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u id="uzcwy"></u>
          <video id="uzcwy"><mark id="uzcwy"><output id="uzcwy"></output></mark></video>

          <table id="uzcwy"></table>

          18第十八章危機

          瀏覽量
            第十八章,危中尋機,彎道超車——明珠布局全國
            市場突變寒風起,
            哀鴻聲聲嘆危機。
            東塑逆勢有良策,
            老板高擎擴張旗。
            德州蕪湖布棋子,
            誰不驚咱明珠奇。
            ——題記
            1,危機,危機,危機就是危中尋機
            為了上市公司的穩步發展,于桂亭把尼龍膜打包,裝入“明珠”。
            明珠活力大增,尼龍膜如虎添翼。
            2008年,金融危機席卷全球,所有企業進入瑟瑟寒冬。
            市場一片哀鴻,破產、倒閉企業比比皆是。
            明珠強勢飄紅。
            全國尼龍膜行業整體下滑,虧損面達百分之六七十——國內有十幾條生產線,唯有東塑是同步拉伸的,年產達4500噸,一舉打敗日本尤尼契卡公司,站上行業頂峰……
            人們不得不佩服于桂亭的眼光——當初要是上“兩步法”,很難抵御這場金融風暴。
            掌握核心科技,擁有自主產權,東塑的工業之路在創新中顯示了強勁的御險能力。
            大雪壓青松,青松挺且直,欲知松高潔,待到雪化時……這句話是說,你要知道松的勁拔,你得等到大雪覆蓋時才會明白……
            歲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這句話是說,等歲月嚴寒萬木凋零,你才知道松柏筋骨的強健……
            在溫暖的日子里,所有企業生機勃勃,一片蔥綠,待到市場低迷,經濟寒風橫掃,那些粗制濫造的加工企業,低技術含量的貼牌產品,一下子落葉紛飛,根死枝枯。而恰恰是寒風勁掃,讓那些科技含量高、獨一無二的產品有了卓越的表現舞臺。
            這就是“數一數二”理論的高妙之處。
            在危機中,許多廠家收攏了翅膀。
            在危機中,許多企業迷霧中嘆息。
            于桂亭卻在危機中看到了機遇,看到了藍海。
            當整個行業處于停產半停產狀態,東塑人逆流而上,開始新項目的上馬。
            2009年2月,東塑集團召開董事會和監事會。
            在會上,于桂亭長篇闡述《危機就是危險之中有機會》的思想,提振士氣,再布戰局。
            他的這一思想,再一次長期影響了東塑的發展格局。
            2,飛身跨馬,東塑扯起“擴張”大旗
            讓我們重溫一下那些思想吧。
            “在百年不遇的全球性金融危機的大環境下,在全世界企業幾乎都在勒緊褲腰帶準備過冬的時候,東塑集團逆勢而上,再上項目,自然會引起在座大家的擔心,也會引起社會以及關心我們企業的朋友們的不理解,而我的解釋只有一個,那就是因為我們在這場全球性的金融危機中看到了機遇。
            的確,危機這個詞已經成為人們日常談話中經常提及的一個詞,許多領導及同仁見到我都會問道:老于,這場金融危機對你們企業影響大嗎?伴隨著國際經濟形勢越來越糟糕,國內外的許多企業,尤其是以出口為主要業務的企業紛紛破產倒閉,沒有倒閉的企業也大多采取各種措施,如減少投入或變賣資產,想法設法渡過難關,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活著,活下來等待下一輪的經濟復蘇。
            面對危機,人們一般有三種心態,一種是感到無所謂的人,也就是麻木的人,隨波逐流的人;一種是悲觀的人,也就是被危機嚇倒的人;另一種是面對危機冷靜分析、從容面對的人,也就是相信總能在危機中找到機遇的人。
            對于目前許多人的談危色變,我們之所以敢逆勢而上,就是因為我們相信自己屬于第三種人。危機對于我們并不陌生,因為我們始終把危機作為企業生存和發展中的一個常態,企業只要存在,就一定會面臨危機,而且會時時刻刻面臨危機,危機是檢驗企業的一塊試金石,能否預防危機、戰勝危機往往是考驗企業能否做大做強的一個重要指標。
            在困境中,敢于突破自我,敢于抄底,敢于逆勢而為,才是一個企業實力真正的體現。
