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u id="uzcwy"></u>
          <video id="uzcwy"><mark id="uzcwy"><output id="uzcwy"></output></mark></video>

          <table id="uzcwy"></table>

          第十四章 莊園夢圓——無醉無眠喜欲狂

          瀏覽量

          第十四章 莊園夢圓——無醉無眠喜欲狂

          1、找點高興的事

          2013年5月的一天。

          這天晚上,頤和大酒店大廳里笑語聲聲。

          于桂亭在這里招待前來考察的浙江海寧商戶。

          席間出來,正碰到滄州師院黨委書記陳西峰在樓道里打電話。兩人一見驚喜握手。

          “大哥,你也在這兒?”

          “是啊,今天有海寧來的商戶。沒想到在這兒碰見你?!庇诠鹜ばσ庥?。

          “我們幾個熟人,小聚一下,沒敢邀你。知道你忙。一會兒我過去給大哥敬杯酒?!?/p>

          “別介。我這兒爛騰,一會兒我過來,串桌,我有話對你說?!?/p>

          陪了一圈商戶們,于桂亭到了陳西峰所在的雅間。

          這一桌是朋友們小聚,大部分都認識于桂亭。大家聽說他要來,自動空出了“主位”。

          “對不起了,來晚了?!庇诠鹜ぴ捯怀隹?,大伙哄堂笑了,有的還鼓起掌來。

          于桂亭莫名其妙:“這是干啥?”

          “大哥,剛才陳書記跟我們打賭,說您一進門,第一句話準是說,對不起了,來晚了。這還真叫他猜對了?!?/p>

          于桂亭嘿嘿笑:“陳書記就是故事多?!?/p>

          “大哥,你這么忙,俺們想見你,實在不敢打擾你。聽說你要來,大伙都盼著你呢?!标愇鞣逭f。

          “盼著我嘛,盼著我來了,灌我酒?”于桂亭一貫地幽默,“我知道你們喝酒不要我,我是自個哭著喊著要求來的?!?/p>

          大伙哈哈笑著干了一杯。

          “知道我為什么愿過來嗎?一是想哥們兒弟兄,難得見見面說說話。再一個老是這客戶那領導,咱多多少少得裝著點,累得慌。我上這兒來,借勁兒輕松輕松?!庇诠鹜ばΦ?。

          “老兄,你是真忙。我看報道,你又在弄什么商貿城,老兄一出手,就是大手筆啊?!?/p>

          “什么大手筆,就是干點人事。我不干好事,也不干壞事,就是干點人事?!?/p>

          眾人又笑。

          正說著,陳西峰想起什么來,“大哥,你不是有事跟我說嗎,什么事?”

          “我是看見你了,才想起來,你以前不是說過,要給我找點學生資助嗎?你答應我了,就得辦啊。你說過去就沒音了,我資助個學生還得求著你,今天,就算我求你了行吧?”

          陳西峰一聽,恍然大悟。

          他對眾人感慨道:“你們不知道,于大哥說的是什么事。前一段時間,我們在個場合碰見,閑說話,我就說起,現在學生還有挺貧困的。有一次我上食堂去,看見一個孩子,偷偷把別人扔掉的半個饅頭撿起來吃了,我要不親眼看見,我都不信,還有吃不飽的……當時大哥聽了就說,現在還有這么窮的嗎,我真不知道,你找幾個貧困的,我資助資助。唉,我當時也就以為大哥隨便說說,哪想到人家心里一直想著,倒反過來追我……你說我大哥,這多忙啊,說日理萬機也不為過,就這么點事還惦記著。大哥,我真是讓你感動了,我誠心誠意敬你一杯?!?/p>

          “我就見不得別人受罪。你一說還有吃不飽的學生,我就覺著受不了。你給我找幾個貧困生讓我資助,是幫著我花錢,是叫我高興,我得謝謝你?!庇诠鹜ふf。

          “我大哥就這一點叫人賓服。有了錢,投資教育,做慈善,回報社會,人家這社會感責任心,誰能比?大哥,有你這句話,我就不見外了,我還非得在學校給你找點高興的事?!标愇鞣逭f。

          “沒問題,你叫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你需要什么就說。有困難,找大哥,要花錢,找大哥?!庇诠鹜さ摹按蟾纭憋L范又露出來了。

          “嘿,你看于老大,真是個慈善家?!迸赃叺娜藗冎共蛔√舸竽粗?。

          “什么慈善家,我就是找點高興的事做。咱們不是老講和諧嗎,叫我說,和諧就是勻乎勻乎?!?/p>

          一桌子人都笑。

          “大哥,我這么想,咱這錢要花得有意義,能激勵教育學生才行,現在貧困的學生,怎么說畢竟是極少數,資助他們沒問題,你看咱們出資,也獎勵品學兼優的學生行不?”

          “沒問題。怎么資助,獎勵哪些人,我聽你們的。我只管一件事——掏錢?!庇诠鹜ねν纯?。

          “大哥,這不行,我還有要求,你只管掏錢不行,到時候,你得親自給學生發獎,講講話……”

          “嗨,講嘛話呀,我給錢就行了唄?別弄那么復雜。我憷頭跟學生講話?!?/p>

          “那不行,你要不去,這錢俺們不要,說好了,你得親自出面,啊……”

