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u id="uzcwy"></u>
          <video id="uzcwy"><mark id="uzcwy"><output id="uzcwy"></output></mark></video>

          <table id="uzcwy"></table>

          20第二十章隔膜

          瀏覽量
            第二十章 “隔膜”登場放光彩,副總理視察勵人心
            項目緊盯新能源,
            電池隔膜入法眼。
            實驗室里苦鉆研,
            攀越天梯破壟斷。
            高新產品驚世界,
            明珠光彩耀人間。
            ——題記
            1,上馬隔膜?!“博士后專家”搖頭,不可能
            滄州明珠逆勢飛揚,以驕人業績榮膺“金鳳凰獎”……
            滄州明珠獲最具成長前景上市公司……
            滄州明珠躋身“中小板上市公司五十強……
            滄州明珠以不可擋之勢,成為閃閃發光的“河北之珠”、“中國之珠”……
            這時候,老項目挖潛增效,做強做大,強勢突圍,新項目的調研開發步伐也在快馬加鞭。
            就在這強勁兒的攻城略地中,于桂亭又看中了一個項目:鋰離子電池隔膜。
            鋰電池隔膜屬于國家鼓勵發展的電池配套材料,符合國家《當前優先發展的高技術產業化重點領域指南》,屬于“國家中長期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綱要(2006-2020年)”中所列的前沿技術。2008年國家“863”計劃將“低成本鋰電池隔膜關鍵技術研究”列為重點產業化導向項目……
            新材料,新能源,綠色環保無污染,國家提倡,技術先進,同樣的是外國壟斷,國內需求要進口——東塑要再一次書寫“打破外國壟斷”的神話。
            手下大將谷傳明受命,成為項目負責人。
            谷傳明河北機電學院畢業后,分配到東塑,是在企業里成長起來的中堅力量。先后任開發處副處長、華通工程材料分公司經理、東塑集團黨委書記,這次再扛開發大旗,挑起上馬“隔膜”重任。
            沒技術,沒設備,只有一堆調研的材料,尋找人才是當務之急。
            通過種種關系,谷傳明找到了一位這方面的專家。這位專家是位留美博士后,在美國某公司擔任副總,專事隔膜的研究,可以說是位權威級的人物。
            谷傳明把專家約到北京,誠心敬意請他吃了一頓飯。
            “時總,我們久仰您的大名……我們想建設隔膜生產線,我們沒技術,希望請您‘回家’,合作也行,幫忙也行。如果你能到東塑來,工資你隨便開,股份你隨便要……”
            于桂亭交待過谷總,為了覓良才,可以不計代價。
            博士后一聽要請他幫忙研制隔膜,推了推眼鏡,直言:“你給我多少錢我都不來,我光美國跑車就三四輛,我上半天班,歇半天班,我錢已經不缺了……再一個呢,這個東西是需要一個龐大的團隊,光我一個人來,也不一定能行啊,我們美國公司是多少人在那干……”
            谷總沒想到剛張嘴就給回絕了。
            博士后怕谷聽不明白,解釋說,全球范圍內,掌握鋰電池隔膜的只有日本、美國等少數國家,這種隔膜,是鋰電池關鍵的內層組件,它的性能決定了電池的容量、循環以及安全性能等特性,它不但要使電池的正、負極分隔開來,防止兩極接觸而短路,還要有孔隙,能使電解質離子通過……
            谷傳明說,我們知道這是前沿技術,您是這方面的專家,所以我們才請您合作。
            博士后還是搖頭,說,在“十一五”期間,中央政府決定在鋰電池研制方面投資6000萬元,同時要求承擔項目的公司按照10倍比例投入配套資金,這樣總的投資將達到6億元……這樣的大投入來研制隔膜,到現在還沒有真正突破……你們東塑,有多大的能量……不可能,不可能……
            谷經理不死心,還想做工作,“時總,我們就是想打破外國的技術壟斷,生產出咱們中國的隔膜來,不管投入多少人力物力,我們在所不惜……只要你能來,你開價……”
            博士后有點煩了,說,你不明白,不是錢的問題,你有再多的錢,也研制不出來,這個技術,不僅需要錢,還需要頂級團隊……我來了,也沒用……不要做這個夢了,光有錢沒用……
            谷總望著美國專家,望著他一上一下噏動的嘴,腦子里幾乎一片空白。
            “你們這種民營企業,我奉勸你們就別干,一般你們做傳統行業,做塑料的,離隔膜差得太遠。技術上差得太遠,夠不著,明白不?我建議你們,別干……”
            “不要做這個夢了!”
