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u id="uzcwy"></u>
          <video id="uzcwy"><mark id="uzcwy"><output id="uzcwy"></output></mark></video>

          <table id="uzcwy"></table>

          17第十七章尼龍膜

          瀏覽量
            第十七章,尼龍膜登頂世界技術巔峰
            將遇良才風遇云,
            披肝瀝膽情意真。
            汗水滴落謀薄膜,
            外國專家也欺人。
            技術壁壘齊心破,
            創新煉出東塑魂。
            ——題記
            1,2002年,遇見——大哥,我跟你干
            尼龍膜上馬和明珠上市幾乎是同時期的事,但是一支筆寫不了兩件事,咱們現在回過頭,再表東塑產品一枝花——尼龍膜。
            尼龍膜的故事,要從“他”開始。
            2002年,他來了。
            他叫于新立,滄州大化高管,技術型專家,一米八的大個,身材瘦削,表情嚴肅。
            于新立在化工行業摸爬滾打了多年,業務嫻熟,工作癡狂。這年,北京一家大型企業來挖他,愿高薪聘請,由于種種原因,他也有了跳槽的打算,但畢竟不是年少輕狂,對父母及家人的難以割舍,讓他心里七上八下。就在這種情況下,他推開了于桂亭的門。
            于新立和于桂亭并不熟。于新立的父親于桂巖曾在組織部工作,當年于桂亭升任二輕局副局長,就是于桂巖給他談的話。于桂巖從那時起,就看準于桂亭是個人物,于桂亭從機關下放到企業,又把一個企業管理得生機勃勃,于桂巖內心敬佩有加,經常和于新立念叨:桂亭這個人又精明又厚道,還重情重義,你要有什么事就去找于老大,按他說的去做沒錯……
            于新立在這時候,向于桂亭討主意來了。
            于新立把心事一說,于桂亭樂了?!靶铝?,你要往高處走,沒毛病,但是我知道你不是為錢,你是想要更好的平臺,做自己有樂趣的事……你既然已打算離開單位,與其上北京,還不如上我這來呢……你想甩開膀子干,我這有的是機會……”
            于新立沒想到于桂亭在這時拋出了“橄欖枝”。
            于桂亭的名字,他早已灌滿了耳朵,可以說仰慕已久。
            “行,大哥,我跟著你干!”
            沒有問職位,沒有談薪水,沒有說具體的工作,于新立來了。
            僅僅因為一個信任,僅僅因為于桂亭的賞識。
            想干事的人,不就是需要一個平臺嗎?于桂亭看透了這一點。
            他愿搭起這個舞臺。
            想干事的人,不就是想遇到伯樂嗎?
            于新立找到了伯樂。
            于新立扯旗歸來,待遇不計。
            風云際會,將帥相逢。
            一次相遇,成就一生。
            從此,于新立為東塑披肝瀝膽,不惜一切。
            世間萬物,有許多的遇見。
            山與水遇見,水更婉轉,山更蔥郁。
            星與月遇見,月更皎潔,星更清澈。
            山與山遇見會彼此致敬。水與水遇見會共同歡歌。
            他們的遇見,是一條河遇到海,無聲無息中,大河悄然融入,大海敞懷接納。
            于桂亭身邊,又多了一員上將。
            于桂亭這也叫慧眼識珠,一句話說透人心。
            于桂亭成功的秘訣之一,就是伯樂眼光,重視人才,大膽使用,不拘一格。
            東塑發展到今天,其實是人才在合力支撐。這些人才,一是從內部篩選、培養出來的;二是被“吸引”來的……
            于桂亭用人還有一大特色,就是別管在原單位是啥職位,你到了東塑先被“打”入基層,從一線歷練,自己去找職位……這大概是他對“人才”的考驗——考驗你能不能伏下身子做事,考驗你有沒有踏實勁頭,考驗你融入團隊的能力——你不能自以為是人才,就到東塑等待“任命”——職位是自個奮斗來的,不是任命來的。
            出水才看兩腿泥,人才不是嘴“自封”的,是騾子是馬拉出來遛遛。
            于新立來了,于桂亭說,你負責籌建新項目吧。
            這就叫“從頭干起”,自戳一攤。
            于新立二話不說,挑起項目總指揮一職,既當指揮官又當設計師,不到一年時間,就建起了“威達化工公司”,并在一個月時間內試車投產。
            這個項目,在全國同類化工企業里,規模最大,水平最高,用時最短,投入最少……創全國同類產品開車成功最快紀錄。
            于新立第一次出手,就交了一個漂亮答卷。
            2,上世界最先進的薄膜項目!于桂亭一錘定音
            2003年,一個全新的項目——BOPA薄膜(以下簡稱尼龍膜)闖入東塑人視野。
            這是一種薄如蟬翼,透明如水的特殊塑料膜,最早出現在日本。它耐低溫冷凍、耐高溫蒸煮,對氣體、油脂有高阻隔性及抗穿刺能力,是藥品保質、食品保鮮、保香的理想材料。
            它對溫度耐受性極寬,在-60℃—150℃區間可以不變形,不變性,被譽為“薄膜皇后”。因為其技術要求極高,國內生產鮮見,用戶購買幾乎都是從國外進口……
            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包裝提檔升級,商家對此種尼龍膜的渴求大大增加,同時隨著人們環保意識的增強,以及國家對環保材料的大力提倡,它具有的薄型化、輕量化及節約資源、降低能源、可回收再利用等方面的優勢,成為包裝領域無可代替的新型材料。
            市場前景廣闊,不少大型企業盯上了這一項目,要上馬這一生產線。
            東塑開發處人員調查“預涂膜”項目時,發現了這個尼龍膜,并會同其他項目,將初步調研報告提交了集團辦公會。
            這兩年,開發人員考察了十幾個項目,包括手機制造、汽車零件、化工炸藥等多個領域,都被于桂亭否決了。
            他要做個難點的,而且在細分行業能做到第一的項目。
            尼龍膜項目在諸多項目中脫穎而出,被于桂亭看中。
            尼龍膜在國際上發展較快,但技術高端,很不容易攻破……容易的事不做,這正符合于桂亭的想法。
            此項目投資風險極大,動輒上億資金,一旦數年無法生產,將成為企業難以承受之重,所以實力不夠的企業不敢攬這個“瓷器活”……可這恰恰符合于桂亭“沒有風險的事不做”的指導思想……
            于桂亭拍板了,上尼龍膜項目。
            這個決策太膽大包天了!