          陳西峰看中的不是錢,而是于桂亭董事長的激勵作用。于桂亭的創業經歷,做人風范,就是學生身邊最好的榜樣。

          于桂亭也明白陳西峰的意思,見推不過去,只能點頭了。

          兩人吃著飯,就把資助的事醞釀得差不多了。

          旁邊的人聽著,止不住紛紛感慨。

          “你看人家于總,做善事真不含糊。這些年,光給教育就捐多少了?!?/p>

          “我有錢就愿意往教育上花,只有教育是改造人提升人素質的,往教育上投錢最值?!庇诠鹜す?。

          “這思想,這境界,滄州這么些大老板,還真是少找這樣的?!迸赃吶烁锌?。

          2、學子獎

          于桂亭又找了一件高興的事做——拿出一百多萬捐助滄州師范學院。

          師院黨委經過研究,決定用這筆錢設立優秀學子獎,每年獎勵10名品學兼優的學生。

          東塑學子獎應時而生。

          于桂亭由此與師院結緣。

          為表謝意,師院為此專門搞了一個啟動儀式,邀請于桂亭參加。

          在這臺專門為于桂亭舉辦的“微笑師院”晚會上,學子們精心準備了十幾個節目,奉獻給他們敬慕的企業家。

          沒有比這更隆重更誠心敬意的了。

          “大哥,你得給學生們講講,俺們真心實意地邀請你來。你的成功,你的做人,就是最生動的教材。身邊的榜樣,是最有教育意義的?!?/p>

          “不行,不行,我這兩下子,胡白話行,給學生講可不行。你別讓我現眼了?!庇诠鹜ね?。

          “大哥,你都這么大成就了,就別謙虛了,你再謙虛,還叫我們活不?你隨便講,講什么都行,你講什么都是傳經送寶?!标愇鞣辶ρ?。

          于桂亭不是謙虛,他是真心實意地不愿講。

          一個是他太忙了,集團幾件大事正在醞釀之中,他心里不靜。再一個,他怕他那些“歪門邪道”的理念不適合學子們,要那樣,就起反作用了。

          尤其他又是上學少走向創業的一類人,他怕學生們掉進“讀書無用”的坑。

          但是陳書記百般力邀,他又實在盛情難卻了。

          時間定在了2013年6月25日。

          于桂亭極為認真地對待了這次講話。

          “肖書記,你幫著理理思路,我要到學校去講,咱可不能順嘴說,我得準備準備,得說點對學生有意義的?!庇诠鹜さ纳袂轭H為認真。

          肖書記笑,“董事長,您參加過多少大場合,可是也沒費過這樣的神思?!?/p>

          “這次不一樣,跟學生講,我得琢磨琢磨,我這沒文化的,別把學生帶溝里去?!?/p>

          許多人并不知道,于桂亭口才極佳,是個演講家的水平。什么場合,都沒憷過,講什么話,從來不用講稿的。

          不僅是大會小會,就是電視臺采訪,哪怕現場直播,他也從來沒準備過講稿,頂多就是在心里捋捋思路,然后現場發揮。

          這又是一個“于氏特色”。

          而他還有一個很大的特色,不管嘛場合,都必須用“滄州話”講話。

          你要不信,在此給大家講個段子小證一下。

          那一年,他被評為河北省年度經濟人物,到河北電視臺參加頒獎儀式。

          頭一天晚上彩排,獲獎者們很配合地聽主持人擺布——站什么位置,什么節點講什么話。于桂亭也相當重視這個榮譽,穿得西裝革履,想說的話也提前捋了幾遍,還下定決心用普通話講。該于桂亭彩排了,他站在臺上,那些話原本在他心里裝著,但剛說兩句普通話汗就出來了。

          他問導演:“可以不說普通話嗎?”導演說:“可以?!庇诠鹜ふf:“要是可以,用不著彩排了,明天我現來來就行?!睂а輼妨?,說:“真不用彩排了?”于桂亭很有底氣:“真用不著,你要讓我說普通話,我得練一宿,你困我也困,還耽誤明天的事,你要讓我說滄州話,明天一點問題也沒有?!睂а荽饝?。跟他一塊兒去的朋友止不住嘀咕,“大哥,咱這種場合可不能丟人啊,你還是彩排一下吧?!庇诠鹜ひ粯?,“你甭嘀咕,讓我講滄州話保準沒問題?!?/p>

          第二天直播,十個獲獎人物,十個方陣,演播大廳坐得滿滿當當。其他九個人上臺,都說得中規是矩,只有自己方陣的掌聲最響。于桂亭上臺,一臉輕松,一張嘴,滿口正宗滄州話,臺底下嘩都樂了。這就是于桂亭要的效果。獲獎感言讓他用滄州話說出來,不知怎么就那么生動抓人。他瞅著臺底下第一排觀眾的表情講,意識里只有一個想法,我得把他逗樂,只有樂了,人家才能給我鼓掌。他不高興,他不認可,給你鼓什么掌,我站在臺上也尷尬。講到上市的時候,他說:“上市過程我不想匯報,這六年時間,沒法匯報,但是有一條,你們哪個企業想上市,你們就去滄州,我自個兒有個招待所,管吃管住不要錢,我給你傳授不了什么經驗,但是我會把所有的教訓都告訴你……”說到管吃管住不要錢,觀眾們嘩都樂了,齊聲鼓掌。于桂亭見好就收,鞠躬下臺。全場樂了,他就知道,他講的成功了……

          大多數場合,于桂亭就是這樣現場發揮的,你不能“擺布”他,一擺布,他的隨機應變勁兒就沒了。

          對師院學生們講話,于桂亭真認真了,這一認真,反而壞事了。

          3、殷殷話語講“能力”

          滄州師范學院大廣場上,一千多師生矚目主席臺。

          校長劉樹楨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致辭,隨后,于桂亭在掌聲中上臺。

          于桂亭白色短袖襯衣,黑色西褲,神情莊重嚴肅。

          他沖臺下一鞠躬,從兜里掏出了講話稿——拿著講話稿上臺,這可是極少見的。

          “尊敬的各位同學,各位老師,尊敬的學校領導,我站在這里,就不知怎么講話了,因為我只上過幾年小學,為了上這兒來講,我還專門寫了講稿……”

          本來那些話都在他腦子里裝著呢,這一照著稿說,他就覺出別扭來了。

          而且,而且,還一本正經地用了普通話。這么一說,連他自己都覺著不像自己了。

          念了沒兩句,他把講話稿收起來了。

          “我向領導們請求,我可以不說普通話嗎?”

