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u id="uzcwy"></u>
          <video id="uzcwy"><mark id="uzcwy"><output id="uzcwy"></output></mark></video>

          <table id="uzcwy"></table>

          8第八章床墊

          瀏覽量
            第八章,床墊俏
            跑步進京為床墊,
            天寒地凍看人臉。
            逢山開道勇攻關,
            外國設備狠鉆研。
            技術嫻熟是關鍵,
            質量第一外商贊。
            ——題記
            1,跑步進京爭項目——飯店里吃剩菜“改善食伙”
            八十年代初期,席夢思床墊對國人來說,還是個“天外來物”。
            于桂亭盯上了這個有發展前景的項目,下令上馬。
            當時國內尚未有生產廠家,東塑要上這個項目,一沒技術, 二沒設備。
            技術和設備先別說,那時企業上項目,先得征得主管部門同意,經過層層審批才行——那叫跑項目。
            像這種項目,要進口設備,要動用外匯,更不是容易的事。
            市有關部門不說,省里要跑經委、計委、輕工廳等,省市同意了,還要進京找國家輕工部、國務院經濟計劃委員會……這一個項目,要不蓋三四十個章,跑幾十個部門,根本就下不來。
            關鍵部門,于桂亭就跟著跑。
            小小的一個地方集體企業,想上的項目要在國家經委、輕工部掛上號,談何容易?多少國計民生的大項目等著批呢。再說,這個床墊項目已經有不少大廠子看上,正打破腦袋在爭呢。
            這天早上五點,天灰蒙蒙的,吹著稀溜溜的西北風。
            于桂亭坐著從二輕局借來的桑塔納,向石家莊進發了。
            他們先到省輕工廳,辦完事,已經是下午五點了。通過省輕工廳牽線,他們去找河北省政府的有關人員,不巧人家上北京去了,沒見著。幾個人一天水米不沾牙,東跑西顛時也不覺餓,這會兒,都下午五點多了,肚子都咕咕響了。
            于桂亭說,咱先吃點東西,商量商量怎么辦。
            幾個人走進一家飯館,要了二斤炒餅。
            坐著等飯的功夫,老馮說,你們想不想吃大餐?眾人翻了翻白眼,心說,哪有錢吃大餐。老孔說,咱這會兒能填飽肚子就行了,大魚大肉可不敢想。
            老馮說,我有辦法。
            他一抬身,走到靠窗的一個桌邊坐下。那個桌上有一對年輕男女,看樣子是談朋友的,要了三四個菜,有魚有肉,邊吃邊說。
            老馮故意在那一坐,兩個人就不自在了,沒過五分鐘就走人了……剩下幾盤子菜……
            老馮一招手,過來,過來,于桂亭幾個人順勢坐過去了。
            炒餅上來,幾個人吃著人家的剩菜,算是狠狠地改善了一下伙食。
            “咱要直接進京,找輕工部的人,不認不識,大門也進不去,得找人引薦……那就先找河北省駐京辦的人,讓駐京辦的人領著,去找輕工部的人……先得讓省里給駐京辦的人打個電話,說明情況,咱們去找他,讓他領著咱們找輕工部……”幾個人一邊吃一邊商量,盤子光了,事也商量妥了——連夜進京。
            四百里加急,一路飛奔,到了北京,也下半夜了。
            2,寒冬深夜雨雪急,人們凍守駐京辦
            “要不要找個地方歇會兒,暖和暖和?”躥了一天,人們累壞了。
            平常出差,于桂亭不是住澡堂子就是蹲車站,哪舍得住旅館。
            “今兒個著急辦事,怕堵不住人家,這會上哪兒找歇的地方去,咱就在他家門口等吧?!?/div>
            幾個人就把車停在河北省駐京辦的大院門口,等。
            等天亮,等人家起床,等人家開門,進去跟人說明情況,領著他們去輕工部找人……
            雖是穿著棉襖棉褲,可也凍得受不了哇。
            破桑塔納敞風漏氣,也沒暖氣,車里也冰冷冰冷的。幾個人在車里坐一會兒,手腳都凍透了,沒辦法,下車跑步暖暖……跑幾圈,再在車上坐會兒……
            天不知什么時候淅瀝瀝下起雨來了,雨里還夾著“飯不拉子”。
            十二月的天氣了,小寒風刀子一樣,刮在身上,仿佛要把人們的骨頭凍酥。
            街巷無人,世界一片冷寂。
            沒有人知道,北京的寒夜里,來自滄州的幾個“廠領導”,正在大街上跑步“取暖”。
            讓廠子活下去,就是每個人心中抵御嚴寒的火焰。
            跑一會兒,在車里坐一會兒,好不容易熬到五點多鐘了。
            于桂亭說,翻墻頭進去吧,這會兒也快起床了,咱進去砸開他的門,先得跟人家說明情況……
            人們也有點頂不住勁兒了,再凍就要凍僵了……
            一個人翻過墻頭去,去砸人家的門。
            駐京辦的人睡眼迷蒙地開了門,迎進幾個凍得哆哆嗦嗦的滄州人。
            “哪有你們這么黑白不歇跑項目的人……”駐京辦的人大為感動,趕忙給人們倒熱水。
            凍僵的手,幾乎連杯子都握不住了。
            暖和暖和,還沒到上班的點兒,他們又出發了……
            上輕工部!
