他們都忘我了,不管如何苦累,每個人都為能成為其中一員而感到榮光。

          他們在用鐵獅子精神鑄鐵獅子。

          不屈不撓、威武不屈、仁至義盡、豪爽熱情……

          現在,他們也終于明白于桂亭的話,他們是在鑄滄州人的魂。

          3、沖天爐點火

          2011年12月17日。

          砂型四周與型坑之間的空間也填滿了圍砂,地坑與巨大的砂型固為一體,杜絕了澆鑄時向水平方向膨脹的隱患。

          這樣一來,預期膨脹的受力點將集中在砂箱的頂部。為此,他們用粗碩的工字鋼,焊成框架與地樁和配重鐵連在一起,牢牢地壓住可能產生的千噸浮力。

          設備檢修完成。

          工人多次演練。

          消防、電力、通訊隨時待命。

          一切部署完畢。

          數座沖天爐組成了一個小爐群,在寒冬的風里,莊嚴靜默,等待點火的命令。

          一百多名工人集合完畢。他們是從各村里招選來的——自愿參加澆鑄任務。

          趙如奇在現場每個人的臉上巡視著。這些來自鄉鄰的160名工人,都是黑紅的面孔,都是粗糙的大手,都穿著污跡斑斑的大棉襖。他們不像集團職工那樣訓練有素,今天卻被一種無形的力量凝聚在一起。平時可能有些散漫的老鄉,今天推起料車的腳步也變得很輕盈。他們不是為錢來的,他們說,不給錢也愿參加進來。

          趙如奇被現場的氣氛打動了,被人們凝重虔敬的神情打動了。

          他讓助理回到滄州,從家里取來了兩萬元現金。

          他親自拿著錢,發到工人手上。從爐前工到送料工,各道工序的每個工人都拿到了一百元鼓勵金。

          每送給一個人,他都鞠躬,說:“謝謝,謝謝,辛苦了?!?/p>

          澆鑄時間定在了凌晨。

          為什么選擇夜靜更深的時刻?

