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u id="uzcwy"></u>
          <video id="uzcwy"><mark id="uzcwy"><output id="uzcwy"></output></mark></video>

          <table id="uzcwy"></table>

          9第九章家長

          瀏覽量
            第九章  大家長
            廠子就是我的家,
            員工就是我的娃。
            關心疼愛也打罵,
            盼長出息人前夸。
            孩子有事家長急,
            有情有義堅冰化。
            ——題記
            1,員工就是我的孩子
            數年之內,東塑的整體風貌為之大變。
            宿舍樓在崛起,三層辦公樓亮相,車間整修一新,餐廳明亮,廠區秩序井然。
            那個瀕臨破產的小企業如朝陽初升,開始在滄州的諸多企業中顯示它的光芒。
            管理有序,生產紅火,利稅增長,風清氣正……凡是來參觀考察的省市領導無不大加贊譽。
            尤其是工人們狀態,再也不是吊兒郎當的樣子——
            車間的人們“搶著”上班,節假日“請愿”加班……
            技術人員搞科研,一個個黑白鉆研,拋家舍業……
            職工們為啥干的這么“人歡馬叫”?
            有一句話叫,領導全力以赴,員工盡心盡力,領導貼心溫暖,員工拼死干活。
            于桂亭是怎樣對待員工的?
            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員工就是我的孩子,廠子每進一名員工,就相當于我媳婦又多生了一個孩子?!?/div>
            這是他心底實實在在的話。
            也是他實實在在的行動。
            這是個有四五百人的大家庭了。
            這個家長不好當。
            孩子多了,要費心的事就多。無論什么事,柴米油鹽、家長里短、生老病死,需要于桂亭出面時,他都給罩著——他時刻扮演著“大家長”的角色。
            為了管好這群孩子,于桂亭有時打,有時罵,有時惱,有時怒,有時關心,有時疼愛……
            數年里,管這個大家,勝過管他的小家,疼愛員工,勝過疼愛他的子女。
            2,父母愛子女,必為之計長遠
            這天在車間里開會,于桂亭一眼盯上了工人小趙。
            小趙叫趙如奇,剛調來東塑一個多月,彼此都還不認識。
            于桂亭講話,很注意臺下人們的表情。他根據表情,判斷人們愛聽不愛聽,然后調整自己的講話內容。這天他在臺上說,看到了臺下瞪著眼睛聽講的小趙。
            小趙坐的比較靠前,比別人聽得認真,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臺上。
            二十出頭的年輕人,眼睛滴溜圓,又有精氣神,于桂亭一下子就認定了他——這小伙子將來會有出息。
            會后,于桂亭找來車間主任,問那個年輕人的情況。車間主任說,他叫趙如奇,剛從棉紡廠調來不久,高中文化……
            于桂亭說,你把他叫來,我跟他談談。
            小趙來了,于桂亭詳細問了他的情況,談過去,談現在,談未來,最后語重心長地說了一番話:“你還年輕,不能混日子,好好干,才能有出息,得追求進步,不斷提高自己的能力……你對未來有什么打算嗎?”
            趙如奇說,我沒文憑,感覺自己文化低,有機會還想去深造。
            那時候,工資和文憑、職稱已開始掛鉤,趙如奇來到東塑,也煥發了求知的渴望。
            于桂亭說,“上學,多學點知識,是好事,那是提高水平的一個方面……我認為,學歷不代表能力,文憑不代表水平,人的能力和水平,主要來自實踐,社會是個大課堂,在工作中同樣也可以學到很多東西……俗話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行萬里路不如閱人無數,你看我沒上過學,不也當上了書記,管一個廠子嗎?以你的聰明勁,將來會比我強,不要看低了自己……是上學繼續深造,還是在工作中提高,你再想想,到底愿走哪一條路。等想明白了告訴我。你要還是想去上學,我送你去上學,你要是想在工作中鍛煉,愿意干什么也告訴我,我給你安排……”
            “行,于書記,我想想,想明白了告訴您?!壁w如奇走了。
            第二天,小趙又來了,一見面就說,于書記,我想好了,不去上學了,在工作中鍛煉……
            “好,你最想干什么,你就說吧?!?/div>
            “我想到一個最能鍛煉能力的崗位去?!?/div>
            “業務員是最能鍛煉能力的,與各種人打交道,愿意干嗎?”