            “不可能,根本不可能,你們的技術根本達不到……”
            博士后專家以內行人的眼光,把東塑的路堵死了——這是個高不可攀的技術。
            東塑人,別登這個天梯。
            2,打破外國壟斷,我們共同努力
            谷經理從酒店里走出來,望望天,看看地,嘴里不斷地吐氣……。
            隔膜,真有這么邪性?
            他娘的,俺們東塑人就不信這個邪。
            世界上的事,從來是懦夫不敢起步,弱者死在半路,只有強者,一路跋涉從不認輸……
            不死心,不甘心。
            南上北下,科研院校撒網。
            后來谷經理又掃聽到,某所大學的退休教授,曾做過這方面的研究——當然,僅止于理論研究。
            谷經理三次上門求教,老教授終于答應到東塑看看。
            老教授不是不想搞研究了,只是年事已高,再一個,這個事確實需要龐大的團隊和先進的實驗設備……許多條件不具備,他的研究只能放棄。
            老教授來了,于桂亭在頤和大酒店親自設宴。
            “老教授,歡迎來滄州,我敬你一杯?!庇诠鹜M面春風,極盡地主之誼?!暗轿疫@小廠子先走走看看,找著感覺咱們再往下談……”
            老教授姓方,八十多歲了,胖胖乎乎,頭發花白,說話慢條斯理。于桂亭很尊重讀書人,話語里滿是敬意。
            賓主相談甚歡,方教授說起多年的研究空剩一腔心血,滿腹感慨。
            于桂亭說,我剛開始時做涼鞋,八四年第一次出國,就看明白了,外國人都不如咱中國人聰明,我就學了一個詞“簡單”,再以后做床墊、做波紋管、做管道,都靠的是自主創新,打破了外國人的技術壟斷……我這些產品,專門盯進口,都是兩個肩膀扛著一個腦袋,他們能做出來,我就不信咱們做不出來,到現在,我已經淘汰了16個產品……我一直在做新產品,高新技術產品,對新項目我提出“三個不做”——容易的事不做,沒有風險的事不做,超越能力的事不做……我們上尼龍膜項目,外國專家甩手走了,我們自主創新,改動了一百多處出的產品。世界頂級的尼龍膜生產線實現了自主開車,自己集成研發的二線已經試車,這是國內同行從沒有過的……隔膜是國家支持研發項目,做肯定是有很大困難——正是因為困難我才做……你是這方面的專家,我這一輩子不信神不信鬼,我信你……我再敬你一杯……
            于桂亭左一杯右一杯,雖是敬酒但不勸酒,時不時再給夾點菜,方教授很受感動。心說,看人家這董事長,既沒架子,也沒銅臭氣,風趣儒雅,又和藹可親,說話還透著誠懇真誠……一頓飯沒吃完,他的陌生感就完全消失了。
            東塑人的奮斗故事,打動著老教授。
            于桂亭的“尊重”,感動著老教授。
            飯畢,于桂亭親自把方教授送到賓館房間。
            他告訴司機,取五萬元錢來。
            一會兒錢取來了,于桂亭把錢遞給老教授,誠心誠意地說,老兄,這是一點心意,見面禮,你千里迢迢能來,我就很受感動……你這次來,就當來玩,咱們交個朋友……南北生活習慣不一樣,你一定要吃好喝好休息好,有嘛事,你說話……
            方教授見過老板,沒見過這么誠心誠意的老板。方教授見過董事長,沒見過這么善解人意的董事長。他感慨地不知說什么好了。
            方教授決意留下了。
            3,了不得,想不到滄州明珠搞成了
            老教授給東塑人灌輸了最基本的隔膜知識……
            東塑人開始了日日夜夜的研發實驗……
            日升日落,冬去春來。
            一年,二年,三年……
            技術一點點摸索,工藝一點點突破。
            谷總的頭發開始一綹綹地掉,原來濃密的黑發露出一塊塊斑禿……失眠成了正常的生活,怎么辦?第二天還要上班,還要精神昂揚地出現在員工們面前,谷總想出了自己的辦法,實在睡不著時,倒上半杯白酒,咕嘟一下子吞下,人半迷半醉地睡去……
            機動部、電氣部、工藝部、生產部、后勤部通力合作…… 
            明珠定向增發募資1.3億助力隔膜項目研發……
            隔膜試生產……百次、千次地實驗……
            隔膜五項發明專利進入實質審查階段……
            隔膜產品在行業會議上受到矚目,獲得“發展火箭獎”……
            隔膜產品逐漸穩定量產……
            東塑成為國內第二家掌握隔膜生產工藝的廠家……
            四年后,于新立和谷傳明帶著隔膜參加中國國際電池技術交流會。
            廣州會展中心,人群熙熙攘攘。
            這是全球最大的電池展覽會。
            數百家海內外客商在此溝通交流展示。
            “滄州明珠”四個大字高高掛在展臺上。
            這天,二人正在各展臺前轉悠,一個聲音傳來。
            “谷總,你還認得我嗎?”