          也許是考慮晚上更安靜,可以不被白天的喧囂繁雜打擾。

          也許是從風水方位考慮,獲得一個最佳良辰吉時的安慰。

          也許是萬籟俱寂時刻,人更容易全神貫注天人對話。

          星垂曠野,朔風呼嘯。

          四野,漆黑漆黑的,像扣起的鍋底。

          這里卻燈火通明。

          華北平原的這個小村莊一隅,在幽暗的曠野中,成為星光照耀的圣地。

          沖天爐向天靜默。

          成堆的生鐵,成堆的炭塊,靜默的吊車,都等待一個神圣的時刻。

          辦公室里燈火通明,煙霧蒸騰。

          現場每個人都關掉了手機,斷絕了與外界的聯系。

          2010年12月18日零時8分。

          一聲令下,四臺沖天爐同時點火。

          鼓風機歡快地轟鳴。

          爐膛躥起熊熊火苗。

          上料機將一斗斗的灰口鐵和炭送入爐腔。

          七個10噸吊包,四個20噸座包,在車間里各就各位,工人堅守在各個崗位。

          通紅的爐火映照下,每個人臉上都帶著一種神圣的光。

          他們在幽深的夜里,在蜂鳴的鼓風機聲里,幾乎是沉默地勞動著。

          連日來已經過熔煉、澆鑄流程反復演練的每個工人,動作熟練而有序。

          他們認真的臉龐,勞動的身影,嚴肅的目光,成為這個夜晚最生動的剪影。

          所有人,把一種信念融進了鐵水里。

          所有人,把一種神圣融進了骨子里。

          現場有神靈。

          所有參與的人,都仿佛是上天派來的神靈。

          4、我們站在地坑之上

          8時42分,足量的鐵水已經達到所需的溫度。

          11個鐵水包的溫差竟奇跡般地控制在十二攝氏度之內。

          澆鑄開始。

          李西岳、蘇東利、趙如奇,還有從邯鄲趕過來的專家張晶,都站在隆起的砂型臺上。他們手拿話筒,指揮著各個部位的有序澆鑄。

          這是最關鍵的時刻。

          也是最危險的時刻。

          鑄造之鄉的人們明白,他們的腳下有多危險。

          干過鑄造的人們,幾乎都經歷過或聽說過這樣的事情:盛滿數噸鐵水的鍋爐發生爆炸,現場一片凌亂,三百公斤的爐蓋飛到了二百米外的房頂上……

          今天,他們腳下的地坑中,滾動的是一千多度的鐵水。

          而且,要灌進一百多噸滾燙的鐵水。

          一千多度的大火球。

          一百多噸的小火山。

          所有參加重鑄的人們,都置身在這火山上。

          指揮聲,匆忙的腳步,大聲喊話聲,籠罩著整個澆鑄現場。

          鐵水,汩汩流進澆冒口。

          11個澆冒口同時騰起熱浪。

          通紅的鐵水傾流而下。

          天車揮動著手臂,讓鐵水包傾斜到合適的角度。

          金花四濺,鐵水流淌,霧氣騰繞。

          光和熱籠罩著車間。

          幾個人站在地坑上,那個位置,正是鐵獅子的背部。

          一旦發生爆炸,人跑無處跑。

          別說人了,車間都會找不著了。

          趙如奇眼睛充著血絲,臉上卻出奇地鎮靜,他觀察著現場的一切,只是沒人知道,他揣在兜里的手,緊緊攥著拳頭,手心里已是汗津津的。

          李西岳依然是標志性的長發,只是這時頭戴安全帽,讓他變得跟現場的工人們一樣渾身黑跡。如果不是手拿大喇叭,恐怕沒人分出他是那個來自上海的工藝師了。

          蘇東利穿著滾了一冬的軍綠棉大衣,胡子拉碴,幾天也沒洗臉的樣子,有點讓人不敢認了。

          幾個人幾乎都是兩宿沒睡覺了。這幾天的狀態,基本上就是神經病了一樣。

          李西岳要當總指揮,蘇東利不讓。他說,澆鑄這事,還是我當總指揮。

          人們腦子里已經沒有危險這個詞了。他們都在搶責任。

          事后蘇東利說,那一刻,他想到了古代干將莫邪鑄寶劍的傳說,鑄者要以身投爐,才能鑄出絕世寶劍……他們選擇站在獅背上,其實也是把命交托給了這一項偉大的使命。

          千年鑄一回。

          要用全部的精力,全部的至誠,全部的智慧。

          滾燙的鐵水,帶著人們的期盼,帶著熱望,帶著人們對鐵獅精神的頂禮膜拜,帶著滄州大地渤海之濱的浩瀚與剛柔,汩汩流進砂模。

          12分鐘,整整12分鐘,僅僅12分鐘,澆鑄完成。

          最后一包鐵水傾完的時刻,晨光照耀天地。

          一束明亮的光透過廠房,正好照射在地坑之上。

          站在獅背上的幾個人,這一刻,都沐浴在璀璨的晨光里。

          在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村莊,在滄州這個寒風凜冽的冬日,他們以身獻祭,完成了重鑄鐵獅的生命之歌。