          “可以,可以?!?/p>

          “我向領導們請求,我可以隨便說嗎?“

          ”可以, 可以?!?/p>

          ”我真不習慣拿著稿念,我還是自己說吧?!彼f著,把講話稿收起來了。

          他這一說,底下同學們嘩笑了。

          不拿稿子,他反而順溜了。

          他又變回了那個侃侃而談風趣幽默的于桂亭。

          “我沒有文化,我就是一名修腳工出身的工人,我就是憑著自己的勤奮和小聰明干了點事,賺了點錢。我愿意用我賺的錢回報社會,尤其是獎勵品學兼優的同學們。來到師院這個有文化的地方,我總感覺到不安,我怕給同學們做了反面教材——有同學說,你沒有文化不也照樣當了董事長嗎?不也照樣賺錢嗎?學不學習不是一樣嗎?錯了!今天我就是要告訴同學們,如果我像你們一樣有文化,我會做得更好,我就會賺更多的錢來回報社會?!庇诠鹜さ牡驼{和謙和一下子就贏得了學生們的心。

          “我這一生,唯一遺憾的就是上學少。我今天站在這里,沒有什么高深大道理傳授給同學們,我結合自己的經歷,講講人必須具備的幾個能力?!庇诠鹜さ哪樤谧饭鉄粝鹿獠熟陟?。

          “第一個能力,叫適應的能力。這是活的能力,生存的能力,也是提升自己的基本能力。

          有人經常對我說,老于,你成功了,我說,我沒成功,如果說我比別人做得好一點,那是我適應得比別人好。我參加工作51年來,其實每時每刻都在適應。13歲上班,我到澡堂子里,修腳搓澡當服務員。我年齡最小,去的最早,干活最雜,我得適應那個環境,塌下心來干。浴池干了6年后,我入了黨,后來又去參軍。我一下子就到了大興安嶺,那地方到處都是原始森林,沒人煙,沒道路,冬天凍得人要死,在這么嚴酷的環境里,有人哭,有人鬧,有人裝病,我還是適應,因為下定決心適應,所以就很樂觀。新兵訓練完考核,我槍法第一,綜合項目考核第一,領導看中了我,讓我當了警衛員……在部隊的時候,我軍功章、嘉獎令都有了,本來可以從排長直接提副團長,但因為要照顧病重的父親,我選擇回到滄州。

          回到滄州干嘛?打鐵,我被分配到電子設備廠打鐵,每天輪18磅的大錘。打鐵那個活兒,又臟又累,還火星子亂蹦,每天衣服上都是燒的小窟窿。我也很樂觀,我覺著打鐵挺好。我適應了那里的環境,也努力適應周圍的人。打鐵是兩個人,師傅拿小錘給我指點,他指哪,我就打哪。有一天我師傅不干了,他把小錘一扔,說,憑嘛我給你指點呀,我不伺候你了。我那時一進廠,級別就比他高,他不服氣,就想治我。我說,師傅,你說怎么著吧。他說,你拿小錘,我拿大錘,咱倆換個個兒。我說,行,你是師傅,你說怎么打咱就怎么打……我和師傅就換了個個兒?!?/p>

          于桂亭說到這兒,底下學生們又嘩地樂了,齊齊鼓掌。

          “我拿小錘不得勁兒,師傅拿大錘更不得勁兒。打了幾下就把他累得夠嗆,他也不好意思扔下不干。我就跟他說,師傅,咱倆這一換,都吃力。我拿小錘別扭,你拿大錘也別扭,咱倆還是換過來吧。師傅也不說嘛了,他又拿小錘,我又掄大錘了,以后,他再也不想換了……”

          說到這兒,學生們又笑了,啪啪鼓掌。

          于桂亭講得很生動,他的眼睛亮晶晶的,臺底下的學生們聽得入了神。

          “……我在東塑已經35年了,在這期間,企業總資產從5萬元增加到38億元。這些年里,無論在什么環境中,無論遇到什么困難和挫折,我首先要做的,就是去適應,在適應中尋求改變。

          我要不適應澡堂子的工作,嫌好道歹,我就不可能成為學毛著積極分子,不可能入黨參軍。我到了大興安嶺,我要不適應,裝病怕苦,首長也不會相中我,讓我成為警衛員。我打鐵,我要不適應,怨天尤人,我也成不了車間主任……到了企業,我要不適應,害怕困難,想法逃跑,企業就沒有今天……所以說,如果你想有所成績,你就得學會適應。不管那個崗位是苦是累,也不管那個崗位人家看得起看不起,你都得適應,適應了,才能做好。每次適應,其實都是對自己的鍛煉,都可以促使自己跨上更高的臺階……我一沒家世,二沒背景,三沒文化,我能走到今天,能有機會為社會做點事,能有力量幫助需要幫助的人,那都是我適應社會的結果……所以,我要告訴同學們,你學會適應,你就成功了?!?/p>

          掌聲,再一次熱烈響起。

          于桂亭不僅講了適應能力,還講了信心和激情,講了理想和奮斗,最后還有意強調,文化知識是一切能力的基礎。

          他講了一個小時,在掌聲里鞠躬下臺。

          老師們暗自挑大拇指,于董事長真有料啊,學生們能坐得住,又能聽得妙趣橫生,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回程司機問他:“您老一講一個小時,連口水都不喝,累不?”

          于桂亭樂:“也累也不累。為嘛不累呢?說的都是我心里的事,這么講一天也不難。你說不累吧,反正比揚一晚上場不輕松?!?/p>

          司機逗他:“您老講完了,我看學生都噌噌往廁所跑,您老要再講,說不定就得有尿褲子的?!?/p>

          于桂亭一瞇眼,抿嘴一笑:“我也不能再講了,再講,我也憋不住了?!?/p>

          兩人放聲大笑。

          正笑著,叮鈴鈴,手機響了。

          于桂亭拿起手機:“喂,方便,你說吧,嗯,嗯,行,我知道了,明天咱們碰個面?!?/p>

          來事了。

          4、以退休相“威脅”

          嘛事?