            谷傳明抬頭一看,“喲,這不是時總嗎?”
            幾年不見,時總的頭發有了明顯的白發。
            兩雙手同時伸出,握在了一起。
            和第一次見面時不同,這次時總滿面笑意,像是見到老朋友。他一手拉著于新立,一手拉著谷傳明,說,“來來,咱們到那邊,我跟你們說說話?!?/div>
            三個人走到轉角的咖啡座處。
            時總說:“哎呀,我真沒想到,你們還真把這事搞成了,當時你們挖我的時候,我都偷著想樂……在我心中,你們算個什么啊,你們有錢,你們認為公司有錢就能干這事呀,這是多高的技術啊……剛才你們的產品我看了,我一看就震了,你們了不得啊……”
            時總的話還是那么直接,但他的話已經變成了感慨和敬佩。
            于新立微笑,谷傳明微笑,他們靜靜地聽著,好像受到這種夸獎很不習慣似的。
            這是一個驚天的逆轉。這是一個偶然的巧合。
            這個展覽會,恰是時總所在的美國公司主辦的,時總正是主辦公司的代表。
            真是山不轉水轉,水不轉人轉。
            山水總有相逢時,相逢已是幾重天。
            晚宴上,嘉賓集集,時總一定要把明珠客人請到“一號桌”最佳位置。
            他對著數百家參加峰會的海內外客商,隆重介紹了滄州明珠的二位負責人,并說了如下一段話:
            諸位,大家一定很奇怪,我為什么會把滄州明珠的兩位請到這個桌子上來……因為我特別佩服滄州明珠,我就沒想到,他們把隔膜搞成了……當年他們剛起步時,谷總想挖我……我沒想到,他們沒挖到我,也搞成了……我對這個公司很佩服……我在美國生活了那么多年,但我畢竟是中國出來的,我為中國人自豪,為滄州明珠自豪……
            4,外商抱著東塑的隔膜流淚:我的企業要破產了
            明珠隔膜一露臉就震了同行。
            谷總參加完峰會回來,跟董事長于桂亭匯報這些“戲節”,于桂亭止不住哈哈大笑。
            “董事長,展覽會結束時,時總悄悄跟我透露,美國公司這幾年效益不太好,他們愿意跟咱們建立合資企業,有機會他想上咱這兒來考察考察……”
            “合資不合資的以后再說,他想要過來考察,咱熱烈歡迎……畢竟他們的技術比咱們領先,咱們也得向同行們請教學習……”
            國際跨國公司放下了身架,他們無法再小覷中國這個晚入行的“小弟”了。
            讓競爭對手都服氣你,這就是咱東塑人的本事!