            “愿意?!?/div>
            “好,你就當業務員吧。好好干。有什么困難就來找我。你記住一句話,人可以不識字,不能不識人,人可以沒文憑,不能沒水平……”
            “我記住了?!壁w如奇走了。
            一個普通的操作工,一個普通的高中生,于桂亭卻看到了“苗子”。
            于桂亭的“特殊對待”,讓趙如奇心里熱乎乎的,熱乎的同時也備受鼓舞。
            不干出個樣子來,對不起這樣的好書記。
            趙如奇是個聰明的青年,也是個調皮搗蛋的人,因為遇到于桂亭,他的人生轉彎了。
            于桂亭偏愛調皮搗蛋的人,專會調教搗蛋鬼。他覺得,聰明人都搗蛋,或說搗蛋的人都聰明。有些聰明人搗蛋是因為沒有找到合適的位置。所以遇到搗蛋鬼,他不是一味地打壓、管治、嫌棄,而是發現特長,指路子給擔子加壓力。
            一個高中生的人生,就這樣轉入正軌,揚帆起航。
            在于桂亭的一路提點下,趙如奇進步很快,數年后,入了黨,提拔為供應科科長(后來趙受于桂亭真傳,成長為東塑集團總經理)。
            父母愛子女,必為之計長遠,于桂亭對職工,凡是能培養的,都悉心栽培、倍加愛護,他為此也改變了一個個年輕人的命運。
            在東塑,直接受于桂亭“指點”的青工,從小苗長成大樹的,趙如奇并非個例。
            3,孩子不作臉,于桂亭破口大罵
            于桂亭愛孩子,該提點的時候提點,該打的時候打,該罵的時候罵。
            一天,于桂亭正在車間里干活,接到車站打來的電話,幾個工人到火車站拉原料,吃了人家的甘蔗。
            好啊,丟人都丟到外面去了!
            于書記撂下電話就趕去了車站貨場。
            東塑成車皮拉來的原料,有時就卸在貨場,工人就隔三差五地去貨場拉貨。
            這天貨場堆著一堆一垛的甘蔗,工人們干活間隙,趁沒人看著,抽出兩棵就吃,讓人抓個正著。
            于桂亭到那,先給管貨場的人鞠躬:對不起了,對不起了,我管教無方,給您添麻煩了……
            給你撂下點錢,算賠你們吧。
            賠就不必要了。管好你的人就行了。剛才說他們,還一個個不服不服的……人家揮揮手,擋住了于桂亭拿錢的手。
            于桂亭站在貨場上,看著幾個工人,氣沖斗牛。
            他指著幾個工人的鼻子,爆粗口了:
            “你們一個個大老爺們,丟不丟人?!你們不嫌丟人,我還嫌丟人呢。這一輩子沒見過甘蔗怎么的?就缺這幾口甘蔗吃呀,要吃,咱光明正大到大街上買,你在這偷吃,還要不要臉?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窮死不要飯,餓死不偷東西……你們偷人家東西吃,還不如在我臉上扇幾個耳光呢……”
            于桂亭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臭罵。
            剛才還仰臉子朝天的工人,蔫了。
            他們幾乎沒看到過于書記生氣,更沒想到會在這種露天場合破口大罵。
            于桂亭氣哼哼地回來,臉上還火辣辣的。
            “小張,過來?!?/div>
            辦公室小張趕緊跑過來了。
            “這幾個人愛吃甘蔗,一人買一捆給送到家里去,讓他們吃個夠……”
            于桂亭掏出兩張票子,遞給小張。
            工人們這回長記性了,不管做啥事,可別給咱于書記丟人啊。
            4,孩子不聽話,于桂亭揚起巴掌
            罵還是輕的,于桂亭氣急的時候,揚巴掌打人也不在話下。
            東塑上床墊以后,經常有外國朋友前來,于桂亭每次都熱情款待。
            這天,于桂亭交代總務小Z買好酒,款待加拿大來的客人。
            宴席上,茶香酒滿,賓主舉杯。
            于桂亭喝下一口,臉微微變色——這酒不對味。
            假酒!