            我認為,一個企業最大的隱患,不是外部環境的惡化,而是創新精神的消亡。俗話說得好,如果你不想犯錯誤,那就最好什么也別干,只要我們干事業,就隨時隨地伴隨著風險。居安思危,轉危為機,是一個企業持續長久生存和發展的必備素質。
            我記得柳傳志說過一句話,一個經歷了九死一生還能活著的企業,才是一個偉大的企業。隨著自己年齡的增長,我對這句話的理解也越來越深。在當今市場經濟越來越活躍的今天,創業并不是一件難事,賺錢也不是一件難事,難的是如何讓企業做強,做長久,一個能活得長久的企業肯定是能戰勝風險和危機的企業,而一個沒有危機意識、沒有危機管理的企業,就像一個在黑夜中的裸奔者,等天亮時,難看是一定的。
            據統計,中國民營企業的平均壽命不過三年,這和我們的企業缺乏危機管理是有很大關系的,市場經濟有其特有的周期性,能夠生存長久的企業,都是一些能夠克服經濟周期、戰勝危機、駕馭危機的企業。
            我經營東塑已經三十年了,自從我接手東塑的那一天起,危機就時刻伴隨著我,而且很多時候都好像闖不過去。我常講,我們這一代企業經營者是最幸運的,又是最不幸的。幸運的是,我們趕上了改革開放的好時代,給自己一個發揮和發展的空間。不幸的是,在從計劃經濟到市場經濟過渡的過程中,充滿了各種挑戰和風險,這種風險不僅來自經濟,還來自政治方面,這兩個方面稍微平衡不好,企業就會陷入深淵……可以說,我經營東塑的這30年,其實就是克服危機的30年,而每次克服危機、戰勝危機后,東塑都有一次跨越式的發展……
            前些年我常講的一句話就是,當別人都小心翼翼、不敢邁步的時候,這時你走一步,就相當于十步,但當別人都邁大步的時候,你走一步就是一步,甚至是半步……危機面前,正是我們邁大步的時候。
            眾所周知,干企業是非常辛苦的,今年我已經60歲了,之所以還在干著這個在別人看來非常勞累、非常危險的職業,從大的方面講是責任,是對東塑老的少的責任,是對股民的責任,是對社會的責任;從個人角度講,30多年的摸爬滾打,使我非常享受這種在危機中發現機遇的樂趣,享受這種戰勝危機的滿足感和成就感,沒有了挑戰,很大程度上也就降低了工作的樂趣……
            具體到我們的投資項目,我們面臨的危險肯定是第一位的,甚至可以說高度的危險,因為大環境不好,幾乎所有的需求都在下降,每個行業都面臨非常殘酷的競爭,在這時增加投入、增加產能,的確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一旦投入不能變成現金流回來,企業的活錢就有可能變成死錢,到那時,再大的企業都有可能破產。
            為什么我還堅持在這時候上項目呢?那就是因為,世界上沒有絕對安全,只有相對的安全,能做到在可控范圍內的安全就是成功。
            首先說我們的第一項投資——上尼龍膜二線。隨著經濟危機的到來,許多同行都賠了錢,在這種情況下,不可能有人再投資上生產線,一些虧損較大的企業甚至想停產,而我們的東鴻已經具備了足夠大的相對優勢,那就是我們的產品質量和日本頂尖公司相當,但綜合成本每噸比他們低5000元……這個行業的競爭激烈或者說暫時不景氣,會阻止行業外的資本進入,這就給我們擴張提供了千載難逢的機會,這就是我們說的危機中的機遇……
            我們在逆勢中大手筆投資,一切以打造企業品牌為出發點,看淡眼前,著眼未來,不惜損失眼前的利益,我認為這相當于給我們自己的未來存款,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把百年老店的根基做扎實……”
            這是一篇長篇演講,它的中心主題就是危中尋機,逆勢飛揚。
            在于桂亭思想的指導下,東塑在一片秋風落葉聲中,飛身跨馬,扯起“擴張”大旗,進行彎道超車。
            3,有大事找“老大”——“六狼”下山
            東塑人瞪著鷹一樣的眼睛,在尋找機會。
            又一個機會來了。
            “老大,他們出手了?!?/div>
            2009年5月的一天,于新立推開了于桂亭的門,匯報了一件行業大事。
            原來,東塑上尼龍膜項目時,德州平原縣東力公司投資2.6億巨資上了兩條尼龍膜生產線,是德國的“兩步法”,由于技術力量不夠,安裝后趴窩三四年,一直開不起來。
            沒有辦法,他們開始尋找買主。生產線先是轉給韓國一家公司,但韓國公司鼓搗半年,也沒能開起來,只好“放手”……當地政府很是焦急,現在又在與廈門一家公司談判,據傳來的消息,雙方已經有了合作的意向……
            山東這兩條線就在東塑的眼皮子底下,所以于桂亭對它很是關注。如果這兩條線被外企收購,不足掛慮,如果被本土企業收購,則成為東鴻的心腹大患。
            于新立把最新情況一說,于桂亭想都沒想,立馬下令:這兩條線咱們得拿。
            此時尼龍膜成為明珠旗下一大支柱產品,正是蓄勢待發之際——此時不“收”還待何時?