            “谷總,咱們有了自己的研發中心,還要加大研發力量,咱不能跟在外國人屁股后面跑……現在隔膜生產能力還是小,要爭取盡快上能力,進行二線的建設……咱們得奔著細分行業的第一去做?!?/div>
            “要做就做最好,要做就做第一?!庇诠鹜ぶ厣晁睦砟?。
            “放心吧,董事長,我們已經著手這方面的工作?!?/div>
            于桂亭的上項目眼光,又一次抓住了中國發展的大勢。
             新能源汽車市場的高速增長,讓鋰電池產業鏈迎來了全面爆發期……
            明珠加快擴能步伐,德州東鴻制膜”建設年產2500萬平方米的濕法隔膜項目,給火爆的隔膜市場再添一把干柴……
            明珠隔膜與中航鋰電合作,共建一億平米濕法隔膜項目,立足主流高端的供應鏈體系,加大競爭優勢……
            干法復合隔膜,濕法超薄隔膜,涂覆改性隔膜……明珠隔膜新產品不斷誕生……
            隔膜產能釋放,滄州明珠放量增長,半年凈利同比大漲185%……
            這一年,鋰電膜材料姑蘇峰會上,東塑隔膜產品強勢亮相……
            上百種隔膜產品“秀技”,來自國內外的上百家企業互相切磋“較藝”。
            客商云集,上下游經銷商分享盛宴。
            一群日本客商在展廳里觀覽,看得格外仔細認真……他們走到滄州明珠展臺前,看產品介紹,看隔膜樣品,一位上年紀的老者,甚至拿出放大鏡來看……
            看完了,這位老者忽然面色暗淡,愁眉緊鎖,對著東塑的隔膜默默流淚,跟隨的人員趕緊勸說寬慰。
            一旁的谷傳明經理不知發生了什么事,趕緊問。旁邊的翻譯說,這位日本老先生說,中國能產這么好的隔膜產品,又賣這么便宜,他感覺他的企業要破產了……
            此時此刻的谷傳明感慨萬千。
            他想起了那位美國博士后,想起了白發蒼蒼的老教授,想起了數年實驗室里的無春無夏,想起了工程師在機器旁的揮汗如雨,想起了于桂亭董事長的話,“在我們沒投放市場之前,日本美國每平方尺賣26元,我們一投放市場就賣6元,這就是我們寧丟利潤不丟市場的原則,這就是我們要打破外國壟斷實現國產化的意義……”
            而此時此際,那個時總所在的美國公司已黯然離場——因效益不佳,該公司被日本一家公司收購了。
            市場不相信眼淚,但是相信實力。
            東塑不相信權威,但是相信創新。
            走過了數年風雨的路,終于品嘗到果實的甘甜……
             東塑在歷經數年的摸索后,在攀越技術壁壘上,交出了一個完美答卷。
            至此,滄州明珠三大產品格局形成——管道、薄膜、隔膜三足鼎立,布局全國……
            探索的路沒有盡頭,創新路沒有盡頭,當膽大與資本擁抱,當資本與智慧相逢,當創新與進取握手,明珠在全球經濟低迷時刻,找到了成長的良機。
            低端產品泛濫,高端產品稀少。
            隔膜產品利潤率達到百分之四十以上……
            又一個暴利產品誕生了,隔膜在成長路上,加勁狂奔……
            5,隔膜,我要為你唱一曲贊歌
            寫到這,我已經寫得心力交瘁。
            我已經不愿再那么嚴謹地敘述了。
            我要讓文字變得行云流水。
            我要為隔膜唱一曲贊歌。
            這個隱身在“手術室”里的隔膜,
            這個誕生在“無菌車間”的隔膜,
            我其實都未曾見過它的廬山真面目。
            多次采訪,我都是隨著參觀人員,在玻璃通道里一堵它的風采。
            即使穿著無菌裝,我也不愿走進去。
            我愿意隔著這透明的玻璃窗,看一個產品的精致模樣。
            我怕再潔凈,也會給它帶進微塵。
            我怕一個咳嗽,弄臟它的嫩膚。
            這幾乎是一個密閉的空間。
            工人嫻熟操作,無聲無息。
            機器嫻熟運轉,隆隆有序。
            從頭到尾,從原料到成品,一氣呵成。
            檢測機器旁,一個個閃爍的“光眼”,警惕著任何一個瑕疵。
            那些瑕疵,都是人工用眼看不出,用手摸不到的。
            據說,它有一次發現了問題,顯示產品不合格。
            工人查來查去,膜上絕無異樣。
            問題出在哪里,誰也說不上來。
            一樣的程序,一樣的操作,一批次產品,其他都合格,唯有這片膜無法過關?
            這實在令人頭疼啊。
            后來有個工人說,我想起來了,有一天在某個時刻,不小心打了個噴嚏,可能是弄臟了它……
            隔膜啊隔膜,你是處在仙境里的神女嗎?