            3,處長繃著臉,手一揮,出去抽去
            輕工部來跑項目的人不斷流,候著。
            負責審批項目的處長姓沙,養尊處優的一張臉,表情嚴肅,見著東塑一伙衣服樸素的“鄉下人”,小臉繃得一絲笑模樣也沒有。
            于桂亭幾個人被引薦過來,沙處長點點頭,算是打招呼了。
            于桂亭雖是一廠之書記,可是到了求人的時刻,也不得不笑臉寒暄鞠躬遞煙。
            于桂亭平時抽煙就是二毛一包的金魚煙,這次特意花重金——七毛,買了一盒“鳳凰”,專門裝在另一個兜里。
            拿出一顆“鳳凰”,給沙處長遞過去,處長拿手一擋:我不抽煙。
            于桂亭的煙拿出來了,也不好再塞回去,就自己點著了。
            沙處長又一皺眉,用手一指,很不客氣地說:小伙子,別在我辦公室抽煙,要抽到外面樓道里抽去……
            于桂亭走到門外,把煙抽完了。
            ……
            把材料遞上去,把情況一說,沙處長算是對東塑的來意弄明白了。
            不過他的意思也很明白,全國有好幾家子在爭這個項目,河北只允許有一家,已經審批完了,不可能再批了。
            每個人都把失望寫在臉上,于桂亭不動聲色。
            差不多到了中午了,于桂亭誠意邀請沙處長吃頓便飯。于桂亭的話說得很委婉:處長,我們急著趕路,早飯還沒吃,這會兒也餓得前心貼后心了,一會兒我們請你吃頓飯,你就成全我們,讓我們見識一下天子腳下的風味……
            駐京辦的人也跟著幫腔,沙處長雖沒答應,但是也沒明確拒絕。
            于桂亭一看有門兒,立即給老馮使眼色——趕快去訂個飯店,再叫輛出租車。
            這一頓飯,吃得挺熱乎(后來沙處長成了于桂亭的至交)。
            于桂亭沒上過多少學,但是在社會上摸爬滾打多年,學的是人情事理課,精的是社會關系學,掌握了最基本的人性規律,在恰到好處的談話中,讓這位輕工部項目負責人了解了東塑人的創業奇跡。
            沙處長透露了一個信息:正常程序雖然不能審批了,但是現在國家特別提倡企業間搞橫向經濟聯合,一個大項目要由兩個以上的企業來做。北京一家很有實力、也很有背景的部隊企業也對這個項目感興趣,如果能爭取到他們的支持,和他們聯合起來上,成功的概率就會大大增加……
            送走了客人們,老馮去結賬,一頓飯花了一百五十元——好幾個月的工資!
            老馮咧著嘴,心疼得一邊跺腳一邊拍屁股:于書記,咱一輛飛鴿(自行車)沒了,一輛飛鴿沒了……
            于桂亭拍拍老馮的肩,安慰道:大哥,別心疼了,等咱項目成了,多少飛鴿都能賺回來……
            4,于桂亭靈光一閃,想起了那位“高干子弟”
            要企業間聯合,最好是個軍隊企業,上哪找這樣的企業呢?