            時間緊迫,志在必得,于桂亭必須親自出馬了。
            于桂亭拍板:明天一早趕赴德州。
            兵貴神速。
            事不宜遲。
            于新立前去布置,精挑人馬。
            于桂亭略一沉思,撥通了中國包裝協會老朋友的電話,邀其出面“接洽”,二路人馬在德州碰面。
            第二天早上,太陽還半隱半露,東塑一行人“下山”了。
            于六狼帶著東塑“狼團隊”撲向德州平原縣。
            一路上艷陽四射,一路上談笑風生。
            “老大,他們都要簽合同了,會不會太晚了?”
            有人為“消息遲到”而隱隱擔憂。
            “不晚,時機正好?!庇诠鹜舛ㄉ耖e。
            平原縣工業園斜對面正好是一家賓館,于桂亭一行落座,與北京行業協會朋友匯合……
            平原縣的主要領導都不在家,一位副縣長出面接待。
            副縣長一見東塑一行人,就有點一震。
            于桂亭身姿挺拔,不怒自威,中式油綢褂,顯得儒雅大方,氣度不凡。其他人都是西服革履,領帶正裝,個個精神干練。
            行業協會領導出面“接洽”,副縣長熱情相待。
            簡短介紹后,于桂亭開門見山地說,我們了解到咱們縣有兩條尼龍膜生產線,正在尋找買主,我們有意購買,今天就是前來了解情況的,現在就可以談,價格好商量……
            這位副縣長有點懵圈。
            瞅瞅神采翼翼的于董事長,又看看目放精光的幾個下屬,實在有點摸不清局面。
            娘哎,這是天上掉下來的哪路神仙嗎?咋看咋有點不像買賣人呢?……俺們縣長上廈門去了……這個節骨眼上,他們要買,怎么辦……副縣長內心琢磨,不斷打著小九九。
            當地領導為賣這兩條線,早就急懵了,和三三兩兩的企業,一談就是半年,你漫天要價,我就地還錢,扯來扯去終于有眉目了,忽然半路殺出個“程咬金”,靠譜嗎?
            可是看這些人,又都是一臉嚴肅認真的樣子。再加上有北京行業協會的領導“陪同”,他們又不得不慎重對待。
            說話間已近中午,副縣長安排設宴,于桂亭一樂,不忙,我要買東西,你也得讓我們看看貨吧。
            副縣長趕緊安排人領著東塑人去看工廠。
            東鴻總經理陳宏偉和兩個工程師走進了廠區。
            院子里芳草萋萋,花壇里被荒草覆蓋,連臺階里都長滿了青草。
            車間的玻璃窗已經破損,陽光透進來,照著一地塵土和鳥糞,人走進來,受驚的鳥撲棱棱一陣亂飛,揚起滿屋的塵?!?/div>
            龐大的生產線蒙著塑料布,幾個人簡單看了看,主體部分基本是完整的,這就夠了……
            十幾分鐘后,陳宏偉回到賓館,沖于桂亭點點頭。
            于桂亭心里有譜了,說,我們的人看了,我們有意購買……我出資1.12億收購,可以分兩次付款,半年付清,只要你們同意,隨時可以簽合同……
            這位領導見過企業家多了,見過老板多了,哪見過于桂亭這樣談買賣的。
            大致一看,張嘴拍板,價格好商量……
            “咱們先吃飯,詳情慢慢再談?!备笨h長把于桂亭一行人讓到了雅間。
            他抽身找個僻靜地方,趕緊給縣長打電話——馬縣長和主管工業的王副縣長已經去廈門了,如果不出意外,他們今天可能就要簽合同了。
            “縣長,先別簽……別簽合同,又來了大買主,給咱的價錢更優惠……”副縣長趕緊把消息傳到了廈門。
            4,于桂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收購“東力”
            第二天,平原縣馬縣長一行人飛到北京,直接到了東塑“考察”。
            他們實在難以置信,眼皮子底下竟有這樣的大買主……東塑是什么企業?以前沒聽說過呀!副縣長把一行人形容得猶如“天神下降”,不會是騙子吧?可條件誘人,又有中國行業協會的人陪同,不由人不信……
            事不宜遲,親眼看看再說……
            他們放下廈門的談判,在東塑一考察,就被東塑震住了。
            東塑那尼龍膜生產線,開得嘩嘩的。
            那技術,那力量,服了。
            平原人盼的是錢啊,還貸著急。東塑的價錢更優惠,談吧。
            于桂亭了解平原領導的心思,不是還貸著急嗎,他二話沒法,指示財務:先給打過五千萬去。
            于桂亭做事絕了。
            合同沒簽,事沒談妥,錢先過來了。
            這叫定人心。
            平原人的心定了。
            與廈門談了半年的合作“泡湯”。
            三下五除二,東力與東鴻,幾乎沒費什么口舌,雙方簽了合同。
            十天,不到十天。
            于桂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收購“東力”。
            兩條國際先進的尼龍膜生產線,收歸囊中。
            簽約儀式上,于桂亭談笑風生,漫不經心地放言,這兩條線,趴了三四年,我們一個月就能開起來。
            啥?一個月?