          于桂亭想了十年的三宗地又要拍賣了。

          此次拍賣,距離上一次已經過去了兩年時間。

          兩年時間,他無時無刻不惦記著他的地,夢里都是。

          這一次,他的心又要烙上餅鍋了。

          2013年6月28日。

          北環一家名叫老友記的小飯館。

          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于桂亭和趙如奇、丁圣滄才顧得上來吃飯。

          幾個人也顧不上點菜了,只叫服務員看著給掂對幾個菜,越快越好。

          兩個涼菜兩個熱菜,三碗白米飯,幾個家常包子,一塊兒端上來了。

          該說的話,幾個人都在辦公室說了。該研究的問題,幾個人也都研究了好幾遍。

          但是于桂亭好像還是“不放心”。

          他拿起公筷,左邊給丁總夾上一塊魚,右邊給趙總夾上一塊魚。

          “我還是那句話,事得看情況來。在這事上,你們倆必須聽我的?!庇诠鹜ぶ貜偷?。

          “行,董事長?!?/p>

          “放心吧,于頭兒?!?/p>

          兩個人幾乎是同時點頭。

          于桂亭還是“不放心”。

          “這三塊地,咱是想要,可以說,我想都想瘋了??墒?,咱不能不顧一切地要,你們倆真要為了我的夢,死活也拿下來,我就不干了,我就真退休。為了我的夢,把東塑弄沒了,我還干這行子奏嘛。我成了罪人了,我?!庇诠鹜ど袂轭H為認真。

          “看情況來,看情況來,最好的結局是咱能拿下來,而且拿得起?!壁w如奇說。

          從2011年莊園三宗地流拍,到現在已經兩年過去了。這兩年,雖然是大事小情不斷,可于桂亭心里,何嘗放下過這三宗地。

          下午四點,連這三宗地在內的九宗地將再次揚槌。

          地落誰家,這是個大問題。

          于桂亭想要這三宗地,都要想瘋了。

          這一次再拿不到手,于桂亭將與三宗地永遠失之交臂。

          他的莊園夢,也永遠無法再圓。

          最了解他心思的是丁趙二人,最明白莊園夢的也是這二人。

          所以,于桂亭怕他們不顧一切地拿地。他就是在場外指揮,二人也有可能“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他們多么希望圓了這個夢,多么不愿為董事長留下終生的遺憾。

          他們懂于桂亭的心意,于桂亭也看穿了部下的心思,所以他一再叮囑,一再做不拿地的工作,甚至以“退休”來威脅。

          上次拍地場景還歷歷在目,流拍造成的震動也看似已抹平,但這兩年東塑要拿地的工作依然在做,可誰保證不出現變故。所以三人此時,看似都若無其事,其實都心事很重。

          “事有再一,不會有再二。那一次,全世界都讓著咱,所有同行都給了面子,這次,人家不會再那么客氣了?!庇诠鹜に坪跣岬搅藨饒錾系南鯚熚?,“在這事上,爭個你死我活,不值得。阿丁,聽見了嗎?”

          此時,馬志海升任滄州市政協副主席,卸任東塑地產總經理一職,丁圣滄挑起了總經理的擔子。

          丁圣滄聞言,一笑,“放心吧,頭兒,我知道怎么做?!?/p>

          他懂得,老板是想要地,但更希望他們顧全大局。

          兩個人吃著,聽著,邊吃邊點頭。

          于桂亭喝了點酒,用溫暖的目光看著兩個愛將,他仿佛要把他們送到戰場上一樣。

          “董事長,我們就直接去了。有嘛事咱們再電話聯系?!眱蓚€人飽餐一頓,要走了。

          “于頭兒,你就靜候佳音吧,我覺得,事準能成?!毙《〉故秋@得一派輕松。

          于桂亭點頭:“事往最好處做,往最壞處想。成與不成,晚上都別耽誤回來喝酒?!?/p>

          二人笑著上車。

          5、十年期盼地歸來

          下午,河北省立法研究會在頤和大酒店開會。于桂亭既是東道主,又是研究會理事,做完了大會發言,又陪同與會者到明珠廠區參觀。`

          晚上,華燈初放,頤和大酒店笑語聲聲。

          于桂亭的應酬任務剛剛開始。

          把“立法會”的有關領導陪得差不多了,他又“串”到另一個雅間里。

          這一桌大多是朋友,是喝閑酒的,于桂亭放到最后招待。

          朋友們已是酒過數巡,邊聊邊等他。

          他還沒坐穩,一位朋友就嚷:“大哥,你天天忙啥呢?俺們到辦公室去都見不著你,找你喝酒還得排隊……”

          于桂亭嘿嘿笑:“嗨,昨天蕪湖縣來了一撥客人,我陪了一天。今天上午來個副省長,市里點名要我出面,下午又有立法研究會的在這兒開會,這兩天事多點,脫不開身。對不起了,我先道個歉,自罰一杯?!闭f著,端起了酒。

          大伙笑著一塊干。

          “要是不知道的,都尋思于老大還有嘛事呀,董事長,不就坐在老板椅上就行了嘛,其實,大哥,你是真忙?!币粋€人感嘆到。

          “有嘛忙的,不就是喝酒嗎。我這幾年一直在往后撤,就是喝酒這活兒還交不了?!?/p>

          正說著,手機響了。

          于桂亭看一眼來電,離座走到小廳里。

          是趙如奇打來的。

          “董事長,報告你一個好消息。地拿下來了?!?/p>

          “三宗地都拿下來了?”