            因為此時的東塑實力還不夠雄厚,上市還在運作中,地產還未形成規模效應,各公司加快發展步伐都在占用資金,上這么個大項目對資金鏈是個極大的考驗。
            于桂亭又為什么有如此氣魄呢?他對東塑的技術力量有信心,何況身邊又來了專家型大將于新立。只要前期投入能撐住,后面就是一片艷陽天……
            “成立項目籌建處,于新立任總指揮?!?/div>
            于桂亭調動人馬,發出了“上馬令”。
            千斤重擔壓到了于新立肩上。
            于新立也是第一次了解這種尼龍膜,更別說項目組的其他人員了。
            技術人員孫召良(后任薄膜事業部負責人)用一句話形容了他們對尼龍膜的陌生:“剛聽說尼龍膜時,就像一個沒吃過飯的孩子,不知道什么是包子饅頭一樣……那陣,一提尼龍膜,就是不知道是包子饅頭的感覺?!?/div>
            所有人都是一頭霧水,所有人都大腦空白。
            東塑人就是從這一頭霧水開始,一點點認識尼龍膜。
            深入的市場調研下來,東塑人知道尼龍膜的水有多深了。
            這個項目,全國爭搶的有十余家,而且都是實力雄厚的大型企業,此其一。
            其二,這個項目有兩種技術,一種是二步拉伸,一種是同步拉伸……什么是二步拉伸呢,簡單說吧,就是機器產出膜之后,先縱向抻拉一下,然后再橫向抻拉一下,要分二個步驟走;而同步拉伸呢,就是橫向縱向同時完成了……現在國際上技術成熟的就是“二步法”,人們爭搶的也是“二步法”……日本的三菱重工、德國的布魯克納等知名公司,占據著中國市場份額的百分之七八十。最新的“同步法”技術掌握在日本人手里,但是技術保密,設備不賣……
            是與眾多企業爭上這個“二步法”生產線,還是上“同步法”呢?
            大主意還得于桂亭拿。
            于桂亭有個外號叫“于老邪”,有時也真是邪了——他再一次拍板,上“同步法”,一步到位,上國際最先進的!
            “第一咱不和他們爭,他們能做的咱不做,國內同時上這么多條線,將來市場競爭利潤空間會??;再者“二步法”落后于“同步法”,現在上了“二步法”也需要向“同步法”升級,還不如一次到位……”
            做企業講“跳一跳摘果子”,于桂亭這一次邁的臺階太大了——“二步法”對東塑人來說還是高不可攀的東西,一下子上到“同步法”,可能嗎?
            于桂亭是要摘星星嗎?
            3,“世界頂尖”項目要從零開始
            難度如登天梯。
            東塑人上馬這個項目的一切一切都是從零開始的。
            國內幾套產品相近的拉伸設備都是從國外進口的,人家對工藝、技術嚴密封鎖,別說看設備,就是進車間都不允許。
            項目人員通過各種渠道,跑武漢,下廣東,軟磨硬泡,向一切可能提供線索的人咨詢……跟設備商套近乎,了解類似的設備是什么生產原理……人們靠著各種邊緣信息,最終摸清了整條生產線的工藝過程及大部分工藝指標。
            死活攻不破日本企業的“防線”,怎么辦?
            東塑人得到一個信息,法國有一條同步法“試驗線”,剛剛研制出來,既沒有量產,也沒有銷售過,咱們要不要買?
            買!
            雖然是試驗線,但起碼試車成功,起碼是“同步法”。
            從法國公司下手。
            通過種種途徑接觸法國公司(以下簡稱DMT),情況屬實。
            2003年9月,東塑成立“東鴻公司”,于新立任董事長兼總經理,從此拉開與法國DMT周旋大幕。
            法國DMT集合國際力量,數年研究出這么一條“試驗線”,恰遇到了東塑這個要吃“天鵝肉”的主兒,真是喜不自禁。
            接觸,洽談。
            籌建處組成了談判小組,事前多次組織成員召開預備會,分析對手情況,討論談判方案,力爭做到知己知彼,有的放矢。
            談判異常艱難。
            東塑人較真較勁兒,嚴格把關,一絲不茍,每一個問題絕不輕易放過。
            要求DMT生產線能夠體現其他兩家(日本、德國)的優點……
            要求DMT生產線達到最優的指標組合……
            DMT公司的主談是位經驗豐富的老手,總是找一些借口降低某些指標,東塑技術人員步步緊逼,有理有據,死不讓步……
            技術談判完了,接著是商務談判。
            商務談判是重中之重,一個小失誤就可能給公司造成幾萬甚至上百萬的損失。
            東塑人從一個電機的價格,到每一部分的使用壽命,從構件的尺寸大小,到配備多少個螺栓都一一講清……他們對條款句句斟酌,字字推敲,有時為一字之改就爭取半天。
            談判桌上唇槍舌劍,宴會桌上真情相陪。
            你知道東塑人是怎樣談判的嗎?
            “前臺”在一個設備一個設備地談,一會兒針鋒相對,一會兒據理力爭,后臺就在緊張地查資料,摸數據,因為這個機器太龐大了,涉及的部件數字太多了。
            一天談判下來,疲憊不堪,晚上人們還要研究第二天的談判內容,一邊研究,一邊商討……幾天下來,一個個眼窩深陷,聲音沙啞。
            于新立的胃不好,這些天連軸轉,胃時不時作痛。談判中間歇息時,他悄悄回到辦公室,有時吃上幾?;ㄉ醉斨袝r走不開,他就用手捂著胃,胳膊肘兒支在椅子上……人們能看見他臉上滲出的汗珠,卻都無法替他解脫,這個關鍵時刻,他無以代替,必須出場……
            十天
            整整十天的艱苦談判。
            投資1.2億的大項目落地了。
            當于新立和法國DMT公司亞洲總負責路易·達利坐到簽字臺前時,現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凡是參加項目組的人們,凡是體會了“從零開始”的東塑人,此時此刻,禁不住淚水盈眶。
            于桂亭在“薩拉伯爾”親自設宴,為簽約成功慶祝。
            于桂亭向每個人道辛苦?!皠e累著,別累著,千萬別累著……”他看得出每個人臉上的憔悴。
            飯后于新立和于桂亭同乘一輛車回來。
            車到了集團,先到的人們站在樓門前,等待二位頭頭下車。
            這時候,坐在車上的于新立不知為什么,對著于桂亭淚水滾落。
            是剛開始就感受到了這個項目的萬分艱難,是肩負著千斤重托怕辜負厚望?是成功簽約后的酸甜苦辣難訴?是于老大某句關懷的話打開了情緒的閘門?沒有人知道。
            身材瘦削的他,內心糾結著烈焰。
            他比任何人都明白,東鴻的路還漫長得看不到頭?!昂灪贤贿^是項目剛剛的開始,困難才剛來,好多附屬設備還沒談,以后還要有基建、設備安裝、調試、運行、試生產、打市場等諸多問題,等出來合格尼龍膜,產量達到要求,才算是圓滿完成任務……”
            迄今為止,這是東塑歷史上投資最大、技術難度最高、風險最大的一個項目,集團以1.2億的巨資押到了這個項目身上——也相當于押到了于新立和他的團隊身上,這是天大的責任啊。如果稍有閃失,他將是東塑的“罪人”……
            于新立內心復雜難言,終于在酒后無語滴淚。
            4,交貨延期,干活懶散,心急火燎的于新立抄起椅子砸了過去
            2003年冬。
            凜冽寒風中,東鴻新廠房在東塑工業園(光榮路56號)破土動工。
            一方面加班加點,緊張施工。
            一方面崗前大練兵。在國內沒有借鑒,國外資料沒有到位的情況下,組織有關人員編寫教材,對新員工理論培訓。
            2004年7月,東鴻公司購進的第一批進口設備到廠,工人開箱驗收……
            進口設備到廠,有時是凌晨五點,有時是半夜三更,為了保證設備安裝進度按計劃進行,大家披星戴月,連夜完成設備的卸吊工作。