            回到滄州,于桂亭的腦子就琢磨這件事,黑白放不下。
            真是人急生智,他腦子一閃,忽然想起個人來。
            這個人叫Z,是位高干子弟。
            于桂亭怎么會認得Z呢?這還真是無巧不成書。
            我們前面曾經提到過,東塑每年都要召開一次大型邀請訂貨會。那次,這位Z高干有事來滄,正好住在地區招待所里。他被人來人往的盛況吸引,一打聽,才知道是東塑舉辦訂貨會。這位高干對東塑發生了興趣,懷著很大的好奇心見到了于桂亭。
            于桂亭是屬于廣交朋友的人,見到嘛人都笑臉相迎,熱情招待。
            兩人一番談話,很是投機。
            就是這么一次機緣,于桂亭給Z留下了深刻印象,Z對于桂亭的治廠有方大力稱贊,還饒有興致地參觀了東塑的廠區和車間……
            于桂亭的“有思想,有見地,有創新精神”極大地感染了Z,他臨走買走了兩雙明珠牌塑料涼鞋,還非得撂下十元錢——就是這么一面之緣,Z認定了于桂亭是個可交的人。
            用人之際,于桂亭的腦子轟一下子想起了這個萍水相逢的人物。
            有身份,有背景,讓他牽線,不是正合適嗎?
            “小張,跟局里借輛車,咱倆上趟北京?!?/div>
            于書記又親自出馬了。
            “于書記啊,人家能幫咱的忙嗎?”小張眉頭皺著,感覺這是瞎子點燈——白費蠟。
            “事沒辦怎么知行不行,咱向著成的方向去努力,謀事在人,成事在天?!?/div>
            一上北京,二上北京,三上北京,最終促成了軍隊企業與東塑的“合作”。
            一個只謀過一次面的人,給于桂亭幫了忙——關鍵的原因只有一個,他很欣賞于桂亭,愿意交這個朋友。
            其實說是軍企合作,東塑要的不過是人家的一個“名分”而已。
            “一握桂亭手,永遠是朋友”,于桂亭又一次顯示了他在“交人”上的神術(數年后Z成一介平民,生活困頓,轉求于桂亭,于桂亭念床墊牽線之恩,慨然相助)。
            1985年,該項目被國家經委列為“183”專項。
            7月,輕工部對“生產線可行性研究報告”正式批復,同意引進。
            整整半年時間,于桂亭帶著項目組,用百折不撓的精神,逢山開道,遇水架橋,攻下一道道難關,擊敗了眾多大型國營企業,拿下了這個項目。
            5,抱來的“洋孩子”要養活它——移花巧接木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期,“向死求生”的國有企業猛然發現了自身技術的落后,于是走上了向外國“借雞生蛋”的道路,開始大量引進項目。
            引進項目,一是引技術,一是引設備。
            但是引成功并不容易。
            于是落入“沒項目等死,上項目找死”的企業困局。
            為啥呢?因為重復引進,缺乏規劃,偏離實際,不符國情企情諸多情況發生了……
            看一看后來報紙披露的一些情況吧。
            上海引進12條彩電生產線,只有7條在運轉,其余的全部閑置報廢……某大型企業引進一套日本盒裝豆腐生產線,菜市場一袋豆腐只賣一毛錢,他們的成本就要四毛……二個月后就不生產了…………四川花八億引進了一整套維尼龍生產設備,建成后發現天然氣供應無法解決……大慶化肥廠引進一條美國生產線,1500余職工精簡到300人,管理問題層出不窮,技工素質又跟不上現代化操作,兩年后不得不“改回去”……深圳引進一條日本電子設備生產線,流水線備件太昂貴,出一個小事故,買個件要上千外匯,單是給日本打個電報,至少要20塊錢……
            因為技術不到位,因為管理不達標,因為配套跟不上……種種原因導致引進的項目“水土不服”比比皆是,資源在浪費,外匯大量消耗……有的企業就是被巨額引進費用拖死的——因為花了錢而沒產生效益……