          “是,都拿下來了。價位也在咱們的承受之內?!?/p>

          “太好了?!狈路鸫猴L撲上于桂亭的面頰,“快回來,我等著你們喝酒呢?!?/p>

          “董事長,甭等了,下面的地還沒拍完。我們再辦手續,還得有一會子呢?!?/p>

          “不行,多晚都要等。咱們得好好慶祝?!?/p>

          于桂亭歸坐,神情就有些不一樣了。

          “大哥,差不多了,今天就到這兒吧?!庇腥颂嶙h了。

          “不行,今天誰都不許走,剛才是我陪你們喝,從現在開始,你們陪我喝。我喝不夠,誰也不許走?!?/p>

          “出啥事了?大哥?!北娙说纱罅搜?。

          “莊園的三宗地拍下來了。趙總剛剛給我打來的電話?!?/p>

          “是嗎?這可是天大的喜事。咱們得好好慶祝慶祝。服務員,倒酒?!?/p>

          眾人又擺開了架勢。

          “給我倒一壺,這一杯,我得拿壺喝。還是這個痛快?!庇诠鹜は蚍諉T示意。

          “要這樣,咱們都倒一壺,都拿壺喝?!?/p>

          “大哥,給你祝賀?!?/p>

          “董事長,給你道喜。

          “老于,你這莊園夢終于可以圓了?!?/p>

          于桂亭雙眼放光,端著壺站了起來。

          眾人也站了起來。

          “謝謝,謝謝。我太高興了,高興得不知說什么好了,今天晚上,我們就是喝酒,什么也不說了?!?/p>

          分酒壺叮叮當當碰到一起。

          于桂亭一口干了。

          這么多年,人們很少見過于桂亭這種喝法、這種神情了。

          “大哥,高興是高興,你可別這么喝呀?!?/p>

          “不行。今兒個我高興,我想怎么喝就怎么喝,誰也不許管我。我可說好了,今兒個誰也不許走,誰也不許說不喝了,只要我喝,你們就必須陪我?!?/p>

          于桂亭像個孩子一樣,開始耍賴了。

          旁邊的服務員不經意地打了個哈欠,于桂亭注意到了,“這樣吧,咱們別在這折騰了,咱到我家里去喝,小劉,你讓廚房炒幾個菜,送到家里去?!?/p>

          眾人應著,起身離座。

          6、喜欲狂

          一行人走回莊園去。

          月牙高高掛中天,清蟬嘒嘒落槐花。

          是個從來沒有享受過的舒爽的夏夜。

          夏至時節的風吹拂著人們的臉,帶著頤和湖爽爽的涼意。

          于桂亭像個摘了星星的孩子,腳步輕快,笑容蕩漾,心鼓脹著風帆。

          他等了十年的夢,今夜終于落進懷里,以致看那夜景中的一切,什么都是又真實又恍惚。

          沒有人理解他此時此刻極度歡欣的心情。

          人家詩人高興了,還有個漫卷詩書喜欲狂,于桂亭不讀書也不寫詩,酸甜苦辣唯有一杯酒相伴。

          縱情一刻,唯有以酒抒情。

          于家的臨水回廊,桌椅擺開,杯盤重列,眾人再次落座。

          “打開酒窖,去拿酒,愿喝什么拿什么。咱今天換著樣地喝?!庇诠鹜づd奮地發令。

          湖水泛波星映月,添酒回燈重開宴。

          前邊喝的酒好像只是前奏,現在才真正地暢飲。

          趙如奇、丁圣滄回來了,加入到這歡樂的一群。

          于桂亭笑容如花。

          十年守食虎難安,一朝夢圓夜狂歡。

          先是白酒,后是紅酒,最后又是啤酒。

          于桂亭倒什么喝什么,口口干。

          星光照耀下,他像孩子一樣歡笑,像酒圣一樣喝酒。

          沒有醉意,沒有睡意。

          這是幾十年里,他喝得最高興的一次酒。

          他這一輩子,喝過無數次酒。在酒里,品盡了人生,嘗盡了百味,痛飲也非一次兩次。

          但那些不一樣。

          當年十幾個二級批發站的經理相聚,他痛飲過,但那是拉情意,逞英豪。

          當年企業上市成功,他痛飲過,但那是馬拉松后的苦辣難訴,百感交集。

          當年跑項目進京請客,他痛飲過,但那是看人臉色,逢場作戲。

          那都是應酬的酒、不能不灌的酒、百味雜陳的酒。

          今兒個,不一樣了。

          現在,是沉醉的酒,只為盡興而喝,只為高興而喝。

          燈在笑,月在笑,星在笑。

          被吵醒的鴿子用溜圓的眼睛瞪著這一群人,時不時發出咕咕的納悶聲。

          小小的青蘋果也在密葉中搖頭探腦,不知這深夜的杯盞因何叮當碰響。

          無遮攔的風從湖邊吹過來,讓一桌子的歡笑像火苗亂竄。

          六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摘星辰。

          千思萬慮拿下地,誰知莊園夢成真。

          一直喝到凌晨,才算盡興而散。

          雙眼炯炯地把人送走,于桂亭回到臥室,瞇了一小會兒,就又爬起來了。

          7、兒子的快樂母親的笑

          說什么也睡不著。

          腦子清醒得像放了冰塊。

          腦子里全是莊園往昔的影像。

          他在市長面前,承諾接下磚窯廠……

          他為建莊園,請來北京的設計師……

          他找副市長,為引水苦思良計……

          他為造景,下令拔出新栽的樹苗子……

          他為護地,力陳“海關樓”挪挪地……

          他為拿地,“流拍”住院滿城風雨……

          他一輩子的心就放在這片水上了,他一輩子的智謀都用在這片水上了。

          不管是現在,還是將來,這片水,這個莊園,將成為他人生的絕版。

          絕版是什么概念?

          絕版就是你再有錢,也造不出這么個莊園來了。

          這將是他留給滄州的風景,留給未來的古跡,留給世人的傳奇。

          于桂亭爬起來,兩眼瞇瞇笑著,悄悄溜下樓。

          天剛放亮,鳥兒嘰嘰喳喳地叫著。

          他進了廚房。

          他做好了八寶粥,又炒了兩個菜。

          然后走進母親的房間。

          媽媽住在北邊樓上,在保姆的照顧下,已經收拾妥當。

          他扶著媽媽走過通道,走到南樓的廳里坐下。

          他親自給媽媽端上八寶粥,還有她愛吃的炒茄絲、香蔥炒鴨蛋。

          這些菜,都是自家院子的出產。

          媽媽的眼睛看不清兒子的容顏,但仿佛感受到了他傳遞的歡樂氣息。

          “媽,晚上吵著你了吧?”于桂亭把茄絲夾到媽媽碗里。

          “沒有,我睡得挺踏實。怎么啦?”