            每一個到廠的設備,都進行了圖紙復印,大到整體布局、設備基礎,小到一個螺母螺絲,工程人員都細細研究、推敲、審定。
            雙向拉伸薄膜生產線全部是進口,在安裝方面要求安裝精度高,且施工點分散,所有資料都是外文,人們只有一點點硬啃,利用業余時間完成資料的編譯……
            8月,東鴻公司電纜敷設開始,公司40名干部、員工齊奮戰,冒著三十八九度的高溫,踩著一腳的泥濘,大家喊著整齊的號子,將本來要五個工作日才能完成的施工任務——將4000余米、重達20余噸的主供電纜敷設到位,只用了二天時間就完成了??粗粭l條烏龍似的電纜馴服地趴在電纜溝里,人們都忘了渾身的酸疼和滿身的泥污……
            附屬公用設施安裝完畢,生產線主設備陸續進廠……
            DMT公司派來工程技術人員,開始設備畫線定位、測繪工作……
            進入10月份,一些主線設備陸續到廠,DMT公司先后派來機械、電器和鏈軌安裝調試方面的工程師進駐現場……
            這個過程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是每個日夜的煎熬。
            新公司籌建,新工程上馬,新工藝安裝,一切都是從“新”開始,于新立為了早日實現投產,每天“滾”在一線。
            他急,他比任何人都急。
            冬天里施工慢,他急。
            新員工不熟悉業務,他急。
            設備雖在陸續運來,但比計劃的一直在延期,他急。
            而更令他著急的,則是一些外方工程師的辦事拖拉,工作漫不經心。
            東塑員工搶時間趕進度,黑白摸索,恨不得一天當二天用,基本上過的就是“五加二”、“黑加白”的日子,外國專家哪這么工作過,他們不但不愿加班,到了上班時間還是一種“享受”狀態。
            已經八點了,工人已在車間里忙碌,那三四個工程師從酒店吃飽喝足,到單位差不多八點半了,這還不行,他們先要在辦公室里泡上咖啡,閑扯一頓才行——這一天下來,根本干不了多少活。
            一方面,外國專家們在法國公司的工作環境,那是冬有暖風夏有空調,到點上班下班走人,他們哪接觸過東塑這種“拼命三郎”們,更理解不了東塑員工為什么會在敞風漏氣的廠房里埋頭苦干、毫無怨言(廠房剛建起條件簡陋)。
            另一方面,他們覺得中國人技術不行,離了他們安裝不了,心里有種“大爺”心態,你得每天好吃好喝好待承我,我高興了就多干會兒,不高興了就怠工……
            于新立與翻譯交涉過,但是收效甚微。
            于新立急啊,開始還忍耐著,可是還是有忍耐不住的時候。
            這天,外方人員遲遲未到車間,等待“打下手”的工人們只好做些“邊緣”工作,于新立一看要九點了,找到辦公室一看,幾個外方人員還在那里喝咖啡,閑聊天,二郎腿翹到桌子上……于新立火從心頭起,抄起凳子就朝桌子砸了過去。
            “滾,愿干就干,不愿干就滾!”
            一向和顏悅色的于新立發怒了。
            幾個外方人員這才慌忙趕到車間去。
            5,外國專家服了,破天荒“請客”
            按合同要求,外國專家負責安裝調試,咱們全力配合就行了,可是咱們東塑員工一邊跟著干,一邊看,一邊琢磨,他們對機械的某些了解,往往比外國專家還要透徹。
            按說,面對世界上最先進的尼龍膜生產線,員工一無技術,二無經驗,他們只要聽從外國專家“指揮”就行了,可是不,東塑人非得把機器弄明白不行。
            為了徹底摸清整個生產線的參數,上至總經理,下到每個普通員工,每天都在學習、咨詢、啃資料,有時間就圍著外國專家請教……穿電纜、排鏈夾、裝軌道,只要外國專家一指揮,員工們就明白怎么干了,而且干得特別到位,這一點,外國專家也不得不服。
            但是面對這條龐大的生產線,這幾個專家好像只明白大概,并沒有完全弄懂它的每個構件,在一些構件連接上,往往連他們也得研究半天,屢屢“試錯”……剛開始,員工對專家有“膜拜”心理,一切聽命,慢慢地員工們也看出門道,“幫”著專家們解決難題。
            外國專家一開始也較勁兒,心想,我們都弄不明白的事,你們更不行了!所以對員工們的“建議”,常是置之不理……
            這天,該著組裝鏈夾了。
            幾十個鐵鏈夾裝在一塊,連成一個長鏈條,帶動部件的傳輸轉動,怎么裝這個鏈夾?幾個外國專家在一塊研究,研究來研究去,拿不出合適的方案。
            東塑的技術員也在研究,逐漸有了成熟的想法,跟外國專家“建議”,外國專家大搖其頭。
            自己“鼓搗”不成,又不認可東塑員工的方案。
            員工們看著專家們費勁,也著急,說:“達利,按我們的方法安裝試試吧?”
            “不行,你們的肯定不行?!?/div>
            “這樣,我們裝一側,你們裝一側,行不行?”
            一個鏈夾裝了兩三天不成功,員工們實在耐不住了。
            “你們的方法肯定不行?!蓖鈬鴮<疫€是搖頭。
            “要是行呢?”
            “要是行,我們就請客?!?/div>
            “好,咱們打賭,你們負責裝一側的鏈夾,我們負責裝一側的鏈夾。要是我們贏了,你們請客。要是你們贏了,我們請客?!?/div>
            “OK!”
            外國專家同意了。
            這一晚上,東鴻的技術員們充分發揮聰明才智,看圖紙,摸性能,分析傳動原理,一個一個把碩大的鐵片“拼接”在一起,到天亮時,半側的鏈夾裝好了……
            試一試傳輸是否正常?通上電,鏈夾緩緩轉動起來了,運行平穩……
            早晨,外國專家們來了,看到裝好的鏈夾,他們目瞪口呆。
            他們沒想到,員工們一夜就把鏈夾裝好了。
            他們沒想到,裝好的鏈夾一次“試動”成功。
            太聰明了,太能干了!
            外國專家服了。
            請客。
            這一晚上,在滄州的“海天霸”飯店,法國專家宴請東鴻的所有員工。
            幾十人匯聚一堂,慶?!版湂A安裝成功”,慶祝東塑人贏了。
            外國專家說,我們在中國所有的工程施工,從來沒有請過客,這是歷史上“第一次”。
            作為專家,走到哪里都是被“待為上賓”,他們一直是被中國人宴請的對象。
            今天,他們是在中國第一次請客,他們請的是東塑人。
            6,設備專家甩手走了,東塑人說,我們自己干
            先是“大部件”組裝,分步試動。
            然后將大部件連接,聯動試車。
            聯動試車,不是這有故障,就是那有問題……整體聯動不起來。
            外國專家也束手無策。
            六大主體,上萬個參數,上萬個部件,到底是什么原因,他們也摸不清。
            他們每天鼓搗來鼓搗去,慢慢失去了耐性。
            也可以說,黔驢技窮了。
            這時候,設備還沒有安裝調試完成,他們提出了一個額外要求:支付剩余的2000萬保障金,才給繼續“調試”,否則就撤走。
            東塑人已經看明白了,他們已沒有能力調試成功,要這“尾款”不過是想拿錢走人。
            “試車還沒成功,這錢不能給。我們按合同辦事?!?/div>
            “就是給了他們,他們也弄不成?!?/div>
            東塑人對外國專家的能力也看透了。
            外國專家揚言撤走已經不是第一回了,他們倚仗自己技術的優勢,違反雙方簽訂的合同條款規定,在安裝過程中,數次向東塑人提出多項附加條款,每次于新立都是忍耐又忍耐,據理力爭……
            每一次提要求,于新立都委曲求全,這次,他不答應了。
            外國專家待在賓館,干脆不上班了。
            好吧,他們要撤就撤,這保障金絕不能給!