            當著外國朋友,也不便發作。
            假模假樣地吃完了這頓飯,送走了外國友人,于桂亭的火就大了。
            小Z不是第一次干這事了。
            貪便宜買假酒,他曾發現過一次,嚴厲地訓過他一回。
            沒想到,這一回他又犯了。
            而且犯的是于桂亭的大忌——于桂亭那么重情重義的人,要是讓人家外國朋友說出這是假酒來,他這臉還要不要哇。
            關鍵是做人不能這么辦事。
            他把小Z叫到辦公室。
            于桂亭恨得牙根癢癢,臉上已變顏變色,小Z看出來了。他明白事漏了。
            于桂亭二話不說,掄起巴掌就扇了上去。小Z有防備,趕緊跑。
            他前邊跑,于桂亭后邊追,樓道里聽到動靜的人們就出來了。
            小Z跑進了旁邊的辦公室,從里面插上了門。
            于桂亭火氣沖天,嘴里吼著“開門”,小Z哪敢開門。
            于桂亭雙手拽門把手,雙膀一用力,“嘭”,門把手生生讓他拽下來了。
            可是里面插著門,說啥也踹不開。
            “怎么了,于書記,您消消氣?!迸赃呥^來人拉架了?!澳怀鰵?,就打我吧?!辈恢l說了一句。
            于桂亭心中火正旺,又打不著小Z,聽有人這么一說,嘴里嚷道:打你又怎么地?他掄起巴掌,就朝身邊人打了倆耳光。
            他真急了!
            人們好說歹說把他扯進辦公室。
            下班了,人們都走了,小Z才敢出來。
            平時小Z圍著于桂亭“書記長,書記短”,像他的一個小跟班,這回覺得書記氣消了,就過來給道歉。
            倆人一前一后出了廠子。
            路上,于桂亭又接著教訓小Z。
            “我這是為廠子省錢,好幾百元一瓶酒,給他們喝多浪費……他們又不懂個啥,假的他們也喝不出來……”
            沒想到小Z還振振有詞,一副不知錯的樣子。
            于桂亭的火騰又躥起來了。
            他沖著小Z一腳踹過去,小Z一閃,這腳正踹在墻根上。
            于桂亭是狠著勁踹的,腳上的力度很大,硬碰硬,腳脖子一會兒就腫了。
            “小Z,我告訴你,事再一再二,沒有再三,你這么做事,不聽我的,咱們沒得說了……從今后這個廠子有你沒我,有我沒你,要么你走,要么我走……”
            于桂亭發了狠話。
            于桂亭動真格的了(后來,小Z最終離開了東塑)。
            5,于桂亭大吼,你再不開門我拿槍崩開它
            前面說過,一塑和東塑原來就是一家子,分家后一分為二,但是廠子還是連著廠子,院子還是那個院子,一塑人出入還是東塑的大門。
            已經是獨自過日子的兩家子了,由于分家產生的種種不快扎在心里。一塑的人員和車輛,不管白天黑夜地從東塑的大門出入,時間長了,難免產生摩擦。
            一次,一塑的大貨車從門前過,可能速度快了一些,正好在大門口的東塑保衛科Z科長想攔攔不住,使勁一關大鐵門,“咣”的一聲,大貨車和鐵門撞在了一起……
            一塑的大貨車和東塑的大鐵門都有些受損。司機跳下車,和東塑的保衛科長大吵了起來。雙方各說各的理,毫不相讓,一時吵得很兇。人們七手八腳,好不容易把他們拉開。
            事情還沒算完。東塑保衛科Z科長的妻子在一塑上班,一塑廠長覺得自己方受了氣,把火發到Z家屬身上了,一氣之下宣布讓Z家屬停職,回家待著別上班了……
            我管不了你東塑的保衛科長,我還治不了正在我手底下的你媳婦嗎?
            這下事情熱鬧了。這位Z科長的妻子身體不太好,還有點小性兒,本來在一塑上著好好的班呢,突然受到丈夫的牽連被停職,能接受得了嗎?回到家飯也不吃,一頭扎到床上就哭鬧起來了,先是哭得上不來氣,后來就哭挺了。眾人有哄的,有勸的,怎么著都不管用。
            人們把事情告訴了于桂亭,于桂亭在電話里先跟一塑廠長溝通:工人吵架,別牽連到家屬身上,咱倆都到Z家去一趟,把家屬安撫一下,這么鬧下去也不是事……一塑廠長L答應了。
            于桂亭先來了,對著哭鬧的Z家屬勸了半天,好說歹說都不行。
            答應一會兒過來的一塑廠長,始終未見蹤影,再打電話也不接了。
            解鈴還需系鈴人。于桂亭扭頭去找那位一塑廠長去了。
            這位一塑廠長家就在東塑家屬院附近,住的是那種帶院子的二層小樓。于桂亭來到門前敲門,沒想到L廠長緊閉大門不開……
            L廠長原來和于桂亭都是二輕局的同事,互相熟悉。但因兩個廠自分家以來的競爭和明爭暗斗,也是互相暗中較著勁。自己廠的大貨車被東塑人有意撞壞,一定也是憋了一肚子氣……
            于桂亭心中那個氣啊,職工打架有嘛事說嘛事,牽連家屬干啥?,F在又不開大門,他也急了,一面把大門拍得咣咣山響,一面指名道姓地大喊大叫……
            已經是晚上十點多鐘了,動靜這么大,周圍的鄰居都被吵出來了……
            L廠長院里、屋里的燈都亮著,就是不搭腔、不開門!