          “我們一幫人喝酒了,鬧騰了一晚上,怕吵著你?!?/p>

          媽媽笑了,“只要你在家,家里就一群一伙的,人哪斷過流兒。你就是個母狗營?!?/p>

          于桂亭嘿嘿笑,“媽,我就是這么招人待見。沒法兒?!?/p>

          陪媽媽吃完飯,他又把媽媽扶到臨水的走廊上坐下。

          每天早晨,他在這里陪媽媽抽三顆煙,說一會兒話。

          這是他們母子的時光。

          于桂亭把煙給媽媽點上,自己也點上一顆。

          “媽,你知道我們為什么喝那么晚?”

          “為什么?有高興事?”

          “媽,天大的高興事。莊園的三宗地拍下來了,大伙慶祝,一高興就忘了時間了?!?/p>

          “嗯,你的事我從來也不問,什么三宗四宗的,不過,我能覺出,你今天很高興,聽聲音都像吃了蜜一樣?!?/p>

          “媽,這塊地我想了十年了,護了十年了,我有時做夢都夢到拿到地了,笑醒了才知道是夢?!?/p>

          “這地這么重要啊?”

          “媽,你看這湖東北角,光禿禿的,不成風景,像是莊園的一個缺口。這塊地我拿下來了,將來我要在這里蓋上樓,這個角就好看了。要是讓別人蓋上樓,莊園的美景就破壞了”他用手指向湖東北方向。

          媽媽的眼睛也向那個方向望著,她幾乎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她能感覺兒子笑瞇瞇的神情。

          “你這么一說我就明白了?!?/p>

          “還有兩宗地,在這湖的南面,抱著東西兩個角。這三塊地圍著莊園,正好彌補現在的不足,這是我的莊園夢,所以我得想法把它們拿下來?!?/p>

          “你那些事,我不懂。我就告訴你,別累著,別多喝酒,酒大傷身。你也都六十多了,別忒拼了……”媽媽的聲音里有心疼的味道。

          8、千思萬想繪莊園

          晚上,還是大腦跑馬,思想脫韁。

          地已經拿下來,就不是在做夢,而是要面臨巨大挑戰。

          他的腦子又停滯在如何建設的巨大問題上。

          他得把這些思緒理出來,他要開一個“統一意念”的會,他要把自己的想法傳達給所有班子成員。

          平時開會,他就是在腦子里過一遍,張嘴就講,哪用過稿子。這次不一樣了,他趴到書桌上,一筆一劃,把腦子里翻騰的那些事,把開會想說的話,都寫出來。

          “很多年沒有這么認真了?!彼_頭寫到,每一個仿佛都還冒著興奮的氣泡泡。

          “今天這個會,是如何圓莊園夢的總體構想的統一認識,統一思想,齊心協力迎接巨大挑戰的會議。對于我這個半退休的人來講,也只能說些務虛的話,目的是拋磚引玉。我想說的第一句話是,首先感謝在座的各位,對我圓莊園夢內心世界的真正理解?!彼哪樕下吨[隱的笑意。

          “莊園夢是東塑夢,是滄州夢,也是我個人最終的夢,地終于拿下來了,可以說拿這塊地,我整整想了十年,這十年,我常常在夢中拿到這塊地。夢中的莊園可以與美國邁阿密世界最高端的小區媲美。頤和莊園是滄州的絕版,它和我們重鑄的滄州鐵獅一樣值得滄州人驕傲。當我在極度興奮中醒來時,才知道自己是在做夢……終于在2013年6月28日19點30分,我們拿到實現莊園夢的基礎。我這個65歲的人,像孩子一樣地興奮,像酒圣一樣地喝酒慶賀,直到凌晨,絲毫沒有醉意和睡意……”

          思緒翻騰,寫得有點語無倫次了。

          “我要特別感謝趙如奇和丁圣滄兩位總經理,因為在拿這塊地的過程中,我一直在給他二位做不拿這地的工作。我給他們施加壓力,甚至威脅他們,如果高價拿下這塊地,我會徹底退休……我想圓夢,為什么一直在做不拿這塊地的工作,是因為今明兩年,你們的工作量空前巨大,你們已經很累,我總不能只為實現自己的莊園夢,把你們累死。因為我已經進入規律性衰退期,說幾句話還可以,真正做事我已無能為力。再一次謝謝你們對我的真正理解……”

          夜深人靜,小書房的燈明亮而溫馨,照著于桂亭寫字的身影。

          他時而沉思,時而凝眉,時而在紙上刷刷寫上幾行,時而又勾勾抹抹改動幾句。

          思緒時而停駐在對愛將的疼愛上,時而停駐在“三期”的總體規劃上,時而停駐在他做地產的數年歷程上。

          他終于寫到正題上了——建設“三期”的指導思想。

          “莊園三期三宗地,是我們在滄州做地產項目以來,第一次通過競拍拿的地,可以說,是我們在滄州做地產的第一個經濟項目,經濟項目的屬性是賺錢,這正是我想說的第一個問題,也是我們面臨巨大挑戰的根本問題。怎么解決這個問題?