            東塑人也強硬起來。
            外國專家在賓館待了三天,三天后甩手走了。
            走時留下話:這機器你們不能動,我們“鎖死”了軟件,埋了“炸彈包”,要是一動,整個系統爆炸。
            是要挾,也是以此“拿一把”。
            怎么辦?
            請回來嗎?
            要請就得答應他們的條件。
            東塑人的心也涼透,明白他們再也指望不上外國專家了。
            事情匯報到于桂亭這里。
            于桂亭問,他們有可能調試成功嗎?
            “不可能了,已經鼓搗了一個多月,實在弄不了了才要錢走人?!庇谛铝u搖頭。
            “咱們自己做呢?有多大把握?!?/div>
            “只有這一條路了。沒有把握,只能盡全力?!庇谛铝⒄f。
            “還有沒有別的辦法?”
            “現在最難的是軟件,整個程控系統都鎖死了,不知國內有沒有這樣的研究部門可以破解?!?/div>
            “這倒是一個辦法,我們先找國內的最高級研究所試試?!庇诠鹜ふf。
            所有的頂尖研究所一聽都搖頭——這種聯動系統太高端,弄不了。
            北京某航空航天研究所倒是給了回話:可以給試試,但是費用需要2000萬,還不保證成功。
            東塑人的心又一次涼了。
            外援不成呀。
            他奶奶的,難道真成了一條廢線?
            這機器放的時間一長,就成了一堆廢鐵,一個多億呀。
            這是東塑多年的家底呀——還有數千萬的貸款在里頭。
            東塑人咬碎鋼牙。
            我就不信咱們自己治不了它,咱們一方面請專家,一方面自己攻關。沒有退路了。于新立下定了決心。
            “好吧,大膽干吧,咱們自己鼓搗。死馬當活馬醫,大不了咱們賣廢鐵?!庇诠鹜び眯湃蔚哪抗馔谛铝?,給他打氣減壓。
            “可是,還有一個問題。這機器只要咱們一動,將來他們要打官司,咱們就被動了?!庇谛铝⒂挚紤]到了一層。
            “可是如果不動,這條線就是廢鐵一堆,損失同樣巨大?!庇诠鹜ふf,“將來贏了官司生產線還是不能用,又有什么意義呢?”
            “這個問題,我們請教一下律師,看看有沒有辦法保全證據?!眱蓚€人統一了意見,不管以后打不打官司,這條線一定得讓它活起來。
            7,可怕的東塑人——他們拼了!
            去他媽的DMT!
            去他媽的外國專家!
            東塑人拼了!
            于新立下達總動員令。
            從總經理到車間主任,從總控到普通操作工,全部參與進來,協同作戰。
            全體員工分成六個攻關小組,各個擊破,不惜代價,救活生產線。
            一是上料攻關小組。
            尼龍材料具有易吸潮的特性,在上料過程中就要采取措施防止吸潮,上料工序攻關小組,對上料系統的管道、設備進行改進,對回收料烘干系統進行反復試驗,摸索最佳的干燥時間和干燥溫度,為試車的成功把好第一道關口……
            二是自控攻關小組。
            自動控制系統是這條生產線的命脈,也是外商倚仗的核心技術機密,沒有自動控制,整個生產線就如同一堆廢鐵,根本無法運轉。在外商看來,沒有他們的參與,東鴻公司不可能自己搭建起自動控制平臺,更談不上設備的聯動試車。自控攻關小組日夜摸索,全力搭建“自控平臺”……
            三是鑄片攻關小組。
            鑄片的處理是其他拉伸薄膜工藝沒有的一個特殊工序,員工們幾乎沒有任何經驗可以借鑒。知識不夠可以學,沒有經驗可以摸索!小組成員全部從基礎理論開始學起,研究尼龍的分子結構、拉伸的機理和拉伸條件,對模擬拉伸過程做實驗,拿出一整套鑄片處理的方案……
            四是擠出攻關小組。
            由于尼龍材料分子結構的特殊性,不但擠出機結構和其他薄膜生產線不同,而且熔體管線、過濾器、模頭、急冷輥甚至貼片方式也很獨特,擠出攻關小組必須根據生產線的特征制定工藝方案。外商在這個工序安裝中有個問題始終沒有解決,攻關小組必須首先解決此項安裝遺留問題……
            五是貼片攻關小組。
            貼片的效果直接影響鑄片的質量,進而影響薄膜的質量,嚴重時還會引起破膜。攻關小組負責研究貼片的方式,論證靜電貼邊和氣刀貼邊的優缺點,調整氣刀的位置,尋找氣刀的最佳位置和角度……
            ……
            攻關小組既各司其職,又必須團結作戰,這個龐大的生產線,與以往任何一套進口設備都不同,雖然是分幾大部分,但聯成一體,全部由電腦控制運行,每一個步驟的一小丁點問題,都可能影響整個系統,而尼龍膜的質量,又取決于整個系統的全部參數精準,所以每一個部件,每一個步驟必須高度合拍,不能有一絲差遲……
            這種關聯性同時也造成了極大的難度,生產線不能運轉,可能跟任何一個部件都有關,都必須一一排除……
            救活生產線。
            拼了命也要救活生產線!
            員工在車間奮戰,于桂亭上北京了——他去覓良才。
            朋友介紹了一個在某研究所上班的小伙子,專攻自動化控制,他趁出國間隙親自去“面試”。
            在北京機場短暫的候機時間里,于桂亭約見了小伙子。小伙子很忠懇,說,我沒有多少經驗,但是可以試試,我利用業余時間,周五晚上去滄州,周日晚上回北京,事成,你只要付我20萬的辛苦費就行了,我不是為的賺錢,是為的學知識長經驗……
            好!于桂亭一口答應。
            ……相關專家一個個被請來了。
            8,不瘋魔,不成功
            于桂亭這個人不信邪。
            多年歷練出的東塑人也不信邪。
            背水一戰的于新立也不信邪。
            沒有退路,只有向前。
            所有人只有一個目標:試車成功,出膜成功!
            人們能不回家的就不回家。
            能將就吃飯就將就吃飯。
            辦公室就是家,車間就是地鋪。
            黑天白天也沒什么分別了。
            困了在椅子上瞇一會兒,餓了扒幾口盒飯……他們的世界里只有尼龍膜。
            這是世界上最先進的生產線,外國專家也憷頭的設備。
            東塑人從“連模樣也不認識”到“摸遍它的每一個零件”,已經走過了二年多的時間,現在他們要“摸它的脾性”了。
            滾他媽的外國專家吧。
            東塑人從涼鞋開始就學會了“自主”創新,淘汰的十幾個產品,哪個不是日夜攻關拿下的?
            當年的床墊生產技術,不就是自己摸索出來的嗎?當年的農地膜產品,不就是做了102次實驗成功的嗎?當年的波紋管,不就是在“都蘭”的封鎖中誕生的嗎?當年的燃氣管,不就是跟韓國人斗智斗勇中勝出的嗎?