            出席簽約儀式的當地領導四套班子都在,人們都以為是聽差了,這兩條線,安裝后就沒開起來過,連自以為技術高超的韓國人,折騰了半年,都沒能玩轉,你們東塑一個月?
            吹牛也得有個譜呀,少說也得幾個月吧。
            人家都關著面子,誰也沒說什么。只有招商局的領導捧場,說,好,好,到時開車成功,別忘了告訴我們,我們一定到場慶賀……
            等于桂亭一行人走了,人們悄悄問陳宏偉,陳總,你們董事長是不是有神經???
            投資一個多億的事,一句話就拍了板。
            趴了三四年的機器,一個月就開起來?
            陳宏偉樂了,憋不住地想樂。但他啥也沒解釋。心說,你們不了解俺們“老大”,他就是這么“狂”。
            不過,出水才看兩腿泥,這陣兒,陳宏偉帶領人馬進駐東力,正千頭萬緒,也沒心思說別的了。
            這時,“東力”不叫“東力”,改成“德州東鴻制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了。
            5,于桂亭放言,一個月開機,平原人“驚了”
            東鴻總經理陳宏偉率領二十名技術骨干,進駐平原縣。
            第一天開始資產、設備的交接。
            第二天對設備進行檢查、檢修……
            這條生產線幾年沒能開起來,現場破敗而凌亂……先清理現場,打掃車間……
            由于幾易其手,局部設備有的已被拆得不完整……
            機器模頭臟得怎么用原料沖洗都不干凈……
            自控系統失靈,已被上家改動……
            電氣部分聯動有問題……
            密碼幾經交涉對方不肯交出……
            已升任明珠副董事長的于新立趕赴德州,再披戰袍……
            整個系統東塑又投進四百萬進行改造……
            一個月,每天都是二十四小時的“玩命”。
            當地的工人吃不住勁了,說,陳總,你們太拼命了。
            陳宏偉笑:老板就給了我一個月時間……
            工人悄悄說,你們董事長就是神經病。
            陳宏偉又嘿嘿樂。
            6月19日,曙光照耀。帶著工人忙碌一晚上的陳宏偉,站在龐大的生產線旁,笑臉綻放。
            “董事長,我們成功了。薄膜線全線開車,而且已經拿到首批訂單?!?/div>
            消息傳來。
            平原皆驚。
            同行皆驚。
            十天內簽合同。
            一個月開車。
            一個月出產品……
            東塑人,還是人嗎?!