            看看東塑是怎樣引項目的吧。
            “咱這錢不能打水漂,咱得上一個項目活一個?!庇诠鹜ぴ谝M之初,就提出了這樣的要求。
            你說是先見之明也好,說是為企業負責也好,說是深謀遠慮把錢花在刀刃上也好,反正引第一個“外國項目”,于桂亭最先考慮的是:抱來的洋孩子,一定得讓它活。
            在引項目這件事上,東塑不貪大求洋,不為政績而引,不崇拜洋貨,每一分錢都卡著脖花。
            設備貨比三家。
            該設備瑞士有,西德有,美國也有,引哪家的?哪家質量最可靠,哪家技術最先進,哪家價格最優惠,就引哪家的。
            慢著,可不是全套照買。
            主體設備引,配套設備咱能不能自己做?能自己做,咱就用國產的。
            于是,生產線的主機引進瑞士的,剖片設備引自西德,輔助設備國產……
            東塑就這樣破天荒地“組合”了一套床墊設備。
            東塑人把這樣的引進法叫“價值工程”——花最少的錢,產生最大的效益。
            這樣做,省錢。但是費勁,還有一個風險,就是單機組合后的配套問題。
            所以這里又引申到了企業的另一個能力:員工隊伍的素質。
            這些零七散八的機器湊到一塊,咱得玩得轉。
            于桂亭敢引項目,心中最硬的“底牌”,就是技術力量。
            于桂亭入主東塑后,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重用技術人員,強化技術開發,技術骨干們拼著命搞鉆研,自己動手研發產品,自己動手改造設備,自己動手設計零件,自己動手繪制圖紙……他們在艱苦奮斗中變成了“機械通”,這也成為東塑發展的堅實基礎。
            項目小組面對一竅不通的洋文、洋設備、洋技術,開始了艱難攻關。
            那叫沒黑沒白,拋家舍業啊。
            6,掌聲雷動,大卡車從床墊上穩穩駛過
            一年多的時間,考察,談判,引進,學習,試驗……
            1986年6月,床墊終于試制成功。
            東塑人一點點啃下那些蚯蚓一樣的洋文,東塑人一點點精研了那些設備,東塑人一點點摸透藍眼睛黃頭發的脾氣,讓外國的主機、國內的輔機,組合成了東塑的“移花接木”床墊生產線……
            各大百貨商場的經理被請來了,各地市的二級批發商被請來了,這一次,他們不是被眼花繚亂的涼鞋絆住了眼神,他們是被展廳里富麗高檔的席夢思床墊晃花了眼——他們大多還是在港臺的電視片里偶然看過那么精美的床品……
            人們想象里,西方世界“醉生夢死”的生活里才有的席夢思,東塑竟然生產出來了……太不可思議了!
            摸一摸布料,柔軟貼實,捏一捏泡沫,柔韌勁道,摁一摁彈簧,彈性實足……人們圍著轉,圍著看,不知道東塑怎么鼓搗出這么美妙的東西。
            國內普通家庭還沒見過這樣的奢侈品啊。
            有人撲通一聲坐上去,啊,太舒服了……
            有人脫了鞋蹦上去,使勁跺,使勁蹦,一下子彈起老高……
            技術人員笑,三班倒的工人笑,攻關組的人也笑,一廳的人圍著床墊笑。
            對著人們驚異的眼神,于桂亭說,這床墊,外邊是泡沫,里面是彈簧,然后用面料再縫合起來……這泡沫,是咱技術人員進行了102次試驗,才試制出來的,它的回彈率,抗拉強度,壓縮負荷,壓縮變形度,全部超過國外……這彈簧,咱們用的全是一級鋼絲,經過12噸平碾機碾壓不變形……
            啪,啪,啪,大廳里響起熱烈的掌聲。
            于書記,你別光說呀,怎么給咱證明看看?