            于桂亭,這個不服輸的男人,帶出的是一群不服輸的員工。
            這生產線,哪怕是一條倔龍,也要馴服它,讓它在車間里順暢地運行起來。
            上料系統管道不合理,改造……
            烘干系統尋找最佳溫度,上百次試驗……
            鑄片不成型,模擬拉伸實現……
            破膜,拉伸機各區的溫度設置和風機轉速重新調整……
            員工們沉浸在每一個環節里,有時數天解決不了一個難題,他們研究,試驗,爭論……幾十次,上百次地探討……
            十天過去了,二十天過去了,一個月過去了……
            攻關人員進入了一種近乎魔怔的狀態。
            技術員小高有了幻覺,他說,只要一閉眼,那些锃亮的機器就在眼前轉動,前后左右地飛旋,他嚇得趕緊睜開眼,懷疑自己的腦子出問題了……
            技術員小孫則成了“半自閉”,他一到家,首先聲明,孩子我不接也不送了……你們都別理我,也別跟我說話……他每天有飯就吃,倒頭就睡,吃飯時也兩眼發呆……
            技術員小陳想靠“念佛”控制自己意念,讓膠著的思緒能暫時安寧一下,但他發現那些佛書全是叫他“放下”,他唯一不能放下的就是尼龍膜,氣憤中他把書全撕了……
            技術員小謝更瘋狂,他用喝酒麻醉自己,喝完酒開著車跑到郊外無人的地方,坐在車里放聲唱歌,以求暫時的解脫……
           ?。ㄕ堅徫也辉賹懰麄兊拿?,因為他們是所有員工的影子。)
            幾乎所有參與項目的員工,都打亂了正常的生活,陷入了一種“忘我”的“瘋魔”狀態。
            9,于桂亭望著車間的方向,內心含淚
            于桂亭知道員工們的擔子有千斤重。
            他也知道員工們都在車間里日夜奮戰。
            他也明白員工們有的連家都不回去了……
            他很想前去慰問,但他不敢進車間,他怕自己流下淚來,也怕他的到來會給員工更添負擔。
            他總是說,別累著,別累著,現在他也不說了,因為說了也沒用了;
            他以前說,沒什么了不起的,大不了賣廢鐵,現在也不說了,越這么說員工壓力越大……
            他望著車間的方向,內心揪得生疼。
            恰恰在這時,于新立的兒子病了,轉到北京醫院救治。
            于新立兩頭跑,醫院里看看,安排一下,就趕緊回來……
            他瘦了,瘦了二十斤,原本瘦削的他,眼窩深陷,更像竹竿一樣了,走路都像是要打晃。
            于桂亭逼著他上醫院多守守孩子,他答應著,去一趟醫院,轉身又回到車間……
            這天于新立的父親于桂巖來了。
            也許他是來給于新立請個長假,因為孫子住院病情堪憂;也許他是來為于新立說情,請于桂亭諒解忠孝不能兩全……
            不,這些他都沒說。
            他說,桂亭,你看企業正忙著,正是關鍵時刻,新立又不得不跑醫院,真是給你添亂呀,我真是覺得挺愧疚,心里過意不去……家里遭這么大的事,他不可能不分心,我怕他給你耽誤事,我過來看看……我替他道個歉……
            老人家是來表達“歉意”的。
            于桂亭聽著老爺子的話,淚刷地一下就涌到了眼睛里。
            流血流汗不流淚的他,聽著老人家肺腑的話,一瞬間難以抑制感情。
            他點燃一顆煙,眼睛望向窗外,以遮掩點點淚光。
            老爺子該為于新立請個長假才對,他卻為于新立耽誤工作心存不安……
            這是多好的兒子,又是多么善解人意的父親。
            我于桂亭何德何能,讓這么多員工為企業拋家舍業、拼死拼命……我于桂亭有什么本事,讓人們這么維護和敬重……我讓他們有家顧不上,甚至連他們的家人都跟著吃苦受累……該慚愧的是我啊,該說道歉的是我啊……
            于桂亭說,老爺子,新立的心在油鍋里炸啊……他說不下去了。
            于桂巖說,桂亭,我知道你挑著天大的擔子,挑著上千人的飯碗,不容易啊,我這家里的事給你添亂了。
            于桂亭說,老爺子,別這么說。企業里還有這么多人呢,家里的事一定得安排好,你勸勸新立,讓他多去醫院陪陪孩子……
            老爺子說,你為了企業能把命搭上,新立多付出點,也是應該的……什么是人生幸福啊,照我說,在家有個好伴兒,在單位上有個好領導,那就是幸?!憬o大伙撐著天呢,你可千萬別累壞……
            送走老人家,于桂亭的心久久難以平靜。
            這個企業是東塑的,是員工的,更是社會的,唯獨不是我于桂亭的,大伙拼命干活,最后把“粉”都擦我臉上了……我要是把它搞不興旺,別說對不起員工們,我連他們的家人都對不起啊……
            這時候,沒有人知道,正是東塑的艱難時刻。上市和尼龍膜工作同時展開,都這么千頭萬緒,都這么力重千斤。
            員工們在挺著。
            于新立在挺著。
            他更得挺住。
            總有辦法解決的,一定會有辦法解決的……尼龍膜會成功,貸款會還上……我相信,我堅信,困難都是暫時的,什么樣的困難也難不倒我們東塑人……
            于桂亭望著車間的方向,眼中含淚。
            這是東塑歷史上從未有過的一個艱巨戰役。
            甚至可以說,東塑的成敗在此一役,生死在此一役。
            ……
            10,十八棵青松,七十七條好漢,汗淚交加
            在外國專家撤走的第五十天,東塑人依靠自己的力量打通了生產線的所有環節。
            他們改造了上百處。
            他們重新編制了程序。
            他們理順了所有流程。
            整個生產線運轉起來了……
            下一步,就可以投料試車了。
            摩拳擦掌,開車會戰。
            各攻關小組、各區域技術工段人員、管理部、市場部全體參戰。
            一個關口一個關口試生產。
            開車第五天,生產出了第一個鑄片。
            開車第八天,出了第一塊薄膜。
            可是,膜拉伸后出現破口……匯總大量的試驗數據,分析破膜的原因,調整拉伸機各區的溫度設置和風機轉速……
            這是開車后的第十六天。
            城市已一片寂靜,萬家燈火猶明。
            薄膜車間一片有序的忙碌,一切準備就緒。
            投料!
            投料口張開大嘴,吃進了滿滿一口原料……
            擠出機出料了!
            料變白了!
            成片了!
            這些白片叫鑄片,它們經過熱水預處理,再進入下一道工序。
            不好,鑄片卡住了!
            鑄片在穿過水槽時卡在了底部,要按常規的解決辦法,得將13方熱水全部排出,再由維修人員進去修理。如果那樣,除水電消耗外,還得需要六個小時才能重新試車,為了節約時間,節省能源,現場開車總指揮白樹??v身跳入了2.5米深、五十多度的水槽內,與維修工一起維修……
            等白樹海濕淋淋地爬上來,人們開玩笑,“白工”,感覺不錯吧?這可是免費熱水澡。白樹海哈哈一樂,要是有香皂就更好了……
            鑄片進入拉伸機了!
            不好,薄膜伸不出來!
            龐大的拉伸機似一條憤怒的巨龍不肯降服,薄膜被卡在了拉伸機內。
            拉伸機內是二百多度的高溫,人從旁邊經過都被炙烤得呼吸困難,怎么辦?