            此時的于桂亭火也壓不住了,直呼著對方的名字罵了起來:“……你不是東西!你不敢開門,你理虧了?你狗慫了……”
            這時,一直在旁邊觀看的、一位在市委工作的老干部站出來說話了,老于啊,看你也是個人物,平時也挺注意自己形象的……怎么能這樣又罵又鬧的啊……
            于桂亭不理會。
            繼續大喊大鬧。
            他大聲吩咐保衛科長:給我拿槍來,我要拿槍把門鎖打爛,我要沖進去槍斃了他……
            一看于桂亭這撒潑一樣的大鬧,L廠長終于坐不住了,把大門打開了。
            于桂亭還是那個意思:Z家屬尋死覓活,你得出面去一趟。
            果然是解鈴還需系鈴人。一塑的廠長一到,幾句話一哄一勸:明天還繼續上班吧。問題立馬就解決了……
            半夜時分,Z家消停了,于桂亭回家了。
            6,于書記風塵仆仆來到醫院
            解決矛盾,給職工撐腰,于桂亭一點也不含糊。
            這當然是非常規的,更有那些正常人情上的,他更得面面想到,操心費腦……比如,那個小Y家庭。
            小Y是技術尖子,于桂亭上任后,他就提拔小Y為維修車間主任。
            小Y性格穩重,不尚空談,善于思考,喜歡鉆研……對于這樣的技術骨干,于桂亭看得像個寶一樣。
            分家前,小Y是總廠塑料研究所的設計組組長。分家時,他主動要求來到了東塑。這里面有一個特殊原因,他的愛人患病數年,經常臥床不起,家務需要他做,病人需要他照顧。再繼續擔任設計任務,怕影響工作……力所能及地干點技術活,過簡單輕松的日子,是他當時的想法……東塑敞門迎進了這位青年技師。
            企業需要脫困,人才是當務之急,于桂亭多次找小Y促膝談心,同時也了解了他的家庭境況。
            那時候醫療條件差,生活也困難,人們有病大多挨著、扛著。于桂亭把小Y的家庭掛在心上,多次找他談心,勸他好好治病?!啊胁≡鄣弥?,滄州的醫療水平有限,你到北京去看看,找這方面的專家治治……有什么困難你就說,工作上的事不用惦著?!?/div>
            在于桂亭的關懷下,小Y帶著愛人到北京專業醫院治療。小Y在醫院附近租了簡易房子,黑白照顧妻子,一請假就是幾個月。
            小Y的愛人病得渾身無力,氣息奄奄,什么也吃不下,骨瘦如柴。醫生建議家屬給病人買點營養品吃,小Y為給愛人治病早已捉襟見肘,哪還有錢去買補品,每天暗自垂淚……
            就在這時,于桂亭來了。
            小Y一見于桂亭,眼淚就啪嗒啪嗒掉下來了。
            離開家鄉,離開廠子,他和愛人孤零零住在北京山區的醫院里,仿佛被世界拋棄了一般。尤其他愛人得的這個病,好多人知道了都避諱著,怕傳染。
            他沒想到于書記親自來了。
            他知道于桂亭有多忙,廠子多少大事小情等著他處理啊。于書記不但來了,還提著大包小包,一臉風塵。
            他不知道于書記是怎么找來的,那時候聯系不方便,于桂亭事先也沒告訴他。他住院的地方,是北京的一座山區醫院,位置僻靜,交通不便,所以很不好找。于桂亭風塵仆仆,不知倒了幾次車,不知怎樣輾轉,才打聽到這里,見面時于桂亭兩腳塵土,一臉熱汗……這個大小伙子,能不感動嗎?