            于桂亭一揮手,沒問題,光說不練嘴把式,咱們就給大伙兒現場演練一下。
            不一會兒,院子里就擺放停當了。
            紅地毯上,床墊擺開,上面罩上藍布,四面圍滿了人。
            于桂亭一揮手,一輛大卡車開了過來,在人們的注目中,緩緩駛上了床墊,讓人們驚異的是,卡車上還裝著沒來得及卸下的原料……
            卡車緩緩駛過。
            工人們掀開床墊上的布,眾人圍觀……
            床墊無恙。
            不塌陷,不起皺,不變形……
            掌聲雷動。
            ……床墊俏銷,風靡京津石等城市,北京一些大商場需求量太大,不得不憑票供應……
            僅半年時間,床墊產品創產值600余萬元,利稅188萬元……
            一年零四個月,引進的投資全部收回。
            7,喝一杯就是一張訂單,我就是喝死也值了
            華燈初上,笑語喧嘩。
            東塑新建起的招待所里,河北省十一個二級批發站的經理聚到了一起。
            于桂亭笑臉如春,握手相迎。
            杯盤羅列,熱茶飄香。
            于桂亭就座,正好是十二個人。
            計劃經濟時代,銷售主要靠一級一級批發,這十一個人,都是各地市經銷大佬,可以說,東塑的飯碗有一多半端在他們手里,于桂亭自知這些人的分量,待客格外殷勤,菜是黃驊購來的海鮮,酒是滄州名牌御河春。
            剛要倒酒,秦皇島的一個許經理發話了,“于書記,你老說滄州酒好,今兒個我們來了,你就拿這么小杯喝呀?在秦皇島時,你可說過,到了滄州讓我們喝個夠?!痹S經理外號許大馬棒,人高馬大,說話粗嗓大氣,做事有時還不管不顧。
            桌上有一個小酒杯,還有一個供喝啤酒的大玻璃杯。
            于桂亭說,那好辦,咱就拿大杯喝。你們來了是客,我奉陪到底。
            兩人面前都擺上了大杯子。
            于桂亭是誰呀?那叫江湖中的斗士,酒杯里的英雄??腿擞幸?,就是喝死也要陪到底。
            他抄起一瓶白酒,給許經理倒上,一大玻璃杯正好盛半斤酒。
            酒倒滿,不待眾人說什么,許經理端起來,咕咚咕咚就干了。
            于桂亭還要給他倒,他拿手一捂酒杯,“你們滄州人喝酒,就光讓客人自己喝呀?!?/div>
            于桂亭抬手也把自己的大杯倒滿了,二話不說,一飲而盡。
            一瓶酒一滴未剩。
            再開第二瓶。
            于桂亭先給許經理倒上酒,許經理又一揚脖干了。想再倒,許經理又把杯子捂上了,眼睛盯著于桂亭的杯子。于桂亭沒法,自己也倒上,端起來毫不猶豫地也一氣干了。
            第三瓶酒又拿來了。
            兩人又都倒滿了杯子,這次,同時干了——這哪是喝酒,分明就是拼命呀!這么會兒工夫一人一斤半白酒下肚了。
            其他人都看傻了,兩人菜不沾唇,三瓶酒瞬時空了,哪有這么喝酒的?!
            人們醒過味來,連忙嚷,你們不能這么喝呀,我們都干嘛來了呀。咱們一塊喝。
            “許老弟,你歇歇,吃點菜。不能光咱倆喝呀,咱倆要這么喝,不是喝酒,成拼命了。我敬大伙一圈?!?/div>
            眾人也打圓場:老許,有你這么喝酒的嗎?光你一個人喝呀,我們在這看著呀。許大馬棒暫時安靜了。
            于桂亭給眾人倒上,一人一小杯地敬。
            酒入腸胃,于桂亭興致更高了,“各位隨意喝,我自己帶頭喝。今天我高興,一是眾位經理給我捧場,咱們終于湊齊了,平時不是少這個就是少那個,總有遺憾,今天真得很難得。再一個,我們不光有了涼鞋,還有了床墊……”
            于桂亭又一人陪了三小杯。這一頓飯,他幾乎沒顧得上吃東西。
            酒桌上于桂亭談笑風生,一點不帶樣的??苫丶业穆飞?,他卻顯得有些沉悶,眉眼低垂著,不言不語。
            廠長助理小張送他回家,這場酒他負責添茶布菜,于書記是怎么喝酒的,他看了個滿眼。
            他那心疼得,像有小老鼠爪子在揪。
            路上,小張實在忍不住了,“于書記,你就是鐵人,也不能這么喝呀?!?/div>
            于桂亭故作輕松地一笑:“甭擔心,我多喝點酒算什么,這也是為企業出力了。工人天天黑白加班,誰喊過累?技術人員日夜攻關,誰叫過難?我能給大伙做的,就是在酒桌上多喝杯酒,把產品賣出去……這些經銷商,都是咱的爺,我這一杯酒,就是百萬的訂單……有了訂單,企業就能活,工人就有工資發……”