          我個人的觀點和回答是,不但不賺錢,而且要充分做好賠兩個億的思想準備。

          具體地說,一、當務之急,不是算成本而是爭分奪秒搞規劃設計,確定房型,定出市場能夠接受的價格,而且一定要給購房的業主留出未來升值的空間。

          二、還是那句話,做環境不能算賬,怎么好怎么做,我們不是單純的在做地產,而是在做作品,在做讓滄州人驕傲的景點,在做未來的古跡,在為后代兒孫造?!?/p>

          三、要突出一個快字。給購房業主留出的未來升值空間越大我越高興,我一點也不心疼,但從交保證金那天起,每天的財務費用是5萬,交完地款,單說買地款的財務費用是每天11萬,隨著建設過程的投資加大,財務費用也隨之加大,這財務費用我心疼。這個項目賠兩個億,任何為這個項目付出的人得到相應的經濟回報,我都不心疼,唯獨因為計劃不周密和瞎算計,拖延了工程進度,造成浪費我心疼……”

          七月的熏風在湖上游走,早起的鴿子在窗前撲棱棱飛過。

          天早就大亮了。

          這是幾十年里,于桂亭第一次這么認認真真地寫一份講話稿。

          他一連寫了三個晚上。

          他把對“三期”的希冀和夢想,對莊園建設的通盤考慮,都灌注到了筆尖上。

          “不計成本做最好的環境?!?/p>

          “給業主留下最大的升值空間?!?/p>

          “以最快的速度,快建,快賣……”

          他像一個定盤星,又像一個燈塔,指引著莊園在低迷的地產市場上前行。

          9、做好賠兩個億的準備

          7月2日上午,拿到三宗地的第四天。

          于桂亭召開集團董事會擴大會。

          他的眼睛透著興奮,也透著疲倦,他已經好幾天沒有睡完整覺了。

          他連講話的聲音,也透著沙啞。

          “很多年沒有這么認真開會了,也很多年沒有這么認真地寫過東西。今天這個會,是如何圓莊園夢總體構想的統一認識、統一思想、齊心協力迎接巨大挑戰的會議?!彼抗饩季嫉赝蠹?,眼前擺著一撂寫滿字的白紙,但是他并沒有看它們。

          “在說怎么做莊園之前,我簡單回顧一下東塑在滄州做地產的歷程。其實,我們真正做地產項目,是在廈門、北京、山東……我始終認為,東塑在滄州不是做地產,而是在完成市領導交給的政治任務,是樹立東塑的形象。到現在,我們所做的一系列頤和項目,如頤和文園、頤和花園、頤和家園、頤和新世界、頤和大廈等,沒有一個是通過競拍拿地。單從這一點上講,我們在滄州做的地產項目都不是經濟項目,而是為了改造舊城區,提升滄州城建水平。雖然我們沒賺多少錢,甚至有的項目賠錢也干,但通過我們在滄州做地產,為東塑樹立了良好的企業形象,人們對我們做的地產項目給予了高度評價。金杯銀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這種口碑是我們企業積累的巨大無形財富?!?/p>

          “樹立企業形象,賺取無形資產”這些話于桂亭不知講過多少次了,但是他一直在不厭其煩地講。

          他的講話隨著“無形資產”,又生發了開去。

          “東塑集團一直以工業發展為主線,并成功上市,走向資本運作平臺。我們的三大工業產品,管件管材、尼龍薄膜、鋰電池隔膜,創造了多個世界和國內第一,也為企業積累了無形資產。我總說,一個企業里有形資產占一半,無形資產占一半,我們每時每刻都在培育無形資產,而無形資產又在不斷地向有形資產轉化。這樣的企業才是良性循環的企業,才能做到長盛不衰。進一步來說,無形資產可以具體表現為東塑在社會上的信譽度。好的信譽度可以讓我們的員工有強烈的自豪感,激勵員工自主工作,這樣企業在大幅降低管理成本的同時,又大幅提高工作效率,事半功倍。

          我們用有形資產不斷培育無形資產,無形資產又在不斷積聚并轉化為有形資產,這樣才能把我們的企業辦成百年老店、千年老店。只顧眼前利益的企業是短命的企業。發展是硬道理,科學的發展、永久的發展更是硬道理……我們東塑人做工業,在外國挺直了腰板,可以揚眉吐氣,我們做地產,在滄州讓人說個好。你趁一百個億,還有比挺直腰板,讓人看得起更值錢的東西嗎?”

          他點上一顆煙,吐出一口煙霧,“以上我說了很多務虛的話。說務虛的話,同樣是為了統一意念,實現莊園夢?!?/p>

          “這三宗地,是我們第一次通過競拍拿地。在當天競拍現場,競爭很激烈,最為激烈的一宗地有11家在爭。業內同行比較了解莊園這塊地和水面的歷史、來源、背景,都很給我面子,甚至可以說,人家都給了我天大的面子,都在幫助我圓夢,沒有參加競拍。我個人認為,這就是東塑無形資產的作用。這個項目如果做不好,我們誰也對不起……

          作為經濟項目,按道理講,就得按經濟項目的規律屬性來做,應該是賺錢。這正是我想說的第一個問題,也是我們面臨巨大挑戰的根本問題。我個人的觀點和回答是,圓莊園夢,不但不賺錢,而且是充分做好賠兩個億的準備……”

          他這句話一扔出去,人們都有點不明所以,經濟項目屬性就是賺錢,為啥要賠兩個億?

          于桂亭一樂,“說到這兒,大家可能有點懵,也可能認為我在說瘋話。其實不是。我講的挑戰,主要來自于人們的觀念。人們現在買房子時看環境、看品牌、看品質,到最后看的更是價格。做環境做品質不能算賬,一旦計算成本,就做不好。而價格也正是我要強調的,我們不會賣高價,我們要最大程度地讓利業主。做環境不計成本,賣價又賣到最低,這就是賠錢的原因?!?/p>

          “還是有許多人不理解,經濟項目要賺錢,為什么要賣那么低呢?當年做文園,就有許多人問我,你不覺得文園的房子賣得太低了嗎?做莊園一期二期,也有人覺得,一期二期賣得太低了,你要晚賣多少年,能多賣多少錢。我理解說這些話的人們的心態,他是為我好,但他不理解我。因為按照晚賣幾年多賣多少錢這種思維方式,我早就不應該再做事了,因為我的錢早就夠花了?!?/p>

          人們笑起來。

          “我做地產的思路,跟別人不一樣。我不求賺大錢,我就想給人們蓋點實惠房子。我們在做事的時候,都要懷有一顆回報社會、感恩社會的心,我賣低價,就是把升值部分最大限度地留給業主。這次三期定價,我們把應該賣4600元一平米的房子,賣到3600元,把應該賣到8600元一平米的房子,賣到6600元,讓買房的業主既能得到超前享受,又能得到大幅升值的實惠。這樣做無非就是眼前少賺一點,甚至賠上一點,為東塑未來的穩健發展賺取最大的無形財富,這財富就是東塑辦成百年老店的基石……