            2009年7月20日,德州東鴻舉行隆重的開業典禮。
            德州市、平原縣有關領導,縣直部門,東鴻商戶代表,三百余人參加了開業慶典。
            位于平原縣開發區的德州東鴻廠區,鑼鼓喧天,彩旗飄展,鮮花簇擁在主席臺周圍,12門禮炮分列兩側。
            后面的辦公樓上,懸掛著社會各界、各供銷商祝賀的條幅……
            東塑人豪情滿懷。
            “在滄州,我們正在用自己的知識產權集成第二條尼龍膜同步拉伸生產線,開車成功后,我們將在平原上馬同步拉伸第三條、第四條生產線……與此同時,我們正在研發鋰離子電池隔膜產品,實現高端電池隔膜的國產化是我們的又一新課題……我們將努力把平原打造成北方最大的高科技制膜基地……”
            “德州東鴻的建立,不僅擴大了公司的生產規模,豐富了公司的產品結構,增強了公司的市場競爭力,而且為東塑的發展提供了新的舞臺……我們將加大資金投入力度,盡快實現達產達效,力爭成為全國最大的薄膜生產基地和國內特種薄膜生產基地……”
            晚上是盛大的招待晚宴。
            于桂亭在掌聲中登臺。
            感謝,鞠躬,敬酒……于桂亭嫻熟地將“于氏風采”展現在眾人面前。
            他舉起酒杯,面對所有客戶,發自肺腑地說:“做企業一定要講忠誠二字,忠誠不單單對客戶要講,而且對所有人都要講。這是企業取信于人的關鍵。贏利是企業生存發展的根本,也是企業追求的目標。但贏利并不是企業的最終目的,我所說的贏利是要與我們做生意的人實現共贏,因此,一定要讓利于人,寧可自己少賺甚至不賺錢,也要讓別人得到實惠,以便給下一代留下生存空間……有人說,老于,你新開了兩條線,利潤一定大增,我說,不,今年我的利潤還是三千萬……人們不明白,增量為什么不增效?這就是我今天要告訴大家的,我們決定,今年的這兩條線的產品,我們不贏利,我們把所有的利潤讓給客戶……”
            掌聲響起。
            笑聲飛揚。
            于桂亭又震了眾人一下。
            6,八個月,“明珠”落戶安徽
            明珠彎道超車,步子越邁越大。
            很快,他們又把目光瞄到了千里之外的安徽蕪湖。
            蕪湖,簡稱“蕪”,別稱江城,是安徽省的經濟、文化、交通、政治次中心,與合肥并稱為安徽省“雙核”城市。
            蕪湖地處長三角西南部,是華東重要的工業基地、科教基地和綜合交通樞紐,素有“江東名邑”、“吳楚名區”之美譽,是長江水運第五大港,安徽省最大的貨運、外貿、集裝箱中轉港,國家一類口岸。
            “長江巨埠、皖之中堅”,地理位置絕佳。
            于桂亭用手一指,就是它了。
            滄州明珠在長江流域再布棋子。
            2009年7月29日,明珠在蕪湖舉行隆重的投資簽約儀式。
            “蕪湖明珠塑料有限責任公司成立”,主要生產燃氣、給水管材管件。
            “北方最大的管道基地”向南方擴延……
            2009年8月11日,蕪湖明珠總經理高樹茂帶領一哨人馬,進駐蕪湖機械工業開發區。
            明珠上市公司董事長孟慶升面對將士,下達了軍令:
            “工程總工期九十天,屆時將滿足車間設備安裝和正式投產的需要……”
            放眼望去,此時此刻的工業區內,除了建筑物,到處是齊腰深的荒草及垃圾雜物……
            工作人員全面進入,拉開建設大幕:
            披荊斬棘、拔草趟路,手拿鋼尺和紙筆,丈量尺寸,繪制草圖……
            平地面,挖纜溝,鋪管道,硬化路面,建生活區……酷陽高照,汗出如漿……
            建化驗實、實驗室、粉碎車間、庫房……陰雨綿綿,風雨無阻……
            貨場硬化,高桿燈安裝,變電室,配電設施……
            江南的潮熱高溫,把明珠人變成了水人,毛巾擦一把就能擰出水來……他們的臉由紅變黑,曬得都脫了皮……
            建設一個現代化、花園式、整潔明亮的“蕪湖明珠”……這是明珠人心中的藍圖。
            先上馬四條擠出生產線,最終達成八條生產線的規模,年產值在三億以上……這是明珠人的目標。
            2010年1月10日,第一批生產線運送到車間;
            2月8日,員工們一夜未眠,試車成功……
            4月25日,蕪湖明珠舉行隆重的開業典禮。
            東塑集團董事長于桂亭親臨現場,明珠公司董事長孟慶升率眾,與當地領導和商戶代表聚集一堂。
            四月的江南花紅柳綠,遍地金黃的油菜花在綠波中閃光。
            位于蕪湖機械工業開發區的明珠廠區內,彩旗招展,賀幅高懸,大紅彩虹拱門矗立在辦公樓前的主席臺前,紅地毯從主席臺一直延伸至廠區大門外,禮儀小姐分立于大門兩側,工作人員忙碌著接待來賓……
            鞭炮齊鳴,禮炮震天。
            這一天,宣告蕪湖明珠歷時八個多月的建設,正式投產。
            這是從荒草泥濘中建起來的嶄新廠房。
            這是從潮熱的季候里淘練出來的新隊伍。
            這是東塑人拼出來的又一個“明珠速度”。
            鍥而不舍、攻堅克難、日夜奮戰……這些詞都太普通了,太缺乏個性和光彩了,都不足以形容明珠人揮汗如雨、疲憊困頓的日日夜夜……
            你問他們在蕪湖有什么感受?