            下了車,小張把他扶進家里去。
            進了屋,于桂亭一聲不吭,撲通一聲倒在床上。
            酒順著于桂亭的嘴涌出來,就那么躺著,止不住地涌出來……是再也無法抑制內心的翻江倒海嗎?是再也無需在人前逞強裝樣了嗎?誰是神仙呀。
            不知為什么,于桂亭一邊吐著酒,一邊淌著淚水……
            小張走出于家大門,眼睛癢癢的,一抹,才知道滿臉是淚……
            8,香港客商來了,臉帶愁容“求援”
            東塑有了床墊,就和香港客商打上了交道。
            這天,香港金田木業公司老板管先生,上門了。
            這位管老板的主業是木業,同時也做代理生意。該公司是德國AB公司在中國的設備維修機構,當初東塑購買德國AB公司的床墊設備,就是和管老板打交道,靠香港金田牽的線。
            這位港商和東塑的生意做得很順利。賣給東塑的生產線很快就安裝調試成功了,他也順利賺到了代理費。在交往過程中,管老板對東塑有了一些了解,尤其是對于桂亭的為人處事,更是感佩于心。所以生意完了后,依然有來有往,有機會就過來親近親近。
            不過,他這次來卻是懷著心事,所以眉宇間掩飾著一絲愁容。
            于桂亭熱情相待。
            酒足飯飽,閑話盡敘。于桂亭正要把客人送去住處休息,那管老板卻一把拉住了于桂亭,說,此行除了看望朋友,實在還另有事相求。
            無利不起早,沒事不遠行。于桂亭笑了笑,把管老板讓到了接待室里。
            管老板嘆了口氣,有點為難地說,于先生,我有一件為難的事,考慮很久了,卻不知如何向你開口……
            于桂亭說,有什么事你盡管說,我們能幫上忙的一定幫忙。
            管老板皺著眉,似乎滿腹苦澀:“于先生,不瞞你說,我和內地做生意這么長時間了,只有和你們東塑的生意做得順利,也賺了錢。而和別的地方,同樣的機器,同樣的技術,就是怎么也弄不好,機器設備總也調試不成功,轉不起來。技術人員長時間拖在那里,吃住消耗,車馬往返,我常常不但賺不到錢,還要賠錢,真不知往下這生意怎么做了……”
            于桂亭一聽這話,爽利地說:“管老板,這事好辦。你哪里再出了問題,機器老是調試不好的,你就告訴我一聲,我們東塑給你派人去?!?/div>
            于桂亭一句話戳中了他的心懷。
            管老板望著于桂亭,哪里敢信?他雖是港商,但卻是地道的中國人,很了解內地的風土人情。讓于桂亭派人去給他搞維修,這是他猶豫半天沒好意思說出口的想法——連他自己都覺得這個想法不大可能。
            于桂亭笑了:“你老看著我干什么?我是說真的。我們東塑的技術人員,比你請的那些外國人要強,而且同在內地,出行也方便?!?/div>
            管老板疑疑惑惑地說:“于先生,你的話我還是不信。按理說,那些廠家和你們生產一樣的產品,是你們的競爭對手,你應該盼著他們都開不了車,出不了合格產品,你才高興呢……別人都垮了,就剩你們一家生產,正好可以獨占市場……”
            于桂亭笑著擺手:“不,不,你這是資本家的思想,光想著自己賺錢,那不行。我是共產黨員,我們是為了共產主義……要走共同致富的道路……”
            管老板聞聽此言,更是如墜云里霧里。心想,還有這樣的共產黨,反正我沒見過。
            “你們資本家理解不了我們共產黨?!庇诠鹜び终f,我是說真的,不騙你。你寫個協議吧,我出去一趟,一會兒再回來。
            不管信不信共產黨,管老板想了這么久,又遠道而來相求,怎么也得試試。
            一個小時后,于桂亭回到了接待室。
            “怎么樣,協議書寫好了嗎?”于桂亭坐在沙發上,微笑著看著管老板。
            “噢,寫是寫完了,只是不知于先生你是否同意……給,你先看看,不行的話我們再商量……”
            管老板將反復琢磨、剛剛寫就的三四頁協議書遞給于桂亭。
            于桂亭接過協議書,看都不看,放在茶幾上,翻到最后一頁,拿過筆來,“刷刷”就把名字簽上了……
            管老板有些呆了,吃驚地說:“于先生,你,你也不看看我寫的是什么內容,就這樣……簽名了……”
            于桂亭說,不用看了。我相信你。
            “那……那……可是……萬一,如果……”,管老板一時不知如何表達自己的意思了。