            于桂亭說,好好照顧病人,家里的事不用惦記……有嘛困難你說話……你治病需要錢,別舍不得花……廠子決定,你的事特殊對待,你不上班的這幾個月里,照樣給你開工資……我把你這幾個月的工資帶來了……治病得花錢,這些工資你先拿著……
            小Y看著錢,眼淚如線。
            人在難中,知道這溫暖有多么珍貴……
            天下有這么做事的書記嗎?請假不上班,不但不扣錢,還如數發工資……
            有了這份工資,小Y有錢給愛人買點營養品,治療時也盡量用點好藥,愛人奇跡般地在恢復……
            一年后,病人能出院了——病了數年,數次病危,他們自己都不敢想竟然康復了。
            后來,小Y的愛人不但康復了,還生了個女兒,一家三口,其樂融融。
            “于書記救了我愛人的命,救了我這個家……沒有他,哪有我一家三口的日子……”于桂亭不但對他有知遇之恩,還有救命之恩,他能報答的,就是拼命工作。
            再后來,他從維修車間主任一直升到廠長助理,后來又成為合資公司總經理……
            7,你愿干啥活,隨便挑行不
            千人千模樣,萬人萬性格,于桂亭這個大家長,對骨干們尤其厚愛一層。
            技術骨干W,是于桂亭在人堆里“扒拉”出來的人才。W為人真誠,脾氣正直,做事認真,技術精良……于桂亭要科技興廠,天天瞪著眼珠子踅摸,看中了W的技術水平。
            剛開始W像許多青工一樣,對企業的事并沒有多大責任感。他有三個小哥們兒,私下達成協議,“誰也不許入黨,誰入黨誰是狗慫……”
            于桂亭一個個“分化瓦解”,到最后都把他們拉到“骨干隊伍”里來,不但入了黨,還都進行了提拔重用。
            東塑開發的第一個項目——用化纖廢料研制打包帶,W就成了四人攻關小組里的一員。當時國內各大科研機構和企業均對廢料搖頭,W等人愣是自己鉆研,研發成功,在短短三年時間內,就為企業贏得70余萬元利潤,而投入僅為兩萬元……在企業急需脫困的時候,這幾十萬元是個多么大的救命稻草呀。
            為此,W等四人各記一等功……這一次床墊項目,他又成為攻關小組的一員,擔負起引進重任。
            當然,骨干也是人,也有犯錯的時候。W犯了一個大錯——超生了,偷偷生了二胎。
            在當時計劃生育管控正緊的時候,超生是個很嚴重的事,負責人要擔責,當事人要嚴肅處理。
            班子會上,研究如何處理W,有人主張,按政策來——開除。
            于桂亭不同意,堅決不同意。
            平心而論,堅持原則是大多數干部的想法,按說也沒有錯,但是于桂亭就事論事,從大局著眼,從愛護人才的角度出發,堅決不同意開除。
            有的班子成員拿著國家條文,跟于桂亭叫板:這是政策,這是原則,他要不開除,交代不過去……我們得按原則辦事。
            于桂亭也拍了桌子:怎么處罰他也行,就是不能開除!孩子已經生出來了,你能把它掐死嗎?你能把他摁回娘肚子里去嗎?開除他有什么用?事情發生了,怎樣把損失降到最小,那是我的原則。
            “開除一個人容易,可是企業的損失你想過嗎?那一攤沒人管,企業效益下滑,全廠子的經濟都受損失,全廠職工獎金都下降——所以,別的處罰都沒意見,就是不能開除?!庇诠鹜ひ布泵嫉裳?。
            “于書記啊,計劃生育一票否決,你是市管干部,這個事上頭要追查下來,你是有責任的!”