            共產黨員小杜挺身而出,穿上隔熱衣就沖入了熱浪中……
            由于溫度太高,人最多只能在里面呆一分鐘,一次不行兩次、三次……先后有五名員工進入拉伸機,等他們出來時,一個個汗出如雨臉色蒼白……
            故障排除了,拉伸機重新啟動了。
            薄膜順利地從拉伸機中緩緩吐出來……
            所有在場的人,瞪著眼睛揪著心,緊張地盯著機器,一米、二米,透明如蟬翼的尼龍膜展現在人們眼前……
            成膜順利地卷上了收卷機,三分鐘、五分鐘……三十米、五十米……
            生產線終于平穩運轉。
            它生產出了第一卷真正意義上的尼龍薄膜。
            “出膜了!出膜了!”
            終于出膜了!
            在場的四十名員工再也抑制不住激動的心情,他們共同歡呼起來。
            一張張疲倦的臉,一雙雙血紅的眼睛,在那一瞬全部綻開了微笑的花朵。
            歡呼雀躍還不足以表達激動和興奮,他們互相擁抱,握手,用力地拍打對方的肩膀……
            他們流著淚笑著,歡呼聲穿透了偌大的車間……
            這是2005年6月16日,一個酷熱的夜晚。
            在外國專家撤走的兩個多月時間里,他們歷經六十個日夜的磨難,終于抵達了“出膜”的里程碑。
            這曾是一個高不可及的神話,現在,東塑人把神話變成了現實。
            人們還記得攻堅動員會上,于新立說的那番話:
            “這是接受考驗的時候了。東鴻的十八個黨員要像十八棵青松,七十七名員工要團結奮戰,發揚東塑人不怕吃苦、迎難而上“的工作作風,盡全力打贏這場攻堅戰……”
            “十八棵青松”沒有食言,七十七名員工沒有退縮,他們放下了生病的老人,放下了升學的孩子,放下了婚假,全部精力投入到了攻堅中……
            在場的外聘技術人員也被東塑人日以繼夜的工作精神深深打動了,他們連連感嘆:真沒想到,在市場經濟時代,還能有這樣的員工,有這樣的企業精神……
            11,東塑人含著淚,拿刀砍向“次品膜”
            一捆捆“試機膜”放到了倉庫里,在人們眼里,這是他們多少個日夜心血的凝結。
            于新立兒子病危,他急急趕赴醫院……數天后,辦完兒子的后事,傷痕未撫,匆匆回到了崗位。
            他查看成品膜,用一個專家的眼光審視、打量、手摸……
            他的臉色變了,變得陰沉可怕,仿佛醞釀著一場風暴。
            “這就是咱們生產的膜嗎?這膜不合格,不合格的產品不能流向市場……你們知道不知道,這膜要是出去,就砸了咱們的牌子……”于新立兩眼通紅,聲音大得嚇人,“把所有人叫來,給我割,把這些次品割爛……”
            人們傻了。
            千辛萬苦生產出來的膜,要割爛它?
            這可都是外國原料呀,這可都是金子一樣的膜呀,質量不好,我們慢慢改,這些膜還可以賣給一些要求不太高的包裝企業……它們也能用呀。
            “割,全都給我割爛,一卷也不許留……”
            在立總嘶啞的吼聲里,人們戰兢兢拿出剪子、小刀、裁紙刀,狠心向尼龍膜割去。
            一邊割,人們一邊流淚……我們能生產出膜來,已經歷盡艱難,立總啊,你怎么要求這么苛刻呢?
            割,割,于新立奪過一位員工的刀子,狠狠地向尼龍膜割去,光亮的尼龍膜瞬間裂開了大口子……
            一位員工坐在尼龍膜旁邊哇哇大哭。
            人們都流淚了。
            于新立也流淚了。
            過去,曾有海爾“砸冰箱”,今天,東塑人含淚“割次膜”。
            從安裝到調試,從分部到整車聯動,從破膜到成膜,東塑人已經走過了一個坎又一個坎,爬了一個坡又一個坡,現在,氣還沒喘勻實,產品質量又成了橫亙在人們面前的高山。
            這是萬里長征嗎?這是看不見盡頭的隧洞嗎?
            “剛翻過了幾座山,又越過了幾條河。崎嶇坎坷怎么它就這么多……去你個山更險來水更惡。難也遇過,苦也吃過,走出個通天大道寬又闊……”
            員工們擦干眼淚,再攻難關。
            一定要生產出世界一流的尼龍膜!
            技術部、生產部、機械動力部聯合“攻關”,對薄膜各指標進行深入的研究……
            拉伸強度、熱收縮率、霧度、光澤度、摩擦系數、弓形度,一個個指標都關系質量,一項項來,全都要達到國際標準……
            調整氣刀的角度和開度,尋找急冷輥最佳冷卻時間,試驗拉伸機各段最佳溫度……
            改進設備,改進操作方法,摸索成熟的工藝方法……制定自己的產品內控標準,建立工藝文件包,對關鍵控制點制定相應的工藝控制措施……
            已是中午,會議室里硝煙味十足。
            人們圍坐在圓桌周圍,就幾個“煙灰點”問題,已經討論了一個多小時。
            一片膜上,偶爾地出現了幾粒不易察覺的煙灰點,這是怎么回事……
            是原料嗎?是空調嗎?是風機嗎?是管道嗎?是水質嗎?是過濾網嗎?是拉伸機臟嗎?
            外賣送來了一箱饅頭和一盆土豆牛肉,在桌子上冒著香氣,勾引著人們的餓意。
            在探討問題的時候,人們已經沒有了官兵之分,立起就說,站起就講,拍桌子,講原理,畫圖示,一個個說看法……有時爭得臉紅脖子粗,有時急得兩眼冒火……
            又一個小時過去了,人們餓得前心貼后心,眼巴巴地看著桌上的飯冰涼了,立總還沒有收兵的架勢……
            誰也說服不了誰,那就一點點排除……
            ……
            半年過去了。
            一個個難關攻破了。
            一卷卷尼龍膜走向了市場。
            東塑人震驚了同行業界。
            東塑人敢叫板外國專家?
            東塑人能生產尼龍薄膜了?
            這么好的尼龍膜怎么可能是你們生產的?是從日本買過來,又倒手賣的吧?
            驚訝,質疑,不相信的聲音都有。
            東塑人笑了:歡迎參觀。
            12,家宴,心聲——我們成功的秘密,員工淚奔
            這一天,于桂亭在頤和莊園的家里,親自下廚,親自做菜,請東鴻骨干們吃了一頓“家宴”。
            這是于桂亭待人的最高禮儀——親自做飯,在家招待。
            這是慶功的酒,這是祝賀的酒,更是洗塵的酒。
            每個人都盅滿酒溢。
            每個人都笑語飛揚。
            于新立是工作狂,上班嚴肅,下班也嚴肅,他那臉整天帶著沉思狀,屬下誰也不敢跟他開玩笑。
            于桂亭也是事業狂,但上班威嚴,下班和氣,所以員工們跟他吃飯,說說笑笑,一點也不拘束。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骨干們打開了話匣子。
            人們回憶起了攻關時的瘋魔狀態,一個個幾乎笑噴……
            一會兒又說起外國專家的無理要求,一個個恨不得罵娘……
            一會兒又說起同行震驚的目光,一個個豪氣沖天……
            一個骨干說,立總,你還記得嗎?那一次,尼龍膜定型不好,我們怎么也解決不了,我們沒辦法了,把你從北京叫回來。你回來,圍著生產線轉圈,轉完了,你說,把急冷輥打開。我們說,不會,絕對不會,怎么可能。你一瞪眼,打開。我們打開一看,急冷輥里邊生銹了,噴淋不充分……我們服了,說,立總,神了,真神了……
            一個骨干說,立總,一陣一陣地,我們真是覺得堅持不住了,可是我們為什么走過來了,這是因為你。每到要崩潰的時候,我們看到你的身影,想到你的堅定,心里就充滿了力量。你總是那么自信,你和大伙一起研究問題,和大伙一起黑白加班,還給大伙鼓勁加油,還忍著胃痛,公司醫院兩頭跑……有你這樣的領導,我們相信,什么困難也能戰勝……今天,借這個機會,我們集體敬您一杯酒……
            大伙舉起了酒杯,齊齊立起,向于新立敬酒。
            于新立被兵們說得心里熱乎乎的,一向不喝酒的他,破例也干了一杯。
            于新立怎么能忘得了那些欲生欲死的日日夜夜呢,他走過來了,也有無數的話想要說。
            他端起了酒杯,說,你們知道我為什么能堅持下來嗎?