          5、鐵獅重生

          經過25天的降溫,鐵獅主體溫度已降到了三百攝氏度以下。

          2011年1月11日11時11分,鐵獅清除圍砂。

          在熱烈的鞭炮聲中,趙如奇、錢瑞澤、李西岳、蘇東利,手持風鎬,鏟開了鐵獅箱塊圍砂的第一抔土。

          固化的砂型塊,堅硬得像一整塊石頭。

          工人小心翼翼,一點點操作。

          獅頭、獅耳、獅鼻、獅口……一點點露出真容。

          春節的鞭炮已經開始在鄉村啪啪炸響。

          咚—當—。

          咚—當—。

          好像在為這新鐵獅的涅槃重生歡慶。

          好像在為這千年一鑄的鐵獅精神大聲禮贊。

          一個經過三鑄的鐵獅,歷經660天的悲歡焦愁,走出地坑。

          這是一個祈盼了又祈盼的,完美的鐵獅。

          2011年3月25日。

          晴陽高照,碧空如洗。

          華民鑄造公司門前,幾十米長的氣球懸標隨風飄舞。

          鑼鼓中,舞獅隊精神抖擻,歡騰跳躍。

          大鐵獅要移身獅城公園了。

          人們從山東買來二十丈紅綾,遮蓋在它的身上。

          人們買來上萬元的開天雷,歡送它起程前行。

          四鄰八鄉的人們,蜂擁而來。

          蘇東利的妻子,抱著一周歲的獅緣,站在人群中,淚花點點。

          一個正輸液的孩子,站在診所門口,目送著緩緩前行的車隊。

          一個叫莉莉的女孩,眼睛濕濕的,手舉攝像機追著車隊送了一程又一程。作為華民的一名員工,她負責整理資料,記錄重鑄日志。在鑄鐵獅的660個日子里,她見證了鐵獅誕生的全部過程。這是她從學校畢業后,第一次經歷這樣的重大事件,鐵獅的艱難曲折,也成了她生命中不可磨滅的酸甜苦辣。

          滄州攝影師王少華,背著沉重的行頭,徒步跟隨車隊走了十余里。他穿梭在熙攘的人群里,捕捉著一個個有紀念意義的畫面。他從三十年前就關注著鐵獅子的命運,拍下了一張又一張鐵獅的鏡頭,這次,他對新鑄鐵獅跟蹤拍攝兩年,用鏡頭,傾注著一個滄州人對鐵獅的全部深情。

          運輸車是“路洋運輸”為鐵獅特制的超大型平板車,長24米、寬7米,有74個轱轆。

          平板車上,用35噸自硬沙制作了底座,鐵獅穩穩地躺在上面。

          “海濱吊裝”出動四部大型吊車。

          每部吊車都是特制的胳膊粗的橘黃色尼龍吊帶,每條可承重120噸。

          公安、交警、交通、電力、通信、工信,以及沿途各鄉鎮的工作人員,一路護送。

          過橋梁,爬斜坡,鉆橋洞,經過五個小時的跋涉,新鐵獅終于走完了80公里路程,安全抵達。

          獅城公園里,禮炮齊鳴,鑼鼓喧天。

          市民們自發來到公園,迎接鐵獅的到來。

          74歲的吳占夫老人,手拿相機,站在人群里,翹首等待。他從早晨九點就等在公園,一直等到了下午三點,連中午飯都沒吃。

          可是他格外高興。

          面對記者的鏡頭,他說:“機會難得啊,咱這個獅子這么好,卸車、吊裝,這一切都想把它錄下來,這是寶貴資料,所以我一天不吃飯也值。過去的老獅子已經不行了,腿都癱瘓了,弄棍子支著,這個獅子好呀,比那個獅子也大,壽命兩千年,更好了,所以我一聽獅子要來,非常高興,非常激動,這大鐵獅,為咱滄州增光添彩啊。

          6、工匠精神

          入夜,獅城廣場一片燈火通明。

          13座漢白玉景觀橋,橋橋綴星。

          18盞一柱擎天景觀燈,燈燈燦然。

          于桂亭、趙如奇、錢瑞澤、蘇東利、李西岳等人,都匯聚在了鐵獅腳下——明天,就是“裝藏”的日子。

          威武雄壯的大鐵獅,在燈光映襯下,發著金屬的潤澤之光。

          每一個有獅緣的人,都在這個過程中獲得了心靈的升華。

          蘇東利感慨:“第一次鑄,李總說要幾時幾分,錯過這個吉時不行,后來一語成讖(zhen),我心里還罵他烏鴉嘴?,F在看來,幸虧第一個沒鑄成,現在看那個鐵獅,就覺得像個獅子狗一樣?!?/p>

          李西岳笑了:“這一切都是天意。那一場大雨,也是天意。第二次要鑄成了,也會留下許多遺憾?!?/p>

          趙如奇說:“這第三次鑄的鐵獅,才是真正完美的鐵獅。有了錢教授精益求精的精神,才有了這么完美鐵獅再生?!?/p>

          錢瑞澤說:“這是我做過的最費工夫的一個作品,是于董事長傳承的理念感染了我,這是傳承的藝術品,要載入歷史,不能留下遺憾。沒有于董事長的完美追求,沒有他‘不將就’的理念,就不可能有后來的一次次修改?!?/p>

          錢瑞澤在這個過程中,感受到了一個董事長的精益求精。

          而一向婉約的李西岳,似乎也在這個過程中改變了風格。他拍著趙如奇的肩,誠摯地說:“和你們滄州人處久了,想不豪爽都不行了。從鐵獅身上我看到了一種明顯的地域文化特質,那就是仗義。與你們合作是我最舒心的一次經歷?!?/p>