            “一票否決就否決。上頭要追查下來,有嘛事我擔著?!?/div>
            于桂亭愣擰著,沒有開除W——當然也給予了其他處分。
            故事并沒有完。
            W的愛人在一塑上班,因為超生問題,降了一級工資。
            轉年,企業要漲工資了,矮了一級的W家屬滿指望著能順利漲一級,沒想到卻沒給她漲。這么一核算,就比人家差了二級。
            W家屬接受不了了,在家里又哭又鬧,狀態如魔怔。
            W家屬本來身體有病,特別怕生氣著急,這一折騰,就有點緩不過氣來了……
            一家人折騰到半夜三更也不消停,W也怕媳婦出事,趕緊叫于桂亭來了。
            于桂亭說,弟妹,一塑不給漲工資,我給你漲行不行?明天我就把你的關系調過來,你上東塑上班,行不行?明天你到東塑轉轉,看看愿在哪個部門上班,隨便你挑,我允許你挑七個地方,挑好了告訴我,只要你高興就行……
            W家屬止住了淚,點點頭。
            第二天,于桂亭就把W家屬的關系調了過來,該漲的工資也漲了……
            W家屬真就到各地方看了看,然后告訴于書記,愿意到“銷售處”上班……
            于桂亭一句話就給安排了。
            W家屬在崗位上待的挺順心,干的也不錯,以后也沒犯過病。
            W煩心事沒有了,安心工作,后來成為于桂亭帳下的一員大將,獨當一面……
            W一輩子念叨這些事,念叨這些事就提于桂亭的好:“開除我不算啥,以我的技術,在哪還找不著個工作嗎?關鍵是安撫我家屬,她要是想不開,這日子不過了,我這家可就散了……他這是救了我一家子……這是多大的恩啊……”
            8,家有千口,主事一人
            于桂亭的恩與威、情與義、廉與正,持久在職工身上發酵,它感動、感染、感化著職工們。
            于桂亭的打也好,罵也好,紅臉白臉也好,全都是一個家長的關愛……慢慢地,職工懂了。
            這是個護犢子的大家長。
            這是個恨鐵不成鋼的大家長。
            這是個“忘我”的大家長。
            這個大家長,關心著職工的前程,卻幾乎從不知道自己的孩子上幾年級、班主任是誰……
            這個大家長,坐著三馬車為做絕育的女工挨家送雞蛋,卻顧不上也做了手術躺在床上的媳婦……
            這個大家長,為企業的事披星戴月,除夕都和職工在車間過,卻不知道老母親守著節日的飯菜涼了又熱……
            這個大家長,讓職工一戶戶搬進宿舍樓,卻讓自己的老少三代,一直住在兩間平房里……
            這個大家長,給職工記功、授獎、發獎金,自己加班加點卻從未拿過任何報酬……
            這個大家長,他的付出與關愛,職工們慢慢都看到了。
            人心都是肉長的。
            大部分職工,在養家糊口的同時,也愿意工作有業績,價值得體現,獲得上司賞識……上頭有領導遮風擋雨,中間有平臺發揮特長,他們能不甩開膀子撒歡地干嗎?
            員工最喜歡什么樣的領導,喜歡擔責的領導,喜歡有人情味的領導。
            “你去干吧,有事我擔著。你只要努力工作,剩下的事我替你想著……”
            敢擔責,明是非,又能給員工溫暖,于桂亭做到了。
            領導喜歡什么樣的員工?勇挑重擔的!
            不管交代什么任務,不管面對什么困難,他總會說,放心吧,保準把事情辦妥……絕不推三阻四,絕不要條件擺困難……
            這是領導和職工的最佳境界:領導敢擔責,職工放手干;領導給溫暖,職工懷感恩;領導心無私,職工服氣他……
            于桂亭和骨干之間,就達到了這種境界。
            東塑為什么會在幾年之間走出困境、崛起在同行之間?就是因為這么簡單的道理。
            什么是幸福啊,有人說,家里有個好伴,單位上有個好領導,就是幸福。
            于桂亭從進東塑的那一天就明白了一個理:沒有合力啥也干不成。
            所以他一直在改造人,感染人,影響人,體貼人,關心人,他要眾人擰成一股繩……
            他用一個男子漢的胸懷,撐著大家長的風范,大家長的胸懷,大家長的威嚴。
            他獲得了孩子們的擁戴。
            那不是一般的擁戴。
            那叫骨干忠勇,親兵拼命。
            忠勇到什么程度?迎難而上,不避水火,不言苦累,生死追隨……一紙調令下來,要調某位骨干到其他企業任職。于桂亭征求他的意見,骨干說,于書記,我不走,我寧可在東塑掃廁所,也不去別的單位……
            親兵親到什么程度?你指哪兵就往哪沖,生氣著急你打他罵他一頓,他回過頭還屁顛屁顛地跟著你“唯你是從”……
            在東塑自力更生突出重圍的歲月里,于桂亭手下的骨干們沒有干私活的,沒有在家開小廠的,也沒有在外“服務”拿提成的……他們全都把心思用在了工作上……你要問為什么,那就一句話:領導拿著企業當命根子,職工就拿著工作當性命。
          国产成人高清精品免费

              1. <u id="uzcwy"></u>
                <video id="uzcwy"><mark id="uzcwy"><output id="uzcwy"></output></mark></video>

                <table id="uzcwy"></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