            于桂亭哈哈笑起來:“哪有那么多如果、可是的……這事是你來求我,你寫的協議書一定會認真仔細,想法讓我同意,讓我滿意……而且你也知道我肯定會看。對吧?我不看了,錯不了。就按你說的意思辦,我相信你?!?/div>
            管老板看著于桂亭,那眼神好像在說,于先生辦事真是豪爽,大氣,痛快……他怎么那么跟別人不一樣呢。
            9,了不起的東塑人——手到病除
            港商帶著嘆服走了,不過他心里,還是有著許多疑惑和懷疑。
            東塑人幫他解決技術難題?這事怎么想怎么有點令人難以置信。
            雖然雙方也簽了協議,但那種簡單的協議書并沒有多大制約作用。如果于桂亭托詞、或找個理由不執行它,他也沒有什么辦法。
            時間不長,管老板打來求援電話:濟南的一個廠家開不起車來,請東塑的技術人員前去支援。
            管老板把機器賣給濟南這家工廠后,派了一個香港、一個瑞士技術人員去安裝調試。
            干了兩個月,怎么也調試不好,機器說嘛就是轉不起來。眼看就到中秋節了,那位香港技術員說要回家過節,那位瑞士人也趁機提出回國……
            萬般無奈,管老板只好請東塑人出山。
            于桂亭挺痛快:“行。我明天就派人過去?!?/div>
            于桂亭把任務交給了泡沫車間主任魏炳光。
            第二天,魏炳光就帶著兩個技術員出發了,早上從滄州坐火車,中午就到了濟南。
            這天正是農歷八月十四。
            濟南這邊,長時間開不了車,從廠長到主管部門都急得眼冒火星。
            這是市里關注的一個引進項目,總是鼓搗不成可咋辦?
            又趕上要過中秋節,兩個技術員說啥也不干了,吵著要回去,廠里死活不放人。
            東塑人一到,濟南市有關部門和廠領導遠接近迎。
            聽說還扣著外國技術員,魏炳光提出讓他們放人。廠里說, 放他們走可以,我們可要把你們幾個扣留下了……多咱把機器調試好了,正常開車了,才能放你們走……魏炳光一拍胸脯,沒問題,我們保證給你們調試好。
            吃完中午飯,一行人趕到車間,魏炳光一看,就明白問題在哪了。
            做床墊就是三塊活,生產泡沫,鋼絲制簧,面料縫合,濟南的這個廠家問題就出在制簧工序上了,制簧穿簧怎么也弄不到一塊去……
            魏炳光心里有底了,對兩個技術員一使眼色,你們干吧……自己溜溜達達到院子里看風景去了。
            兩個技術員三鼓搗兩鼓搗,沒用半天時間,到天黑前就把車開起來了。
            真是神了。
            一邊是費勁巴力折騰了兩個多月也沒玩轉,一邊是手到擒來、只用半天時間就解決了問題,濟南廠從廠長到工人,個個瞪大了眼,服了。
            廠長高興壞了,市二輕局局長聞訊也高興壞了。
            晚上,局長和廠長親自設宴款待,把東塑的技術人員奉為座上賓。
            晚上十一點,廠子里打來電話,剛調修好的機器又壞了,趴窩不動了……
            去廠里!剛合上眼的東塑人趕回了廠里。
            此時,廠長、車間主任、技術人員都圍在機器跟前,不明所以地瞪著眼。
            東塑人分開眾人,圍著機器左轉三圈右轉了三圈,歪著頭上下左右又查看了一遍。
            魏炳光與兩個技術員耳語了一下,對大家說,毛病找到了。
            魏炳光一指機器隱蔽部位的一個螺絲,對旁邊一個拿著扳手的維修人員說,請把這個螺絲往左擰三圈。
            那維修人員拿著扳手過去,對準那個螺絲,不多不少往左擰了三圈。
            再一按電門,機器隆隆開起來了,設備運轉完全正常了。
            就這么簡單呀。旁邊的工人感嘆了一句,廠長白了他一眼說,擰幾扳子簡單,關鍵是得知道在哪擰啊。
            魏炳光拍拍車間主任的肩:明天我們給你們做一個技術培訓,以后有什么毛病你們自己也可以修修……在你們熟悉之前,先不要亂動機器了……
            第二天做完培訓,東塑人急著要回滄州。濟南人哪放,說什么也要留著到大明湖、千佛山玩玩。
            到下午,廠家專門派了一輛車送他們回滄,還專門拉著一車蘋果感謝東塑人……
            10,床墊賣到亞運會,工人“講學”菲律賓
            擰三圈并不難,難的是在哪個位置擰——有多少錢能買來這么精湛的技術?