          趙如奇在這個過程中,領悟到了人生更重要的一個詞:合力。

          蘇東利呢,在重鑄的歷練中,從心靈到精神,抵達了人生更開闊地帶。

          于桂亭呢,聽著人們的談話,他一直在微笑,一直在仰望。

          不管人們說什么,他只有兩個字,謝謝,謝謝。

          好事都是難事,謝謝上天成全。

          感謝市委市政府的決定,感謝萬民的關注,感謝各方的支援,感謝這個請纓來的重擔……

          每個人的心聲不同,但有一點是共同的。

          在鐵獅面前,每個參與的人,都把自己變成了“工匠”,變成了千年之前,那個用“泥范明鑄法”鑄鐵獅的李云、竇田、郭寶玉……

          明天,就是“裝藏”的日子,人們決定最后一次進鐵獅肚子里看看。

          蘇東利、趙如奇率先進去的。

          里面有鐵盒子,是用來“裝藏”的。

          大盒子里套小盒子,現在還是空的。

          蘇東利翻過盒子看了看,赫然發現里頭有一個東西,他拿出來看了看,交給趙如奇,趙如奇看了看,揣進了兜里。

          待人們都走出來,于桂亭才進去。

          鐵獅肚子里很寬敞。

          可以同時站四五個人。

          他看了看,一側壁上刻著密密麻麻的文字。

          看那些文字時,他愣了一下,把一個秘密裝進了心里。

          第二天,天津大悲院智如法師、滄州佛教協會會長延參法師率僧眾為鐵獅子舉行“裝藏”儀式。

          在悠揚的梵唄聲中,灑凈、安座、祈?!?/p>

          僧俗信眾雙手合十,虔誠頌號:

          滄州鐵獅,亦名鎮海吼,威力顯赫,有鎮海鎮城之說,能護佑百姓。歷經千載,飽經滄桑,傷痕累累,銹蝕嚴重。盛世重開,今有東塑集團董事長于氏桂亭人者,效仿前賢,布施善款,成就功德……

          陽春三月,青草點翠。

          佛號悠揚,頌聲飄蕩。

          所有這一切,給鐵獅更添增了一種神秘的力量。

          愿國泰民安,風調雨順,民豐物阜,人心向善……

          7、世界之最

          獅城公園。

          柳垂柔絲,桃吐丹霞,連翹灑金。

          2011年3月28日,新鐵獅舉行揭幕儀式。

          世界紀錄協會高級認證師習操走上主席臺:

          “經過前期的嚴格審評,數據分析比較,以及現場的測繪認證,下面我宣布結果如下:

          滄州獅子王由河北滄州東塑集團捐資建造,采用灰鑄鐵為原材料,于2010年12月18日8時一次性整體澆鑄完成,高6.905米,長8.532米,寬4.180米,重100.08噸,滄州鐵獅子王創世界上一次性整體澆鑄最大的鐵獅子世界紀錄成功。滄州獅子王世界之最當之無愧?!?/p>

          認證師當場頒發世界紀錄認證書。

          現場掌聲一片。

          時任市長焦彥龍宣布:重鑄滄州鐵獅子正式揭幕。

          禮彈騰空而起,二十丈紅綾徐徐落下。

          鐵獅子露出真容。

          鐵獅高踞漢白玉基座,背負蓮盆,昂首向南,身姿矯健,威武雄壯。

          新鐵獅體積是原鐵獅的1.32倍,體重是原鐵獅的3.4倍。

          從此它屹立在滄州的西大門,與舊州鐵獅巍然相對,千年對接,共話人世滄桑。

          國家一級作家何香久為鐵獅做了碑記:

          滄州鐵獅,始鑄于后周廣順三年,時為公元953年。初立于舊城開元寺前,獅本文殊坐騎,又稱鎮海吼,氣象渾穆,實曠古之大冶,蓋世之奇觀,故滄州亦名獅城。千載寒暑,異令風蝕雨浸,鐵獅之雄威如故,然形貌支離,人民政府為求國寶完璧,順應民心,重鑄鐵獅。滄州東塑集團慷慨捐資千萬,敦請專家,薈萃藝匠,承啟傳統鑄造之工藝,克艱克難,終厥成功。新獅之鑄,巍然屹立,千秋而不易其容也。新獅高七米長八米寬四米有余,擴舊獅之制,重一百余噸,為舊獅之倍然。熔十萬金湯,一舉澆鑄,又妙與舊獅震旦,寶鐵端立于新城之獅城公園,若夫天朗風和,元氣氤氳(yin yun),臨此境者,亦有正氣環繞之感也,鯨知海大無限飲,雁覺天寬有規飛,此乃滄州之傲也。贊曰:和諧盛世,滄獅重生。穆穆煌煌,天人合應。中華魂魄,累世傳承。吾輩仰此,亹(wei)可達峰。

          好一個和諧盛世,滄獅重生。

          好一個中華魂魄,累世傳承。

          面對歡慶的人群,面對昂首的鐵獅,面對記者的鏡頭,于桂亭一改昔日的侃侃而談,只簡短有力地說:“感謝社會各界,感謝理解和支持鐵獅子工程的父老鄉親,感謝所有為鐵獅子付出辛勤汗水的人。鐵獅子是滄州的魂,我是滄州人?!?/p>

          千載悠悠,人如過客。

          風剝雨蝕,鐵獅長存。

          它成為一個城市的文化圖騰。

          也將成為穿越時空的生命密語。

          日月交輝,星光璀璨。

          風吹曠野,瀚海揚波。

          鐵獅站立的地方,成為滄州的城市原點。

          城市原點,是城市標注方位的“零公里點”,代表一座城市在地理上的精確位置,同時也是城市歷史文化的重要象征。

          為什么以這里為原點,銘文中如此表述:

          滄州以獅城譽滿天下,滄州鐵獅,歷經千年,代表著滄州歷史文化的悠久積淀和深厚內涵。雄獅體魄宏大,昂首闊步,象征著滄州人民自強不息、不屈不撓的精神。祥云環繞,蓮花盛放,寓意滄州人才輩出,日新月異,前程似錦,盛世吉祥。

          鐵獅身畔,呼嘯的高鐵一路風行,成為時光一往無前的意象。

          從這里出發,每一個方向,都通達未來。

          我們的滄州,南接齊魯,北倚京津,西枕太行之巍峨,東臨渤海之浩蕩。

          我們的滄州,滄海橫流,豪杰輩出,英雄棲息之沃土,人文滋養之厚地。

          我們生于斯,長于斯,流淚流汗奮斗于斯,身系文脈傳承于一斯。

          鐵獅子是滄州的魂。

          我是滄州人。

          8、千年見證

          在這盛大的揭幕儀式上,于桂亭望著鐵獅,趙如奇望著鐵獅,蘇東利望著鐵獅……

          現場所有的人們,都仰臉望著鐵獅。

          從今后,

          會有一群一群的人,一代一代的人,在它身邊如斯仰望。

          若干年后,也許會有孩子仰頭問:

          這里為什么會有個大鐵獅子?

          這個鐵獅子為什么叫獅子王?

          它是怎樣鑄出來的?

          文字終會腐朽,

          故事早已堙沒。

          鐵獅默然無語,

          也許只有風,

          會訴說一些秘密——

          因為剛好遇見你,

          留下足跡才美麗。

          千年的緣分,

          不想錯過,

          所以鑄下未來的期許。

          走過才明白,

          一切都是天意。

          所有的曲折,

          只為成全生命的意義。

          鐵獅,不是冰冷的坐騎,

          它是一個見證,

          見證一群人的血肉來去。

          當所有的面容模糊,

          只有它,依然經霜歷雨,

          看一個城市如何伸姿展顏,邁步向前,

          看世事變遷,季風流轉,

          看彗星閃耀,八荒云煙。

          愿它挺立,

          愿它昂然,

          愿它自強不息吐納山川。

          千年,

          有雨敲窗,有夢如鞭,

          它將經歷一城的淺淺喜、靜靜愛、沉沉眠。

          它將守候一城的風煙俱靜,萬戶團圓。

          蒼穹紛擾,放眼人間。

          見證滄海,有愛如山。

          国产成人高清精品免费

              1. <u id="uzcwy"></u>
                <video id="uzcwy"><mark id="uzcwy"><output id="uzcwy"></output></mark></video>

                <table id="uzcwy"></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