            他們說,說實話,我們最想家,想喝滄州的粘粥,吃家里的饅頭……你們再來,能不能給我們帶點家里烙的大餅……
            工人汗灑衣襟,于桂亭喉頭哽咽。
            員工的血汗,變成了一車車運往全國各地的、各種型號的管材、管件……
            員工的血汗,換來了明珠產品對華南、華東區域的覆蓋,以及全國市場份額的逆勢增長……
            于桂亭這個“于大吹”,人們也不知他使了什么魔法,他只要一聲令下,兵將們就東拼西殺,完勝收官……
            7,自制尼龍膜“二線”,明珠驚爆“原子彈”
            在蕪湖緊鑼密鼓建設的同時,滄州東鴻的員工們,也正在自制尼龍膜的“二線”。
            這是東塑技術力量的展示。
            這是從“進口”到“自制”的跨越。
            大技貴勇。
            大技貴精。
            選擇自制生產線,這是多么大的勇氣和魄力!
            這種世界先進的生產線,由于設備、工藝復雜,在國內一直無人敢問津。國內現有生產線全部是德國、法國和日本的制造技術。
            明珠自制生產線一旦獲得成功,將會改變整個行業的建設模式,成為拉伸界歷史發展的一個里程碑,因此它在業內所受的關注非同一般。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東鴻二線項目人員踏上了自行研制生產線的艱難之旅。
            項目總負責人于新立戰前立威:
            自主研發的“二線”從各方面要優于“國外進口”。
            又一個登天的要求。
            所有項目組人員面對著最大的攔路虎:超越、創新。
            從此他們開始“闖五關”的日子。
            一過研究關。
            二過設計關。
            三過監造關。
            四過安裝關。
            五過試車關(每一關都省略二千字)。
            兩年時間過去了。
            自制的生產線安裝完畢。
            檢查設計和安裝質量的唯一標準是試車。
            這天晚上,尼龍膜二線車間內燈火通明,人們憋了兩年的勁兒就等今天投料試車了。
            隨著上料系統的蜂鳴,擠出機開始吸料,模唇口開始有熔料擠出……急冷輥送出第一道鑄片……
            夜間12點15分,隨著一片歡呼的掌聲,第一片成膜從拉伸機內涌出……
            至此,新安裝二線一次性貫通……
            于新立卻緊皺著眉頭。
            雖然貫通了,但膜質量不理想。
            “制造部停車清模唇,其他人員到我辦公室討論工藝方案?!?/div>
            于新立一聲令下,眾人匯聚辦公室里,開始了激烈的討論……
            凌晨3時,膜質量明顯好轉,并進入一個相對穩定狀態……
            早晨六點,生產線成膜的各項指標均達標準……
            一夜未眠。
            迎著滿天霞光,東鴻的二線車間里掌聲一片……
            自制的國際先進的尼龍膜生產線成功了!
            奇跡。
            東塑人再一次引爆行業“原子彈”。
            薄膜行業的“小老弟”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這一年,“BOPA薄膜產業鏈創新發展論壇”在滄州召開。
            這是國家級的一次行業峰會。
            明珠尼龍膜亮相在世人面前。
            于桂亭面對著各位領導、各位朋友、各位同行前輩和老大哥,慷慨陳辭:
            我們的產品,打破了薄膜高端市場由國外企業壟斷的局面,我們的目標是使中國的尼龍膜產品登頂世界舞臺,甚至占主導位置……
            我公司不僅局限于在中國市場做大,而更要在國際市場做大。我希望薄膜行業能夠團結得更加緊密,共同進步,健康發展,推進BOPA薄膜行業走向世界,我們都肩負著使命和責任!我們有信心、有決心共同為偉大的中華民族爭氣!……
            年輕的明珠,勇往直前的明珠,以打造BOPA薄膜企業航母的姿態,把中國的尼龍膜事業,帶向國際領域的競技場……
          国产成人高清精品免费

              1. <u id="uzcwy"></u>
                <video id="uzcwy"><mark id="uzcwy"><output id="uzcwy"></output></mark></video>

                <table id="uzcwy"></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