            東塑的技術人員了不得啊。
            香港金田公司服了。
            國內同行服了。
            是信任也是無奈,香港金田公司把該設備的維修代理權轉讓給了東塑人,每年付給東塑一定數額的報酬。
            “經商辦企業不能光看眼前利益,也需要互相幫助、彼此支援?!?/div>
            給不給錢,于桂亭并不在意,在他逆向思維的背后,是對這件事的深遠考慮。  
            一、可以廣結朋友緣,擴大東塑的知名度。
            二、練隊伍,長見識,提高東塑人的技術水平。
            三、東塑的設備在維修、配件使用方面更方便了——那時候進口配件相當昂貴,購買也很耽誤時間。金田公司把東塑當作內地維修配件基地,所有重要零部件、易損易壞部件都放在東塑,我們的機器設備更有保障了。
            在這件事上,許多同行包括港商只看到的是“競爭”問題,他們到了(liao)也不明白,于桂亭為什么愿給同行修機器?
            于桂亭不知道競爭殘酷嗎?不知道弱肉強食嗎?
            他當然知道,可是他看不上這種“低水平的競爭”。
            于桂亭說,關于市場競爭的問題,其實別人的生產線既然已經上了,機器的調試生產也只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我們不給修人家早晚也能修好……真正的競爭不在這里——企業真正的競爭在于產品的質量、內部的管理、機制的健全、員工的素質……
            看到于桂亭超常的地方了嗎?——他顛覆了許多經商者固有的理念,有著自己獨特的眼光和套路,比如“留些錢讓別人賺,不能把別人擠兌死”、“同行不僅是冤家,還是合作伙伴和朋友”、“不能只是在商言商,寧丟利潤不丟信譽”。
            讓你的敵人都相信你——于桂亭就是那個“握一次手就能把生意做成的人”。
            不能不說于桂亭的眼光遠,站位高,東塑在這件事上廣交了朋友,提高了東塑的信譽度和影響力。而我們的員工走出去支援別人的同時,也開闊了眼界,鍛煉了能力,提高了業務水平,從而也增強了員工的自信心。
            引進項目,技術問題是關鍵。技術嫻熟了,機器就是聽話的“?!?。
            東塑的床墊加足馬力生產,上馬一年半,就收回了全部投資——比預計的時間縮短了一年。
            后來,東塑的明珠床墊成為亞運會指定產品,高檔耐用的床墊源源運往北京……據說,一些中央領導人用的就是咱明珠床墊呢。
            后來,東塑技術員奔走在全國各地,擔負起了西德設備的維修任務。為了幫助兄弟生產廠家盡快掌握國外先進生產線,東塑人的工作不只停留在維修上面,還擔當了示范操作、理論培訓甚至是安裝調試工作……
            技術工人王強還受派遠赴菲律賓,為那里的企業職工進行了為期三個月的技術培訓和設備調試工作……
            數年間,東塑的床墊走進千家萬戶。
            最緊俏的時候,東塑的床墊一墊難求,銷售科長都無權簽字銷售……
            東塑在風雨歷練中穩步前行,一點點積累著金錢也積累著人心。
            對項目的成功引進,成為東塑穩步前行的基石。
          上一篇:
          下一篇:
          国产成人高清精品免费

              1. <u id="uzcwy"></u>
                <video id="uzcwy"><mark id="uzcwy"><output id="uzcwy"></output></mark></video>

                <table id="uzcwy"></table>