          我也會算賬,一套房子少賣五萬,兩千套就是少賣一個億。一個億,這是許多人一輩子都摸不著的數,可是我不心疼,我高興,我這一個億讓利給業主了,比我賺了讓我高興。它給我帶來的無形資產,是十個億也買不來的……”

          于桂亭講來講去,還是引導人們看重無形資產的積累。

          他做莊園的整體思路,不管是做環境,快建設,還是最大讓利業主,也都是在圍繞著“積累無形資產”這個核心轉。

          “可能有人要想,按照你于桂亭的思維邏輯,是不是為了莊園夢賠得越多越好?我經常愛說一句氣人的話,越不想賺錢越賺錢。反過來,挖空心思想賺錢也不一定能賺到錢,一時能賺到錢也不會長久?!?/p>

          “做了賠兩個億的準備,做環境不計成本,突出一個快字……這些我就不多說了。馬總、丁總,你們要盡快做出實現莊園夢的整體建設計劃,明確任務和完成時間節點。一切環節的時間都由你們去定,我堅決贊同、服從、支持、配合?!?/p>

          馬志海和丁圣滄點頭,“行,我們會后就行動?!?/p>

          “我一生有兩個心愿,兩個夢。兩個心愿,一是重鑄鐵獅,這個已經完成。另一個心愿是頤和樂園,這個正在實施。這兩個心愿都是公益性的。兩個夢想,一個是東塑百年老店夢,另一個夢就是莊園夢。既然是夢,就非同一般,就要打破常規。所以希望大家理解我,統一意念,凝心聚力,用超常的思維方式,超常的心態,超常的努力付出共同來圓這個夢。再次謝謝大家?!?/p>

          于桂亭講完了,站起來,鄭重地給大伙鞠了一躬。

          此時,墻上的大鐘時針已指向14點。

          10、一搶而空造神話

          艷陽升起,翠色鋪地,這是2013年的9月20日。

          位于迎賓大道的頤和莊園內空前熱鬧起來。

          于桂亭的門前,也空前熱鬧起來。

          四面八方趕來的人們,等在院門口、排在道路邊,隊伍越排越長,一直排到莊園大門口,又從大門口排到迎賓大道上。

          干啥呢?不明所以的人們紛紛打聽。

          頤和莊園三期放號了!

          頤和三期、頤和樂園今天統一登記排號。

          消息一放出來,于桂亭不知道,有人早早就來排隊了。

          東塑只要一蓋房,就有人盯著。人多房少,誰先挑誰后挑,不好辦。為保有序公平,于桂亭就想出了登記排號的辦法。

          頭天晚上,于桂亭把自己關在小書房里,認認真真地簽了六百個號。

          他以為,這些就差不多了。

          但是,他低估了人們對東塑地產的追捧熱度。

          早晨開門一看,他就有點傻眼了。

          火爆場面超乎他的預料。

          六百個登記卡,一瞬就發光了,后面還排著老長的隊伍呢。

          現寫吧。

          圓桌鋪開,紙筆擺上,工作人員拿來卡,遞過來一張,他寫一張。寫完了,工作人員拿走,又遞過來一張。

          旁邊是排著隊等著的人們,眼巴巴看著。他寫完一張,立馬搶走。

          于桂亭一輩子,也沒寫過這么多自己的名字。

          手腕子寫著寫著就酸了,也沒法停。

          來領號的有好多熟人,于桂亭也顧不上聊了。

          只能一邊寫,一邊打個招呼。

          “老兄,你在旁邊坐著,別走啊,待會兒,咱們一塊兒去大酒店?!?/p>

          “老弟,對不起啦,我得先寫號。不許走,今天來了,都不許走。一會兒咱們一塊兒吃飯?!?/p>

          熟人們嘿嘿笑,“董事長,你忙著。吃飯不著緊,咱能不能走個后門,先給寫個號?”

          于桂亭笑:“這可不行,人家老早就排著呢,要號,你也得后邊排著去?!?/p>

          說真事,想要號的至親們也在隊伍里排著呢。

          這時候,誰要“夾塞”,非得打起來不可。

          實在太累了,于桂亭放下筆,“我抽顆煙行不?我上趟廁所行不?”

          工作人員在旁邊憋不住地樂,“董事長,您歇歇,您歇會兒?!?/p>

          “嗨,早知道這樣,我這幾天提前多寫點不就行了嗎?”

          “大哥,你也不提前告訴我,我知道得太晚了,這得排到多少號啦?” 一個熟人苦著臉抱怨。

          “還說呢,我從這兒經過,看見迎賓大道都堵車了,一打聽,才知道在這排號呢。要不是堵車,這事真錯過去了?!绷硪粋€熟人也苦著臉。

          于桂亭嘿嘿樂:“我也沒想到有這么多人啊?!?/p>

          這是全城的一道風景。

          這是滄州地面上的開發商們,從來沒有體驗過的被追捧的熱情。

          沒有房,沒有圖,什么都沒有,只有于桂亭畫出的一個餅,人們呼啦就把“購房號”搶光了。

          能解釋這一切的,只有一句話——無形資產的影響力。

          于桂亭用一生的信譽,換來了市場的豐厚回報。

          信任的回報。

          人心的回報。

          無形資產的回報。

          (2013年九月,國家地產調控政策依然風緊,人們持幣觀望思想濃厚,開發商去庫存壓力巨大。這是所有開發商的寒冬,四處一片冷風瑟瑟。在這樣的大背景下,于桂亭用他的“無形資產”理念,營造了東塑地產的“艷陽神話”。)

          国产成人高清精品免费

              1. <u id="uzcwy"></u>
                <video id="uzcwy"><mark id="uzcwy"><output id="uzcwy"></output></mark></video>

                <table id="uzcwy"></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