            眾人都拿眼睛望著他。
            我能堅持住,是因為我背后有“老大”。他一直在給我減壓,鼓勁……他沒有抱怨過,沒有要求過,他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甭拿著當回事,大不了咱賣廢鐵……他比誰都難,比誰壓力都大,他挑的是集團的大擔子,可是你看他那勁兒,從來沒有愁事的樣子,仿佛天塌下來都不可怕……董事長就是天,董事長在那給我撐著天呢。我相信,只要有老大在,什么困難都能克服,是董事長給了我精神支撐。我借這個機會,敬“老大”一杯。
            于新立站了起來,舉杯相敬于桂亭。
            兩個人同時干了。
            于桂亭也動情了。
            他給骨干們都倒滿了酒,真誠地說:
            “我也不是神,也不是仙,你們知道我為什么能堅持下來嗎?因為我背后有你們。我一想到你們那么頑強地拼,那么艱難地研發,我的心里就想,有這樣的員工們,還有什么困難克服不了呢?是你們的敬業態度,你們的創新精神,時時激勵著我,感染著我,累是你們受的,苦是你們吃的,功績是你們創造的,沒有你們,我于桂亭渾身是鐵,也打不了幾根釘……我從你們身上,看到了東塑的希望,有你們,東塑就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我也敬大伙一杯……”
            于桂亭率先干了。
            骨干們都干了。
            酒暖人腸,話暖人心。
            越喝越貼心。
            信任,理解,欣賞,分享與分擔,還有比這更令人愉悅的團隊關系嗎?
            有一句話說:
            只有一馬當先,才有萬馬奔騰;
            只有頭雁先飛,才有群雁相隨。
            當領導給了員工最大的尊重,員工愿意把心掏出來。
            當領導把企業的利益看得高于一切,員工才會爆發出排山倒海的能量。
            領導在干,兵在看。
            兵在干,領導也得體會苦與難。
            眾人一心,還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難?
            看著眼前的年輕人一個個精神煥發,于桂亭也仿佛年輕了十歲。
            “世界上唯一不變的就是變化,做企業創新就是日常工作……我到東塑來以后,天天想的就是創新,講的就是創新……尼龍膜生產線咱們改動了一百多處,從設備到工藝的提升就是不斷的創新,尼龍膜的成功就是創新的成功……咱們要永遠保持著創新的激情,把企業做大做強……現在尼龍膜有了良好的開端,我的想法是,再上一條線,擴能上產,占領市場……還是那句話,別累著,千萬別累著……錢沒了咱再掙,身體最重要……”
            于桂亭的眼睛永遠盯在前頭,他又做出了部署。
            “我們這次要上擁有自主產權的生產線?!?/div>
            還沒從疲累中緩過勁兒來的人們,又摩拳擦掌了。
            13,醉意朦朧中,于桂亭寫就東塑文化“四句”箴言
            人群散去。
            夜已靜,更已深。
            于桂亭醉意朦朧,卻翻來覆去睡不著。
            他想東塑的前世今生,想東塑的眼前和未來,想東塑人的風風雨雨,想今后的發展大計。
            從涼鞋到尼龍膜,從改制到上市,企業走出了一波愈戰愈勇的行情。
            從農用品到工業品的轉型,從一個產業到多業并舉,東塑挑戰著不可能,也享受著挑戰的收獲。
            是什么支撐著東塑人在商海大潮中勇立潮頭?
            是什么讓東塑人日夜奮戰不言苦累?
            東塑的文化!
            人們的精神面貌、工作干勁、激情、創新,都是在一種文化的統領下,繼往開來。
            以后東塑精神的傳承,也得靠這種文化滋潤和哺育。
            東塑的文化到底是什么呢?
            于桂亭的思維,回到了東塑過去,企業走到今天,經歷了三個階段了。
            第一是簡單階段。東塑艱難創業時期,也是企業文化的原始積累時期。簡單,是他第一次到美國去以后得到的感悟。那時,他經常用簡單的話,簡單的形式,簡單的目標鼓勵員工:吃窩頭嗎?——好好干;娶媳婦嗎?——好好干;娶兒媳嗎?——好好干。讓員工有飯吃,有活兒干,好好過日子是他最簡單的想法。
            每個月僅有的幾十塊錢的工資都被他用來打酒喝,為的是能和員工聊聊天,說說心里話。車間門口、大樹下面是他經常與員工談心的地方。慢慢地,東塑的日子一天天好了,他發獎金、搞福利、蓋宿舍、分房子,他用這些措施給員工鼓勁兒。用他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尊重、給錢。光尊重,不給錢,留不住人;不尊重,光給錢,留不住心。其實,尊重、給錢,就是給物質也給精神。
            東塑的經濟發展有了一定實力,他開始強調“責任”,企業也進入責任階段。員工持股,人人有責,他肩上的責任也越來越大。日子不好的時候,他的責任就是讓大家有飯吃。吃飯的問題解決了,他的責任升級為如何讓大家不但吃得飽,而且吃得好,不但物質生活豐富,而且精神文化生活更豐富……
            企業上市后,東塑發展到了“高興”階段。員工隊伍越來越年輕化、知識化,員工的需求已經不是吃飯的問題了,更多需求是尊重、認同和自身素質能力的提升、個人特長的展示、發展空間的拓延、自我價值的實現等。在他意識里,“高興”不只是有活干,有飯吃,更要有精神有追求,有奮斗目標,困難中有關愛,痛苦中有交流。高興不只是今天,更是明天;不是一陣兒,更要是一輩子……高興不是一個人、兩個人,更是全體員工,還有你為其服務的社會人都高興,自己才會感到高興……
            東塑淘汰了十多個產品,而今尼龍膜第一條生產線自主開車成功,更是創造了塑料拉伸界的奇跡。奇跡和歷史的創造源于尊重,源于真愛,源于高興,源于執著,源于合力,源于創新力……
            這里面,蘊含著企業文化的真諦。
            他想總結出幾句經典的語言,讓這文化如雨露滋潤每個員工的心田。
            這些年,很多同行、朋友在驚嘆東塑快發展之余,也有不解。凡是與東塑有過交往的同行也好,朋友也好,哪怕吃過一頓飯,匆匆的參觀,短短的交流,都會有說不清或說不完的感受,其實就是東塑特有的文化感染了他們。
            這些年,有許多專家、學者多次到東塑搞調研,幫助東塑提煉企業文化,但是到最后,他都找不到感覺,總感到他們歸納的不像東塑。在做企業的過程中,他一直在苦苦累索,到底用什么樣的語言來傳達企業文化的精髓……
            文化,一定是員工和企業恪守的價值觀和行為準則。
            我們的文化,一定要有包容和尊重的內涵。
            我們的文化,一定要能給人以溫暖和關愛。
            我們的文化,一定要高舉創新的旗幟。
            我們的文化,一定要讓員工高興和負責……
            于桂亭心潮翻涌,思想跑馬,腦子里的詞句似許多小蟲子在沖撞、翻騰。他爬起來,拿出紙筆,就著床頭燈微弱的燈光,寫寫停?!?/div>
            天光放亮。
            一覺醒來。
            他已經忘了夜晚的“胡思亂想”。
            待看到床頭柜上滿滿的幾頁紙,他才似乎想起夜間的一幕。
            他在凌亂的紙上,看到了幾句話:
            人格是東塑的靈魂;
            互愛是東塑的凝聚;
            自主是東塑的動力;
            創新是東塑的持續。
            長久以來的冥思苦想,在醉意深濃時,噴薄而出,凝成了這樣的字句。
            “人格、互愛、自主、創新……好了,這就是我們的企業文化”……
            眾里尋它千百度,驀然回首,原在醉意朦朧處。
            東塑的企業文化由此定型。
            14,風波又起——DMT公司“惡人先告狀”
            東塑開動起了尼龍膜生產線!