            你的特殊要求,讓這里的工人,都變得格外愛干凈。
            頭發經常理,不能掉頭屑。
            指甲經常剪,甲溝不能臟。
            衣服天天換,進門要消毒。
            車間里一塵不染。
            工人精細化操作。
            這樣的場景,總是讓人充滿敬畏。
            仿佛醫生置身在生死場,
            仿佛科學家在專注實驗。
            我實在想不明白這樣的膜,潔凈到什么程度。
            我也實在想象不出,它在放大萬倍的時候,會有密密麻麻的孔隙。
            但是我知道,它一旦不合格,手機會爆炸,電動汽車會趴窩,計算機心臟會停跳……
            這么高精尖的膜,被裝入電池的“內臟”,成為動力與安全之源。
            它被外國人視為高不可攀,它被國人定為技術攻關。
            它終有一天,卻誕生在東塑人的研發車間。
            難怪外國人看見心發顫。
            難怪它一露面,就成為東塑技術實力的代言。
            6,副總理來到東塑,他說,做了第一,更要保持第一
            一個好消息,隨著春風傳到了東塑。
            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要來東塑,視察隔膜車間。
            這是2014年的3月。
            一個春暖花開的3月。
            一個十數億人口大國的副總理,關注著高科技。
            這是一個幾分幾秒都被計算在內的行程。
            時間太緊,能不能不換衣服?工作人員問。
            于桂亭說,只要進車間,必須換衣服。
            “這一段產品咱們可以廢掉,但是副總理的形象不能抹黑。副總理不換衣服進車間,是要被懂行的人笑話的,它影響一國副總理的形象?!?/div>
            這個看似很小的問題,其實是關乎領導人形象的大問題。
            于桂亭在原則問題上又一次“寸步不讓”。
            副總理在哪下車,在哪上車,每一個細節推敲再推敲。
            每一條路清理再清理。
            每一個機器擦抹再擦抹。
            連樓前的冬青也仿佛更增了綠意。
            盼望著,等待著,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終于來了。
            他來看那個深閨中的隔膜。
            來看那個震驚外國人的新型材料。
            輕車簡從,步履匆匆,他來到了滄州明珠新能源材料工業園。
            于桂亭在這里接待了很多來賓,這是第一次接待國家副總理一行。
            入口換衣處,他沖著各級領導深鞠一躬:“對不起了領導,看我這么個小車間,還麻煩你們換衣服,對不起了……”
            緊張的氣氛似乎一下子輕松了。
            于桂亭知道副總理日理萬機,于是見縫插針地說話:“我借著穿工作服的時間,簡單匯報兩句。我是這個企業的董事長,在這里三十多年了。60歲后,好幾年沒那么興奮了。今天感覺特別興奮。因為領導們這一來,對我們幾千員工是最大的激勵,對東塑未來的發展也是個促進。這30多年來,是靠銀行的5萬塊錢做起來的。那個時候企業就生產塑料涼鞋一種產品,我淘汰了十多個產品,現在主要做管道、尼龍膜和隔膜……”
            敞亮的車間,機器運轉,工人操作,一切有條不紊。
            鏡頭閃閃,對準了龐大的生產線。
            對準了副總理凝視和專注的表情。
            于桂亭緊緊跟在副總理身邊,邊走邊做“講解員”。
            他講上項目的歷程,講涼鞋到隔膜的創新之路,講隔膜的市場前景,講三個產品二個世界第一的攻關……
            張高麗副總理看設備,看產品,問工藝。于桂亭侃侃而談,如數家珍。
            副總理聽得認真,頻頻點頭,當他了解到東塑的其他工業產品,業績都不俗的時候,語重心長地說,從做塑料鞋,再到壓力管道,拉伸薄膜,隔膜……不容易,做第一,更要保持第一。關鍵是要創新,要培養技術團隊……
            于桂亭點頭,我們絕不辜負您的希望,我記住您這句話……
            這是張高麗升任國務院副總理之后,第一次來滄州,這也是他來滄州看的唯一一家企業。
            明珠新技術的創新與領先,在滄州的企業標桿位置不言而喻。
            當晚,央視新聞聯播中,于桂亭陪著張高麗副總理視察的情景,傳播到全國各地……同行艷羨,滄州人增光,副總理穿著白色“無菌裝”視察車間的鏡頭,定格在東塑的歷史瞬間……
            我們的隔膜“小仙”,也隨著記者的鏡頭,在國人面前一露它的容顏。
          国产成人高清精品免费

              1. <u id="uzcwy"></u>
                <video id="uzcwy"><mark id="uzcwy"><output id="uzcwy"></output></mark></video>

                <table id="uzcwy"></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