            這個消息驚動了法國DMT公司。
            DMT為討回“尾款”,向巴黎國際商會仲裁院申請仲裁,一紙仲裁書落到了于桂亭的案頭。
            交貨延期,工作怠工,安裝有遺留,試車不成功……DMT把所有的這些過往都“忘”了。
            他們甚至也忘了外國專家在撤走后,東塑向法國公司發出了解除合同的通知——當時法國公司并沒有提出異議。
            現在,東塑開車成功的消息,讓他們感覺,要回“生產線通過驗收后應付10%貨款”的時候到了。
            這是一場國際官司。
            打不打,怎么打?
            打,曠日持久,耗神耗力,戰場在法國巴黎。
            不打,不明真相的人會說咱言而無信,拖欠貨款,東塑將名譽掃地。
            于桂亭做企業幾十年,一直堅持著能“不打官司”就“不打官司”的做法。
            因為打一場下來,爭得了理未必贏了錢,贏了錢也耗盡精力,用浪費的時間來做企業,反而更“合算”。
            可這次,不一樣了。
            DMT公司惡人先告狀,不打就視為“理虧”——世人誰管你是非曲直。
            一向不打官司的于桂亭,以從未有過的態度發出指令:打,再難也要打。
            哪怕曠日持久,哪所耗費精力,也要打這場官司——我們要讓世人知道,世界有中國,中國有東塑。
            咱們不蒸饅頭也要爭口氣!
            這是河北省第一起涉外官司。
            聘請律師,準備材料,研究方案,東塑組成“訴訟團隊”(以下簡稱東訴團),全力迎戰……
            一場國際官司在東鴻拉開序幕。
            你們說我們不付尾款,我們還要告你們違約呢。
            面對惡人告狀,東塑人揚起了“起訴”的旗幟,一紙訴狀遞交河北省高院。
            東塑人反擊了——起訴法國公司違約。
            “巴黎國際商會仲裁院沒有管轄權,他們的仲裁無效!”
            “法國公司違約在先,要求支付違約金,并賠償給東鴻造成的損失?!?/div>
            來而無往非禮也。
            誰有理誰無理拿到光天化日下去說吧。
            從不打官司的于桂亭,向法國公司叫板了。
            東塑提出:巴黎國際商會仲裁沒有效力。
            法國公司質疑:河北省高院沒有權力受理此案。
            審理“違約”之前,管轄權問題先打了個不亦樂乎。
            15,打一場國際官司——八年官司,完勝收官
            河北省高院有沒有權力受理這個案件?
            巴黎國際商會仲裁有沒有效力?
            這個官司對河北省高院也是“史無前例”。
            河北省高院按照有關程序,提請最高人民法院審議。
            2006年4月,最高院以書面形式答復,認定國際仲裁條款無效。
            2006年5月,河北省高院正式受理東鴻起訴法國公司一案。
            DMT公司不干了!他們向河北省高院提出“管轄權”異議。
            省高院裁定駁回異議。
            法國公司不服,向最高院提起上訴。
            2007年9月,最高院駁回上訴,認定河北省高院有“管轄權”。
            一場“管轄權”官司,來來往往,從巴黎到石家莊,從石家莊到北京,歷時二年才塵埃落定。
            在爭論是非之前,兩家先就“管轄權”打了個硝煙四起。
            為什么要這么做?雙方都意在“本土”解決糾紛。
            最高院的認定,讓DMT公司功虧一簣,不得不服從中國的法律。
            最高院就“管轄權”做出終審裁定后,法國公司被迫在河北省應訴……
            審理大幕在河北省高院拉開了。
            這才是訴訟雙方真正的“兵戎相見”。
            他們聘請了龐大的律師團,帶著不可一世的倨傲姿態,走上省高院的法庭……
            “東訴團”嚴密準備,精準出擊。
            法庭上,東塑人據理力爭,庭審中慷慨陳詞:
            “……按合同規定,法國公司應在2004年9月完成安裝調試,同時完成機械設備空試車驗收,但交貨延期,直到2005年4月,才完成安裝……”
            “……DMT依仗自己技術的優勢,違反雙方簽訂的合同條款規定,向東鴻公司提出多項附加條款,在設備還沒有安裝調試完成時,就要求東鴻公司付清全部貨款及開車費用,東鴻公司力爭無果,外商違約撤離……”
            “……由于法國公司遲延交貨且交貨質量存在問題,導致生產線運行不能達到合同約定的標準,東鴻有權拒簽機械完成證書,亦有權拒付余款……”
            “……設備開不起車來,就是一堆廢鐵,為了最大限度減少企業損失,公司決定自主開車……開車之前,我們提請有關部門,對法國公司提供的生產線進行了現場檢驗,確認了該生產線的現狀和生產線設備與合同約定的不符之處……”
            “審判長,這是合同證據……這是貨物到海關證據……這是備忘錄材料……這是延長交貨時間及更換不合格設備補充協議……”
            一項項證據,都在指向一個鐵的事實。
            2009年12月,省高院作出民事判決,法國公司賠償東鴻損失……
            法國公司不服,向最高院提起上訴……
            奉陪到底!
            梳理證據,步步為營。
            2011年1月,最高院公開開庭審理。
            唇槍舌劍,法庭上再起硝煙。
            參與安裝的外國專家作為法方的證人,出庭作證了……他講起了安裝調試的經過,講著,講著,他的敘述向著有利于東塑人的方向傾斜……他變成了給東塑人證明……
            “東訴團”面露笑容,法官不動聲色,法國律師臉色難看……
            2012年1月,最高院作出終審判決,確認了法國公司違約的事實……
            八年官司,最終完勝收官。
          国产成人高清精品免费

              1. <u id="uzcwy"></u>
                <video id="uzcwy"><mark id="uzcwy"><output id="uzcwy"></output></mark></video>

                <table id="uzcwy"></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